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三章 绝密使命

  欧阳玉蓉和英子坐在一起,神色凝重地望着孩子,说道:

  “孩子,娘问你一句话,你,敢去报仇吗?”

  她已经知道了,皇甫英子的亲娘在他出生时死于难产。老爹是王宫近卫军的教头,在这次保卫都城的战役中,被黑风豺狼杀死了。奶奶悲伤之余,含恨而亡。

  英子心中充满了仇恨。

  在听到娘亲问后,开始便是一愣,随即问道:

  “娘啊,是让我去杀那害死我爹的黑风豺狼吗?”

  欧阳点点头说:“黑风豺狼里有一个大魔头,就是那呼尔敖,他要不死,你们的仇就报不了。”

  英子说:“我去!娘亲给我找把好剑就行。”

  英子修炼七十二式七星北斗剑术,基本功法已经纯熟。

  欧阳娘亲说:

  “用剑是很难杀死呼尔敖的。”

  英子眨眨眼,说道:

  “我明白了,就是使用这些天你教我的那些门道。”

  这些天来,欧阳娘亲主动担当了英子的家庭师父,传授功法。那是一种极其简捷而又有效的功法。

  这功法就是投毒。

  欧阳家族祖祖辈辈修炼毒功,研制毒药、毒剂。其原料来源于取之不尽的深山密林中的动物、植物及稀有的含毒山矿。用那些毒药毒剂制造有毒的武器、工具,提供给猎人,以用来进山捕杀那些远古时期凶残庞大的野兽。

  冰雪聪明的皇甫英子明白,娘亲是要求使用毒功法去毒死呼尔敖。

  欧阳非常喜欢英子这种一点就透的个性,她点头说:

  “要想让呼尔敖死,只能毒杀。”

  英子把双手在胸前握成了拳头,说道:

  “娘亲,你就告诉我,怎么去下毒吧。”

  “孩子,”欧阳语重心长地说,“这可是一种十分机密和危险的勾当。从开始到最后都得分外谨慎小心,不到火候不可暴露不可行动。这样,当大功告成之时,才能全身而退。你有这个胆量,娘喜欢你。但是切记,不可莽撞。”

  英子点头,听娘亲又说:

  “此次,不是你一个人去行动,而是咱娘俩,外加上你们的司空老爹。现在准备工作已经完善,咱们还得操练操练。你跟我来……”

  欧阳玉蓉给大帅五小妾青豆治疗面毒,探听到一个消息,王宫大帅行辕内室急需服侍人员。

  过去一些内室杂活都是由那些闲出屁来的亲兵们来做,象那清洁马桶的工作后来就让独眼狼担任了。

  独眼狼押解慕容子齐带走了一队亲兵,便缺少了服侍人员。为此,小妾们终日怨气冲天。

  欧阳已经答应,给青豆介绍个跟班侍童。

  青豆说:“婶子介绍来的,我一是信任,二会善待。”

  就这么的,欧阳决定让英子去侍候青豆。

  英子到大帅行辕当侍童,接受了一项绝对秘密极其冒险的使命。

  此一行,性命悠关,不仅是英子,也包括司空夫妇。

  ……

  大小妾红豆,自从服下粮务官夫人为之配制的草药,神清气爽,心静神怡。终日手举一面青铜镜,顿觉自己仍是一位风姿绰约的少女,终日春情荡漾。

  可惜,这些日子大帅夫君只投心于即将摆设的冰雪大阵,那生了锈的盘子已多日没人转动了。

  满腹幽怨的红豆妾,为了驱散心头的郁闷,没事就四处闲逛,当然首先须去大帅跟前露露脸。

  这天她从青豆房间门口经过——其实她每天都在注目着青豆脸盘的变化——便看到了一个孩子在洗衣服。

  她已经听说了,青豆雇用了一个小侍。

  恰当此时,那孩子走出屋门去倒水,就与红豆打了个照面。

  红豆不禁瞟了那小童一眼,这一看却让她心中咯噔了一下。就见那孩子面若满月,唇红齿白,眉清目秀。怎么还有种仙风道骨般的风采?

  当天晚上,红豆彻夜未眠,眼前总闪现出青豆所雇用那小童的模样,于是胡思乱想起来。

  她想到,青豆治好了面毒,越显得漂亮——女人这时该想什么呢?哼!明着是雇了个佣人,暗地里怕不是招了个面首鸭子来给她消愁解闷吧!

  那小子能有多大?

  她想,该有十二三岁吧,恰恰少年啊,未破童子之身!

  不行!不能让青豆这个贱人专用那个可爱的鸭子,得把他夺过来。当然自己也可以雇用来一位,怕是世上无法寻到如此优秀的童子,或者说是自己发疯地喜欢上了那个小鸭子。

  那孩子的骨髓一定纯洁清净,不象他娘的呼尔敖那混蛋那般肮脏。

  她又想到自己的肚子里应该有个孩子,那孩子应该是充满朝阳般蓬勃生机的男童的骨血——当然得宣布是大帅的纯种。

  她笑了,一直笑到天明。天亮之后她才睡着。

  送子观音手捧的是圣水玉瓶吗?不是。

  一截金色的玉米?不。白藕般鲜嫩,虽未老成,然籽粒已趋饱满。

  当她中午醒来之时,已决定把青豆新雇的那位小童抢过来。在梦中她已暗自策划好了一条计谋,对于尊敬的红豆来说,夺人所爱本不算什么缺德冒烟的事情。

  红豆把自己悉心打扮一番,便去会见大帅。

  呼尔敖在为冰雪大阵而殚精竭虑,终日于行辕大堂坐在那专制的铁太师椅上,愁云罩面。

  夫人、儿子及冰尜山人等,目前已在路上。

  他想到儿子呼尔无狄五岁时,由夫人陪着到西冷鬼国拜冰尜为师修炼功法,至今已经一十三载。他有十三年没再爬过摩摩尼那的温床,不免滋生思念。

  他想到与冰尜山人的交往。

  他幼年到西冷雪魔老怪门下学艺。冰尜是雪魔的师弟,他的师叔。

  那魔鬼影子一样的冰尜尽修炼些残害苍生、残踏生灵、可毁灭人寰的不齿于人类的魅道邪功。

  二十年后,冰尜云游四方,来到黑风帝国,受到已经身任总兵马大元帅的师侄的热情款待。

  冰尜很喜欢大帅的幼子,决意收其为徒;呼尔敖夫妇很受感动,欣然同意。

  不过冰尜提到,此地距西冷路途遥远,孩子才五岁,而且要修习的功法很辛苦,怕幼子吃不消,应当由其母陪伴才行。

  这主意当时让呼尔敖为难了几天。

  美人娇妻,当年才二十岁,离开丈夫至那么远的异国他乡,说心里话,他有点不放心。

  最后能放心地让娇妻随冰尜而去,是在那一个月以后。

  黑风国狼主王宫有一处御用温泉,呼大帅本是王室中人,自然可以去洗浴。

  贵客冰尜突然爱上了洗温泉,便由呼尔敖次次做陪。

  裸浴之时,呼尔敖为冰尜大吃一惊:敢情这位师叔,生就得不男不女,男人应该生长的那个标志性的东西,他没有!

  难道他与那中洲大陆或天国领地的皇室里的太监一样?

  这样,呼尔敖大帅同意让夫人摩摩尼那陪同小少帅随同冰尜去往西冷鬼国。

  ……

  大帅正在为妻子遐想,大小妾红豆春风满面来到他的跟前。

  “亲爱的老公,你真狠心,一点都不想奴家!”

  红豆搂住了大帅,撒起娇来。

塞上烽火说
诚谢各位朋友们支持!祝各位万事如意!10时//19时更新

第六十三章 绝密使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