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深度阴谋

  据传,那冰雪大阵需太阳真火才可破解,而司马思大统领却执意使用满山放火之策应对。

  其结果必然是不但破不了冰阵,反而引起连环火灾,火烧达旦。军民没等死于敌手,便被自己放的火烧为灰烬。

  还有,达旦山,峰与峰岭与岭山冈与山冈,地下通道相连,一旦发生战事,将士可以开展地道战杀敌,百姓可以进入躲避。

  可是现在,各山洞中堆积了大量的燃油,如遇烈日盛夏,也极易发生火灾……

  西门大人一直面带微笑对司马将军讲明以上道理,可对方一句都没有听进去,便气咻咻地粗暴地打断了西门的话:

  “住口!尊敬的西门先生,你们拿不出破阵的办法,又反对我的方案。我问你们,安的什么心,是不是想让全区几十万人坐以待毙?我放火是烧他的冰雪,你怎么知道会烧死自己的人?再说了,就算烧死了自己的人,也比被人家杀死强吧?两位,你们可以走了。走!”

  说着,仓啷拔出腰间宝剑,就听到大帐后唰啦啦跳出来近百名刀斧手,一个个目露凶光,手中刀斧耀眼。

  “大胆司马!”东方求败将军挥拳就要冲过去,却被西门拦住了。

  西门貂朝司马思拱手一揖,说道:

  “领教。我们走就是了。”

  离开司马的老营,东方的怒气未息,一路理怨西门不该拦住他。西门说道:

  “在此非常时期,不可发生同室操戈的事。就别跟老司马一般见识了。”

  二人回到东方的官邸,不免又谈起刚刚发生的事,总觉得司马的表现有点奇怪,颇耐寻味。

  这位老于事故,满腹心机的司马思,论岁数要比这两人都大,论资历也比他们老。

  司马当年曾力挺慕容兴邦,使老国王禅让,慕容被推荐为新国王。司马常常以此自诩,摆老资格。

  “他是倚老卖老!”东方说道,“为什么不讲道理呢?他那个损招、绝户计,咱们一反对,他就觉得是忌妒他,是抹杀他的功劳。这个小心眼的东西!”

  西门说道:“这件事不论怎么说也是咱圣鹿帝国内部的事,对他我们先忍让点吧。做到精诚团结,才能一致对敌。备战是首要的事,你那新招募的新军训练得如何?”

  “那些孩子虽然年轻,可学武的劲头十分高涨。”东方说,“骑射,刀箭等功夫已经过关。能有三百名马上战将的潜力,对他们的职位已经给予提升了。”

  西门听后点头,说道:“你这位管理全郡日常事务的官员,要常关心那些将士家属的生活情况,有困难的要及时告诉我,帮助解决,别让将官和士兵有后顾之忧。”

  在西门貂心里,却仍然为司马担忧着,已经感觉到这个人反常的行为一面,其中必有不可知的缘由。

  不过这些猜测他不能对性情爽直但有点暴躁的东方说,避免内讧乃是重中之重。

  自那次开始,西门大人密切注意着司马将军的一切行为。

  很快,一个让他十二分不情愿相信的消息传入耳中:司马思要让他的外甥,三王子当新国王。

  军中不可一日无帅,国中也不可多日无主。老国王已经归天一年,是应该推举出新的国主了。可是现在还未收复圣鹿国土腹地,生死存亡尚不可知,这国王要怎么产生呢?

  那个远古时期的圣鹿帝国,国王接替是禅让制。历来在对原主评议,认为有必要更迭之时,由长老会十一人推荐产生新任。长老会成员由国民从百岁以上老人中选出最精通事理者担任。

  圣鹿军民撤至达旦山后,备战情势倥偬,人心惶惶不可终日,所以长老会一直没有例行过议会。司马思若预谋让三王子被举为国王,一定先去游说那些长老们。

  为了证实传言,西门大人决定前去拜会那些德高望重的百岁长老。

  结果,在第一位长老那里,消息便得到了证实,司马思觊觎国王之位的活动由来以久,从慕容国王阵亡军民撤至达旦山时就开始了。

  这位长老的身份不同一般,她是达旦山悲天禅院的现任掌门乙虚师太,复姓司马,司马思与之同宗,称其为姑奶奶。师太高寿一百五十八岁,面色清丽,精神矍铄,满头乌发,亮洁的牙齿,健康的身躯,耳聪目明,谈吐自如。

  “禅者不打诳语。”师太说,“家侄孙司马思,年前确是求我与其他长老通融,推举他外甥为新国王。那些长老们平日也喜欢到敝院小坐,可是我从未与其谈及此事。”

  “师太高德令在下敬佩,”西门貂拱手一揖,“敢问师太,为何没与其他长老谈及司马将军之所托呢?”

  “一国之主,其德其能,须得以公众宾服,公众承认。我之所以不能为之通融此事。”

  “多谢师太!”西门大人深深一躬。

  事情基本清楚了,看来司马将军正在以国主的口吻发声,以国主的身份施令,刚愎自用,妄自尊大,哪还能听进半点不同的声音?然而,如此司马的预谋真的能行得通吗?三王子其德其威能否让国之上下宾服?

  拜访了其他长老,又了解到另一重要情况,多数长老在新国王人选上,已有共识。

  慕容兴邦,本是为了保护全国黎庶,为了捍卫神圣领地而英勇殉职,与以往那些国王的离任有天壤之别不可同日而语。多数派认为,既然如此,就应该由原主的子嗣接任,并不与禅让制相左。

  那么由哪位王子接任呢?三王子实在没有一国之王的资质风范。

  可是,前王其长次子均已阵亡,其四子、五子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此事一直让长老们忧虑不宁。

  尤其那司马思,到处传播四五王子已不在人世的消息。

  真相大白。

  暂时长老会不能通过推荐三王子为王的决议,不过夜长梦多,不能保证日后不生变故。

  危难之中的达旦山区需要和平安定休养生息,不允许争斗,尤其是内部的不团结。这让西门长官实在为难了一些日子。

  西门貂决定回山水镇,依据得到的信息,争取找寻到四、五少主。

  这样一行五人便来到了司空大人的家。

  令他们分外惊喜的是,司空收养的子齐正是慕容国王的五公子。

  听到目前达旦山出现的情况,司空大人也是忧心忡忡。

  情势紧迫,几人经过一番暂短的商讨,认为不能让司马思的野心得逞,这种品行的人如果靠姻亲关系掌控了国家大权,必将国家引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也必须制止他使用放火应对冰雪大阵的愚蠢的自取灭亡的行动。

  孤注一掷,最后的宝盒子压在了慕容子齐的身上。

第三十六章 深度阴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