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亦真亦幻

  子齐得知,二姨娘和三姨娘都在这悲天禅院中休养,便对乙虚师太请求,想探望一下两位长辈。

  师太为五王子这份孝敬之心所感动,但说道:

  “现在,你二姨娘的精神状态很不佳,思子心切,抑郁而后趋向狂妄。现在可最怕见到过去的熟人,一旦刺激,恐有性命之忧。你可以先见见你的三姨娘。”

  三姨娘日夜看护着同病相怜的姐妹,操劳日甚,霜染华发。被师太悄悄唤出,与五王子相见。

  果如师太所述,子齐又通过三姨娘了解了二姨娘抑郁加剧,已侵染膏肓,当下不见为妙。

  送走姨娘,他又浮想联翩,翻江倒海般世俗的影象掩没了他的魂魄,想再次默祷穿云宝典的灵咒,却怎么也进不去意境。

  想到了一年之前圣鹿帝国那座王宫,想起了曾经的养尊处优的王子生活,想到了故人——男人女人、亲情及陌路、贴心朋友与对头冤家;想到了这场覆灭了祖国的战争,及战争给他带来的重重灾难……

  一整天是这样。

  夜晚把他又带进了一个离奇的梦——

  那是父王,从天堂走出,驾起白云翩翩而至——他迎上前去,口喊“父王大人”俯身叩拜——父王挥手喝道“你是谁,我不认识你”——他说“我是你的五王子”。

  “你不是!”父王怒斥道,“你的身上焕发着灵异之气,我的王子们不是这样的。”

  说完,父王驾云而去。

  ……

  “灵异之气?”——他突然觉悟——“空间!”

  “玄灵空间吗?”

  有人在头顶出现了,那声音简直震憾山岳!

  “老兄,我才是你的玄灵空间啊!哈哈——”

  笑声震聋了他的一只耳朵,而另一只还在刺骨般的疼痛。

  正是那该死的午子齐,他怎么来了?

  “想进入空间吗?跟上我!”

  午子齐大吼,在云端向前疾飞,洒下一路风雷!

  “慢点!”他在后面喊道,已累得喘不上气来,险些将他憋死。“我为什么撵不上你?”

  “你这个孬种!”前面的一星影子说道,“再撵不上我,你就要变成废物。你,还在那人寰境界中徜徉,尽管离地元境只是功亏一篑,可我真得为你惋惜。老兄啊老兄,死到临头,你为什么还缱绻于儿女私情之中?没有女人,你就活不下去了吗?哼!走也!”

  一星影子消失了。

  他被那该死的午子齐骂得狗血淋头,但仍没放弃,朝着那星影消失的方向不遗余力地追赶。

  有人拦住了他。

  一个女人,手捧一柄玉如意,那玉如意让她周身星华灿烂。

  “你怎么来了?不要挡我的道!”他大叫。

  “是那该死的午子齐,他为什么不让你接近我?”

  声音多么耳熟!

  是莺莺,莺莺姨娘。

  他停下来,假装不去理会。

  “子齐,我的王子。”她笑吟吟地,吐气如兰的话语仍是那么悦耳,那么摄人魂魄。“你就要当上新国王了吗?嘿嘿!”

  “你,笑什么?”他问道。

  “笑你终不能懂得女人之心!”她说,“可是,我决不允许你当什么国王!”

  “你在说什么?”

  “嘿嘿!”她笑吟吟地说着,“就是,不允许你当新国王。因为你的父王对我许诺过,他死后,那国王的位置是留给我的!我要拥有一统圣鹿帝国天下的权杖!”

  “你这妖妇!”他大声骂道。

  “对了,你可能奇怪吧,我为什么敢如此自信?”她仍然笑吟吟地;他却奇怪了,这心地狠毒的尤物,为什么总是笑吟吟地迷惑人。听她接下来竟说出一句让他大吃一惊的话:

  “因为,王宫宝库的钥匙,在我手里。能拥有可镇压圣鹿帝国神圣江山的天下至宝,就应该坐上国王的宝座。除非有一样……”

  “除非什么?”他急了,真想上去掐死这位一直深藏心底的异性偶像。

  “除非,我成为了你的王后,在你登上国王宝座的时候。哈哈——”

  他要扑上去,将她掐死。

  可是莺莺,倏忽不见。眼前白云飘飘,迷雾茫茫。

  “不行!那该死的午子齐,我得追上他。要不然,我将是一堆废物!”

  可是他走不了,脚下遍布羁绊——“一定是那该死的莺莺!”他大骂。

  在一片叫骂声中,他醒来……

  他还没有醒来,离开了梦境,却真正地进入了他的玄灵空间——仙乐飘扬,金钟嘹亮——

  殿堂上方,开天辟地混元珠在灵幻般地旋转,周身仙灵般的氤氲之气已不再是淡粉的颜色而略显微微紫晕。

  大殿对面轻纱般的薄雾散去,他看见那空间里,那八十一洞中,首行九度已被氤氲充实,次行也有二三度正是瑞霭缭绕,一片吉祥之光华。

  这便是被那该死的午子齐所道出的,自己仍在人寰境界中徜徉的标志。

  其实,他已经在不断升级,只是让那前世已登上天玄境界巅峰的午子齐觉得尚欠极速。

  最近这层升级发生在去冬和今春,从凌波微功的修炼开始,仙人洞中得宝刀及神奇药灵的献祭,力举巨鼎穿云功法与凌波微功的合璧,近日完整体系的穿云功法的参修,这些让他的功修接近了人寰境的极顶。虽未突破,但为时不久了。

  天明,他真的醒来时,脑际中挥之不去的又是莺莺的形象——曾经的完美的形象。

  梦中她是怎么出现的,又说过了什么,他已经完全不记得了。

  莺莺,不,莺莺姨娘还是那么可亲可爱,他对她仍然魂牵梦绕,缱绻难离。而这种记忆与思念,同样不可让纯真无瑕的少女阿水仙知道。

  他的思绪中又浮现了曾经不止一次让他脸面发烧的回忆:

  当莺莺姨娘总是喜欢拉他的手时,他便暗暗产生一个罪恶的念头——碰她一下,或抚摩她吧。

  他曾经假作无意其实有意地抚摩过她的手臂、她的敞开领口的脖颈或那微露一段的腰枝……

  莺莺姨娘的皮肉是那么曼妙,像丝绸一样水滑,如乳酪一样白嫩!

  ——慕容子齐,你个废物!

塞上烽火说
衷心感激各位朋友们鼎力支持!

第六十七章 亦真亦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