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九章 屠兽献祭

  几十头獬豸凄厉地哀号,将慕容子齐围个水泄不通,挺起头上的利角,以迅猛之势冲他袭来。

  铺天盖地,黑涛滚滚,霎时淹灭一切;带起昏惨的飓风,枝折木碎,裂石飞砂。

  五王子慕容子齐,面临灭顶之灾!

  若是凡境之人,面对如此情势,早吓得魂魄俱灭;子齐的意境思海,却返回至前世风烟:没有强势的对手的剑圣,该是何其悲哀!

  面对生死,壮士的丹田气机涌动,顿感无尚兴奋。忽如涛海扬帆,又似凌空飞舞,那种惬意,乃凡境之士,不曾有所感觉。

  境至玄灵,空间金光灿灿,意念之中灵诀闪动。

  兽角似刀,临身之际,子齐已离地腾空。

  一道玄光,升入白云之中。

  山峰的那一片昏黑的兽阵,传出凄惨的哀号。一片火星乱迸,一片血雨冲天;咔嚓——轰隆——噗哧哧——

  声响不绝于耳。

  兽阵前方那几十头獬豸,利角互戮,鳄口互吞,兽肢互击,巨体互残。你厮我咬,自相残杀。腥臭兽血,冲天浴地。

  空中传过一声嘲笑:

  “禽兽们,我不是故意的!哈哈——”

  声未绝,一道灵光闪出,轰隆隆如排山倒海,巨石飞落,那阵前送死的几十头魔兽,俱被砸得粉身碎骨——太上乾坤拳法,发手有石!

  子齐随声落地,嘿嘿一阵冷笑。

  稍大型的几十头巨獬,一路咆哮,向子齐冲来。

  子齐目光似电,看清这主峰,漫山遍岭,黑流涌动。

  “满世界的獬豸齐聚,怕是有成千上万!”

  五王子不敢掉以轻心。

  第二拨獬兽,攻势更猛。

  子齐正欲气动先天之法,离地而腾空之际,听得头上呼呼风响,碎枝嘎吧吧飞落,空中巨树间,昏影跃动。那攀上高枝的獬豸们如巨大猿猴在树间飞跃。

  地上、空间的生路俱被封死。

  天上地下一片哀嚎,哀嚎声中也充满了嘲笑:

  “慕容子齐,看你这回往哪跑!难道你还能土遁不成?”

  五王子会土遁吗?

  暂时不会。

  围住他的又是几十头獬兽,个体都比方才的大了一号。

  獬豸的这一轮进攻,让子齐看出个门道:

  地面上围在四周的并没有象第一拨的那样挣命朝前扑,而是各个与对面的同伴保持了一定的距离,而且显得小心翼翼。这是不同于其它兽类的魔兽,不仅凶残已极而且狡猾。

  如果再使用上次的技法,可能收不到上次的杀敌效果。

  不过,若是先反击地面上的,一定会遭到树上兽类的突然袭击。当务之急,离开地面,制服危险的空中獬豸。

  想着,一推手,掌风将周围的魔兽制止了一下,随即跃上最近的一棵百年古树。

  树上正有一头巨型獬豸,见有人上来,猛地一扑,打算一角将来人刺杀。

  子齐的掌风犹在,已将身体牢牢护住,那巨兽还没等冲至近前,便如触电一般,嚎叫一声从树上翻滚着摔到山腰一块巨石之上,粉身碎骨了。

  其它那些在树上的獬兽,岂能放过这吃人的机会?便向子齐所立的古木扑来。

  一道炽亮的蓝光穿透密匝匝的枝叶击向扑到近前的那头巨獬身上,那畜生的身体被莫名其妙地烧穿了,还没来得及嚎叫便跌落下去,伤口喷涌出来的臭血染红了雪白的桦树。

  接着一道耀眼的金光穿过枝叶向前飞腾,随后便是一道火红的赤光。

  三色光线相交的一刻,山林中闪亮了一团炽白的光云,就听得:

  轰隆——咔啦啦!

  晴天霹雳。

  三色光线如同三把神奇的剑在林中穿耀,所到之处,便有魔兽在树枝上跌落,摔于岩石之上,肢碎体裂。

  地上那些獬豸见状,又是一阵惨号。

  一道咒语,收束三光。子齐落地时,手中已掌握一把长剑。

  这是一柄无极长剑,所谓无极,便是没有确定的长度。

  长剑挥出,剑芒指向方才围困子齐的几十头獬豸。

  三色光灿灿,那是无敌神剑的剑魂,地上骤起罡风,寒气袭处,肢分骨碎。

  见同类纷纷毙命,数千魔兽仰天怒吼,齐向子齐袭杀。漫天遍地,黑云滚滚,腥风扑面,臭气薰天。

  剑气如虹,已护住主人身形体魄。

  冲击过来的魔兽轰然倒地,头断肢离,被剑风掀起,落满山坡低谷,撕挂树干枝头。

  腥臭的兽血在山梁流淌,淌成溪水,汇成河流,冲进山涧。

  最后一剑,杀毙了形如小山一般的群獬首领。

  此刻,金乌西坠,玉兔东升。

  五王子傲视苍穹,振气哈哈长笑。手中长剑浴血,血灿莲花,听得他朗声颂道:

  一声呼啸屠兽魔,

  达旦山下血成河。

  尔若重生临人世,

  从善如流莫作恶!

  慕容子齐手中的长剑,不知何时,已化做三道彩光,飞逝于茫茫天宇。

  眼前忽然灵光四射,崇山峻岭一片昏蒙,再不见周围三寸远的事物,灵异的情景陡然让他昏迷。

  于昏迷中,心胸顿觉熟知的一派畅亮,然而筋骨在撕绞,肉体难忍地剧痛,灵魂于天地间冲撞与颤抖,死神在渐渐临近。

  蛮荒魔兽之灵在与他的魂魄博杀,蛮荒魔兽之血在为他的玄灵空间献祭;他必须承受临界死亡的磨难!

  修道升级,本是一场炼狱。

  你可能在炼狱中形神俱灭,也可能在炼狱中浴火新生!

  ……

  为寻找、救助五王子,东方求败将军调动了一万兵马,一路追踪,夜幕降临之时,来到摩天岭。

  随同而来的还有西门大人和乙虚师太。

  还未及主峰山脚,打探的士卒便飞马来报,说达旦山主峰一带,山洪暴发,军队无法近前。

  西门大人一听,顿觉此事怪异:当今正值中秋,天高气爽,多日无雨,何来山洪?

  于是前去勘查。

  暮色沉沉,打火点燃松明,发现所谓的山洪,乃是涧中汹涌澎湃的鲜血!

  “不好!”西门大人大叫一声,“五王子处境凶险!”

  大军遂围住主峰,西门东方及师太带领一队精悍兵将,择路向山峰攀登。

  在一棵巨松之下,找到了一身血染的五王子,不过,王子已呈死亡之兆。

  看见遍地獬兽的累累碎尸,人们不禁担忧起来。

  乙虚老人上前,摸脉象,诵灵咒,然后对众人说道:

  “王子尚处于玄灵之境,暂且没有性命之忧。望大家不必担心。”

  子齐被扶上战马,回了要塞,在悲天禅院整整睡了三天。

  浩瀚兽血献祭,终于完成了又一次痛苦升极。

塞上烽火说
朋友们的支持,给作者无限动力。感谢了!

第六十九章 屠兽献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