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章 反间计

  独眼狼向大帅呼尔敖又献上一计,说如此这般就可很快查明粮草骑尉司空建,到底是不是圣鹿帝国打入黑风国的奸细、密探。

  呼尔敖觉得独眼鬼这计虽然狠毒一点,但确有应用价值,于是密令执行。

  这条毒计缓解了呼尔敖的一个焦虑。两名将官回黑风国给狼主送批复公函已有多日,还不知何日能把批文拿回。到达黑风都城有上万里路程,就是快马换驿来回也得一个半月。

  狼主对处置慕容五王子会持什么态度,还是一个疑点。最好的答复是斩立决,干脆痛快省下不少麻烦。然而狼主会不会有那种意志。

  目前只有按这个该天杀的独眼狼的计策行事了。

  至关行动成败的兵力、装备方面的准备与调配都在秘密状态下进行着。

  ……

  老爹司空建利用一切机会进入那阴魂阵地洞,对里面的子齐传诀施法,助其功行。

  这一天,司空老爹来到阴魂阵前,就听子齐说道:

  “老爹啊,我快死了!”

  司空大人听后就是一愣。

  “怎么了?跟爹说说。”司空老爹问道。

  “这些天,我可以驱寒避署了。可是今天,我这体内怎么象着火一样啊?就算是我能从这里出去,不也要被烧成木炭吗?”

  粮务官大人听他如此一说,却哈哈大笑起来,直笑得这布有阴魂阵的地下室摇三摇晃三晃。

  “孩子,听话。”司空止笑说道,“不必担忧而要庆幸,只有修炼升级的人才会有你那种感觉啊。你不会被烧成木炭,而是走向太极巅峰。”

  “真的吗?哈哈!”子齐笑道。

  “你还得记住一句话,无论遇到什么情况,千万不可轻举妄动。”

  子齐在里面回答道:“老爹啊,你已经说过很多遍了,我岂能忘记?”

  司空回到禁闭室,那里早有几名亲兵在等着他了。

  “司空大人,大元帅有请。”为首的说道。

  粮务官点了下头,跟着走了。

  “哈哈哈——”呼尔敖一见司空大人进来,便满脸堆笑站了起来。

  “司空老兄,请坐。”大元帅走到司空建跟前。

  “谢谢大帅,”司空建说道,坐了下来。

  呼尔敖望了一眼对方,两手抱在胸前,嘴里叹了一口气。

  司空大人也看了大帅一眼,等着对方发话,可这呼尔敖在他面前走过来走过去,半天也没言语。

  司空建也没吱声,他在等着,想看看呼尔敖这葫芦里倒底卖的什么药。

  “为难,老兄啊,实在让我为难。”大帅盯着对方说道,“这次行动本该让别人去的,可一时找不到可用之人,我就想到了你。哈哈!”呼尔敖皮笑肉不笑。

  “请元帅明示。”粮务官说道。

  “好,痛快!”呼尔敖接着说道,“这几天委屈了你,我想你不会介意吧。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嘛。现在由你去执行一项军令,”

  “我没问题,”司空建说,“请下令吧。”

  “痛快啊老兄,半个时辰之后,咱们上马出发!”

  呼尔敖的行动是保密的,这一点司空建已经清楚了,但究竟是什么行动呢?

  “一定与五王子有关。”他判断道。

  半个时辰之后,王宫大门之外,信炮轰天,幡幢遮日,呼尔敖统帅二万兵马向黑水河进发。

  哨兵小校策马在前,距中军一里之遥。

  粮草骑尉司空大人端坐菊花骢之上,其左是一位手持金瓜的武将,其右则是那位独眼狼,手握那柄长把石斧。呼尔敖走在他们后面,马头接马尾。

  之后则是一辆木笼囚车,一根根粗实的柞木加铁箍铁铆,坚可敌挡斧钺。车中五王子发散衣残,披枷戴锁。

  大军日夜兼程连行三日,到达黑水河主渡口左岸安营扎寨。

  司空建被传到中军帐。

  “司空老朋友,”大帅脸上失却了笑意,发布了命令,“明天由你执行,向达旦山要塞发布最后通牒,勒令所有军队放下武器,向我黑风国大军投降;勒令圣鹿国的百姓,返归本国腹地。如不答应,就将慕容五王子就地处决。你现在要想好措辞,明天早晨来我这里汇报。”

  司空建回到栖身军帐,外面已被兵将重重包围,可以想象慕容子齐现在的处境。

  他庆幸已向孩子多次告诫,不要莽撞行事。目前来看,逃脱不是没有可能,但时机尚未成熟。

  呼尔敖直到临阵才吐露此行目的,看来其对我防范甚严。要求我向要塞发布招降告示,西门貂大人等对我会怎么看呢?

  司空大人一夜未曾合眼,在思索着。

  凌晨,在千只眼睛的监视下,他到山坡上砍下了一棵树枝,是一棵极平常的桦木树枝。削成一人高,那雪白的木皮闪着奇异的光彩。

  入卯时分,吃罢战饭的军营点燃了信炮,咚咚咚震天动地。

  在一片开阔地上,停靠着五王子的囚车。

  骑兵马队、步卒入阵,中军大将们压住阵角,弓弩藤牌手在前列队。

  司空建下马来到河边。临水已经搭起一座三丈高台,高台上为他准备了一个丈八长的铁皮漏斗型的喊话传声筒。司空大人信步上台,拿起了那只传声筒。

  呼尔敖一声令下:

  “弓箭手准备!”

  前排弓箭手来到河边,张弓搭箭。每根箭杆已摘去箭镞,绑着张羊皮纸写就的劝降信。呼尔敖的第一步是宣传攻势。

  堂啷一声锣响,百箭齐发,劝降信被射入达旦山区各处。

  营后随之又点燃信炮:

  “咚,咚——”

  一名小校高擎一面黑旗向高台跑来,大声喊道:

  “司空大人,元帅命令你开始发话!”

  司空建得令,拿起了那远古时期十分管用的有扩音功能的传声筒。

  黑水河对岸的崇山峻岭,林木苍翠,一片安静。那密密的林莽里,睁大了千百双警惕的眼睛,在等待着一个时间。时间一到,则会有醒狮一般的行动。这里的声音,那里一定听得十分清楚;这里的动作,那里一定看得十分真切。

  “达旦山的人听着,”粮务官司空建举起话筒,高声喊道,“我是司空建,现在由我代表黑风帝国的兵马大元帅向你们发布文告。大元帅勒令山区军队的全体将士,立即放下武器,举手投降!大元帅勒令山区的黎民百姓,赶快做好准备,立即下山返回原居住地。大家可以看到场中那个孩子,就是慕容老国王的五王子,慕容子齐。如果你们不答应以上要求,呼大元帅就要把五王子就地正法……”

塞上烽火说
新年到,好运来。祝朋友们万意如意心想事成,发大财!!!日两更。

第五十章 反间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