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 暗算

  这一天在王宫大帅行辕,独眼狼小队长正走在橘豆房间外,忽听得里面喊道:“还有没有长腿的活物?滚过来一个!”便麻溜走至门前,轻咳一声道:

  “亲兵小队长在此恭候。”

  “死进来!”里面喝道。

  独眼狼忙走进去,见二妾橘豆梳妆台上摆了一堆首饰珠宝,晶莹莹金晃晃光耀眼目。橘豆柳眉倒竖,将手中一个小包裹啪地一声扔了过来,独眼狼急忙接住。

  “你出去,看哪个茅屎楼子没人,给我扔进去。千万不能让旁人捡到。听清了吗?”

  亲兵小队长忙诺诺连声,拿着小包裹走了出去。

  得找没人看见的茅屎楼,就是屋外的厕所。边走他的独眼边转悠,他想到,大帅的女人日常的垃圾都是按时收集统一处理,这橘豆小娘们为什么要单独往外扔垃圾呢?

  他将那小包掂量了一下,觉得里面的东西很有分量。当走到前后无人的一个地方,便把那包打开了。

  包裹外皮是块绢帕,即大门大户人家女人的手绢,里面尽是些化妆用具或装胭脂水粉之类的皮囊木盒。他用指头又划拉几下,突然那独眼一亮,发现在下面藏着一块色彩斑斓的玉佩。

  独眼狼的手有些颤抖,这可真是老天助我啊,这东西让我找得好辛苦啊!

  斑斓玉佩便被他装进了亲兵军上衣的口袋。

  那位二小妾橘豆干嘛舍得把好好的玉佩扔了呢?

  橘豆是当年被大帅抢来的,她那时是一位绿林山大王的压寨夫人。山大王活得腻烦,跟黑风帝国的狼主叫起板来,要狼主把江山让给他。呼尔统统一怒,派大军荡平了山寨。

  统领大军的呼尔敖见大王的小娘子颇有姿色,便抢到手。当晚与之合卺,可是小娘子还在惊魂未定之时,为讨其床上欢心,便送与这块斑斓玉佩。

  后来,随着大帅对她的宠爱加深,橘豆手边的首饰珠宝便多了起来。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二小妾发现,当年为讨美人床弟一笑而送给她的那块斑斓玉,原来是件不值几文钱的赝品。是玉匠使用一种瑛石废料精心打磨而成的山寨货,其质感十分粗糙,件体杂色混乱,光泽混浊不清。名媛闺秀绝对会弃之若敝屣。

  今日橘豆整理旧物,又发现了这件引起她痛苦不堪的记忆的假玉,便意欲将其遗弃。因担心大帅知道,故令下人将其弃之于难以被发现的茅坑之中。

  独眼狼也明白,这玉佩绝不是什么值钱的宝贝,与老婆那件蓝田玉有天壤之别。但苦于暂无物件送予大白熊,于是私藏了这斑斓玉,打算晚上攻下让他十分心痒的大白熊。

  当晚,独眼狼来到戈什哈的家。

  胖女人正坐在院子里摇着蒲扇乘凉,一身肥肉在单薄的衫裤中滚动。

  “你是来找我的吗?”女人冷冷地问,摇动的扇子没停。

  “正是。”独眼狼说,“胭脂送佳人,宝剑递英雄。我没带胭脂,给你老人家买了个宝贝,请看,”

  大白熊往他手上看去,眼睛一下子睁大了,那扇子啪地一声落到地上。她从矮凳上站了起来。

  那块斑斓玉佩,火红的丝带上编织了个精巧的同心结。他拎着玉佩在她眼前摇动着,她的眼神随着那摇动的东西飘过来飘过去,嘴巴张得老大。

  “真没看错,这是个贪便宜的娘们,”他心中暗喜,便说了句:

  “来,来吧,”

  他向屋中走去,她在后面紧随。

  在屋子里,那只斑斓玉佩递到了她的手上。她的目光迷离,肥脸笑成一朵花。

  “这是你的了,喜欢吗?”他那只独眼里射出来一束淫邪的光,扫视着她的全身。

  她嗯嗯地答应着,眼睛已被手中的宝贝磁磁实实地吸住了,并无遐顾及他的目光。

  他搬住她的胖脖子,狠狠地亲了一下。

  她似乎感觉不到,他的手开始在她的身体上游移,束衫的丝绦落地,雪白的棉花包又出现在他的眼前。他把她推倒在土炕上。

  任凭他粗鲁地动作,她的目光始终没离开手中的宝贝——那只赝品玉佩。

  院门响了,有人进来,边走边喊道:

  “这鬼天气,真热,真热!”

  戈什哈回来了。

  女人弓起腿,一脚将缠绕在身上的东西踹到地上。

  “臭娘们,你也这么热吗?”亲兵戈什哈望了一眼仰卧炕上的女人。

  没有搭理他,她仍在注目手上的物件,脸上挂着笑容。

  “小队长大人,知道你一定在我家。正好听我汇报一下,”

  “好,好。老戈先生,汇报吧,”独眼狼高潮起来的情绪开始沉落。

  “司空建大人家,有新的情况,”戈什哈开始汇报。

  他讲了那一天,司空家来了五个人,把那名叫子齐的孩子带走了,至今未归。

  “孩子走了?”小队长眯起独眼,沉思着。

  “那五个是什么样的人,穿什么样的衣服?多大年纪?”

  “猎人,穿打猎人的衣服。”

  “是咱们黑风国的猎人,还是圣鹿的猎人?”

  “小队长大人,我看漫山遍野的猎人穿的都差不多。”

  “好了,”独眼狼冲着戈什哈一挥手,“你去给我盯紧了,看那孩子什么时候回来,去吧。”

  “怎么,就这么把我打发了?也没拿点酒啊菜啊……”

  “那好,明天,明天我请你喝,你走吧。”

  戈什哈望望炕上袒胸露乳的老婆,摇了摇头说:

  “今天没有酒,我就不去了。”说着,开始脱去了鞋袜。

  “好吧,你不走,我走。”

  独眼狼悻悻地看了一眼越来越不听话的戈什哈,走了。

  戈什哈汇报的新情况,独眼狼觉得很重要。事不宜迟,应该立即向大帅报告。所以暂时忘掉了那只扒掉了皮的大白熊,急急地奔王宫而去。

  王宫,入夜后灯球火把一派通明,尤其那杆吊斗上的狼油灯,蓝汪汪的火苗子一窜老高,彻夜不熄。

  呼尔敖在开夜宴,身旁各位小妾娇声浪语,陪着喝酒。

  独眼狼不敢贸然打扰,只好在亲兵休息室内等候。

  大帅今日的酒喝得畅快,兴致高到极点。席间就曾拉住那位三妾轻声耳语,叫她晚上等候。

  今晚转盘子转到了青豆,就是那最年轻的五妾。可能由于青豆的脸盘子不靓丽,因此又叫上长得水灵的黄豆助阵。

  两个女人爬上呼尔敖的卧榻,外面可苦了独眼狼,一直守候到第二天的日上三杆,大元帅仍没醒来。

第四十三章 暗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