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我是谁

  光线明亮得很,一睁眼睛便是一阵眩晕。而更可怕的却是头部爆裂般的疼痛,还有就是周身的疼痛。抽筋裂骨般的疼痛非常人所能忍受,痛苦让他又一次昏迷。

  再度醒来,眼皮底下是一双陌生的手——那么肮脏、苍白、瘦骨嶙峋——哪里是修行炼气者的手!他不禁想起了茫远的那个空间……

  身上穿的仅一件已看不清什么颜色的污渍斑斑破洞累累的布袍,腿是露在外面的,处处瘀青的皮肤更是肮脏不堪,一股股比身旁垃圾堆还难闻的味道正从那腿间释放。

  双脚仅穿一只鞋,前部的破洞里伸出了血污的脚趾头。

  迷茫中仅一声喟叹:

  “老天爷让我灵魂不死,可为什么竟会重生到这么一个邋遢货身上?”

  这个人究竟是谁?

  头疼欲裂,抽筋断骨,无比的沮丧,再度昏迷。

  这次痛感,远比方才头部和周身的疼痛剧烈,疼痛来自五脏六腑。突然来临的绞肠撕肺碎肝锥心的剧烈疼痛,立刻让他感知到死神已经来临。

  前世修炼的功底有一点零零碎碎在脑洞中拨动,他立即意识到:自己重生的这个邋遢货身体中毒,所中的乃是在那远古时期被视为毒中之霸的水银,便是后世中所传说的吞金自尽之毒。

  吞下足量水银的人,即刻肠穿肝裂,比那中了“三步倒”、“五步蛇”的毒素尤剧。

  而他吞进的却是微量,是中毒三日后死亡。如果是当日死亡,自己的魂魄是不会投进一具腐烂的尸体上去的。

  他调动了残存的功力,意念里浮现了一幅图画:

  七日未进食物,三日未曾饮水的弥留之际的五王子,终于看见有两个人到来,是两个受命决定取他性命的军士。军士手中拿着食物,食物中藏下了不至于使他当即死亡的毒药。见他饿狼般一口将食物吞下,两个人拍着手,哈哈笑着走了。

  听得那两个索命鬼边走边唠叨:

  “二日五脏俱黑;三日心血枯竭;五日鬼来收尸!嘿嘿嘿嘿……”

  减少毒量,是想让他多受几天活罪。

  他没能等到五日,提前咽了气……

  “你这货,不能等到五日死,难道订下那第五日,则是某家的死期吗?……”午子齐恨恨地想到。

  周身涌出了粘乎乎的冷汗,这是一副失水的身躯;眩晕的感觉又一次袭来,这让他惊骇了。他预知,倘若再晕厥过去,将永远不会醒来!

  他的意念终于攫住了仅存于丹田中的一丝气机,运动了一下功力。还好,感觉到了这个货生前也曾修炼过,功底不太厚实,属于人寰境界二三品级,低层次武者。不过这却给他带来些便利。必须调动存于丹田中的灵力,将毒魔镇压,使之不宜发动,而后再找机会将毒素逼出体外。

  只有如此才是生机。

  他尽力运动气机,尽管是如此微弱,终于感觉到灵气已将毒气包裹、压迫了。

  想站起来,可一双腿就如同没长在自己身上那样,不听使唤。岂不知他已经饥渴多日,极度虚弱了。

  “尊敬的五王子,”感觉到身边车声辚辚,有人在向这边呼叫,“我说,慕容子齐,哈哈哈!你咋还没死啊?”

  午子齐终于明白了,自已重生的对象,乃是圣鹿帝国前国王的五王子,慕容子齐。难怪当初听得有人呼唤“子齐”。

  路旁停下一辆精巧的单马香车,一个年轻的女人探出头来冲这边喊着。年轻女人浓妆艳抹,一脸风~骚。

  午子齐竭力张目,望着女人,并勾通了慕容王子生前的意念残存。得知此女乃都城艳窟杏花楼的金牌窑姐儿小蝴蝶,五王子的过去私蜜。

  “喂!臭要饭的,死倒!听说你还有两天的活头,嘿嘿!我这还有你的一个物件,得还给你,要不然你死了,本姑娘会做噩梦的!再说了,你这个还是个冒牌货……还给你吧!”

  说着,小蝴蝶手一扬,一个东西嗖地扔了过来,噗地落到他的肮脏的袍襟之上。

  一只香囊,他伸出手去,紧紧地抓住了它。

  车声辚辚远去,传过来女人一路咯咯儿的笑声。

  他完全清楚了自己这个新的个体:

  一个出身王宫的十三四岁的少年;

  饥饿和苦难已使他奄奄一息生死一线;

  尽管有过一点修行功底,但目前羸弱的身躯连苟延残喘都十足困难,终被毒杀;

  重生后,自己前世的修行已烟消云散,一切只能从头再来!

  可是“我”——曾经的圣鹿帝国的五王子,为什么会沦落如此地步呢?

  圣鹿帝国隶属北部无极大陆。

  大陆除了几个象圣鹿这样的帝国外,还有十余个氏族部落。

  靠着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千万年来这里的人民过着和平安宁自由富裕的生活。

  距北部无极大陆八千里之遥的建立在大荒漠与草原上的黑风部落,最近百年来靠发展剽悍的草原骑兵,不断侵略吞并其他部落,建立了野蛮的黑风帝国。

  黑风国又勾结了西冷鬼国,让高手们利用鬼国的魅道魔法残害天下人类,并妄图以武力向外域扩张,征服宇内,称霸天下。

  前不久,狂妄残暴野蛮的黑风帝国十余万铁骑,在总兵马大元帅呼尔敖的统帅下向圣鹿帝国进犯。

  老国王慕容兴邦率众抵抗,同呼尔敖决战于城下。

  呼尔敖使用妖术,残忍地杀害了国王。

  随即,国王的长、次子相继阵亡。

  魔鬼般的铁骑杀进城池,圣鹿国的民团军溃败了。残余部队与百姓一路逃难,东渡黑水河,躲进了达旦山要寨。

  逃难的民众中,包括一些王室官员及其眷属。国王的正室夫人带着三、四、五王子,首批到达黑水河畔,但在渡河之前,五王子与他的亲人不辞而别。

  慕容子齐又返回战火未熄的都城。

  黑风国虎狼之师占领了圣鹿帝国的京城,占领了全国,在全无抵抗的背景下屠城三天,制造了黑暗血腥的杀戳惨案。

  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机促使五王子故土难离呢?午子齐一时不得而知。

  当探马向大元帅报告,说在京城发现了前国王的五王子,呼尔敖便下令,将此人立即除掉以绝后患。方式是毒杀,令一位精通毒理的骑尉同一名亲兵前去执行。

  那名通毒的骑尉中途打算跟这位五王子开个死亡玩笑,将毒量设计为缓杀档次,想看看中毒后的王子是怎样一步一步走向地狱的。

  不久,全京城都在盛传,五王子慕容子齐,五日后就上天堂。

第二章 我是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