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一章 山雨欲来

  粮草骑尉司空建风风火火地赶回家中,对夫人悄声而急躁地说道:

  “大事不妙啊!”

  欧阳玉蓉忙问:

  “究竟是什么事?瞧你愁眉苦脸的。”

  “摩摩尼那和冰尜山人要来了……”

  “要来摆冰雪大阵?”

  司空大人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说道:

  “达旦山危险了。”

  夫妇二人悄悄地议论起这新的情况。

  这消息来自于王宫,由内线将这一级绝密的情报告知了粮务官。

  “赶快通知西门大人,”夫人说,“有备无患啊。”

  “当然得通知。不过,那达旦山区的民团,所训练的课目主要以防守为主,进攻的能力很差。冰雪大阵选择这个秋季,一旦冰冻黑水河,黑风的战马就能长驱直入。呼尔敖以骑兵占据优势,会攻破达旦山的防线。”

  “这可真是大难当头,”夫人说道,“我们的朋友要面临战火的考验。不过,大人,我上次说过,如果时机成熟,我会行动的。你说在呼尔敖进攻达旦山的时候就是时机成熟,现在危急当头,我们要当机立断。”

  “夫人,你打算刺杀呼尔敖?”

  “正是,”欧阳玉蓉说。

  “你有什么把握能将其置于死地?你知道他有致命的法宝吗?”

  “不就是那魔鬼秃鹫吗?在黑风国我就知道,那只鬼鸟是要靠呼尔敖一声专门训练的口哨才能起飞的。在他还没来得及发出哨音的时候,他就应该去见魅王了。”

  “不光如此,”大人说道,“呼尔敖所修炼的乃是魅道功法,诡谲异常,令人防不胜防……”

  “我知道,可是我并不是去跟他比武,而又让他身首异处。这才叫刺杀。”

  对于夫人如此大胆的计谋,司空大人虽没有表示明确的支持,也没有毅然反对。

  夫妇二人在这个夜晚,一直在议论着如何应对冰雪大阵或如何救援达旦山之事。

  他们这样,甚至是冒着生死之险,究竟为了什么?尽管夫妇二人口口声声表明是为了帮助朋友,可他们的所为仅仅是如此吗?

  独眼狼当初就肯定说司空大人是圣鹿潜入黑风的奸细,可是这一点连呼尔敖大帅都不承认。

  神秘的司空建,究竟是什么身份的人?

  西冷国冰尜山人这次出山,与呼尔敖大帅给夫人摩摩尼那的十万火急十二道告急文书有关。

  鱼皮部落占领军副元帅火间侯向呼尔敖传送简报,发现了在死亡谷死亡的将士及马匹,证明了押解小队遭遇了袭击。独眼狼失踪,慕容王子逃亡,这便激起了呼尔敖的冲天怒火。

  什么人敢蔑视我无往而不胜的黑风帝国的神兵呢?那只有盘据在达旦山的圣鹿帝国的残余部队。看来,不攻下达旦山,对于本大帅来说,将永无宁日。

  乘此秋季,正是摆冰雪阵的最佳时机。于是一日三拨快马,分别将十二道告急文书送去西冷鬼国,敦促老婆与冰尜山人速速下山,来圣鹿国设阵。

  摩摩夫人回函,称冰尜大师已经答应,不日即可下山。

  对于此函,应该说除了大帅本人,别人不可知道,那火漆封口看不出有任何损坏。

  呼尔敖开始做开仗的准备,日夜操练兵马。校场上杀声震天,山谷里尘埃滚滚,头顶上日月无光。

  同时又秘密派出十辆八马快车,前往黑风帝国与西冷鬼国的关界一带迎候。终于盼来了消息,知道夫人、冰尜及儿子呼尔无荻已进入黑风领地,正在向圣鹿国进发。

  京城及整个圣鹿腹地,战鼓响军情急,到处闹得鸡飞狗跳,老百姓苦不堪言。

  接到军情急报的达旦山区,开始备战。

  司马思免于死刑,谪降为民政官,专管渔猎农耕诸事。要塞总指挥便由西门貂大人兼职。东方求败将军统领着全山区三万兵马。

  根据形势需要,加强了军队的攻守兼顾训练。

  但是怎样应对冰雪大阵,东方和西门两位首领还心中没谱。原先只从司空大人那得知了有关冰雪阵情形的一二,但对阵法其中的所有细节却不得而知……

  慕容子齐起程赴达旦山,司空大人已经知道了。可是英子却不知道,便天天向娘亲询问,为什么哥哥还不回来。

  当初子齐被呼尔敖大帅囚禁在阴魂阵时,为了不使孩子过分担忧,欧阳娘亲曾对英子编了个善意的谎言,说给子齐哥又找了个助其修炼的师父,他学艺去了。

  英子相信了,但同时又产生了一个不便外露的想法:为什么好事都让他摊上了?

  孩子想到,自己和子齐同样修炼功法,研习武艺,并没有比他落后哪些,但常得到夸赞的总是他,出头露脸的也是他。现在又给他找了师父,为什么就不给我也找一个呢?

  英子觉得自己实在是委屈,不免偷偷流了几回眼泪。

  没想到,一个让英子出头露脸的机会来临了。

  这天晚上睡觉前,娘亲欧阳来到英子房间,拉住了孩子的手。

  “我的儿,你的七十二式七星北斗剑术到了不断提高升级的阶段,我相信你一定能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现在,有另外一种功法,娘亲让你来演练……”

  小英子一听,乐了。心想:这一定是也给我找了个师父。看来在老爹和娘亲眼里,拿我跟子齐还是一视同仁的呢。

  “娘亲,”英子笑着问道,“是不是要给我找个师父啊?”

  “那倒不是。孩子,我做你的师父,难道不够格吗?”

  英子听了有点诧异,便问:

  “娘啊,你也是修炼功法之人?”

  欧阳拍拍孩子的脑袋,笑着回答道:“比起你们的老爹,我也不差一二。”

  英子说:“那可太好了,就由娘来教我吧。”

  “好吧,你今晚好好睡一觉,明天五更我来教你。”娘亲说。

  ……

  那天晚上,在三江口阿拉天水将军的住所,听了有关冰凌大娘的神奇传说,子齐在心里对冰凌产生了强烈的敬佩之感。

  两个少年朋友一直谈到天明。

  吃过早饭,就要送五王子去达旦山了。就在子齐打水洗脸的功夫,在他脱下的衣服旁,阿拉天水见到了一只精美的湖蓝色湘绣荷包,荷包表面用墨绿和纯白色的丝线绣了一朵栩栩如生的水仙花。

  少年将军捧起那只荷包,心中不禁大吃一惊:

  这分明是妹妹阿水仙的饰物,素来是不可轻易与人的贴身之物,怎么到了这个五王子的手里了?

  在鱼皮部落,类似这种荷包,是贵族中少女向少男许婚的信物。

第六十一章 山雨欲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