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顿沃城之章 第七十九节 贯穿始终的油画

  看完保险箱里面的档案后,杨牧枫的内心是愤怒的。

  在《耻辱1》中,玩家可以在一些文件中知道路德肖商业区是怎么样变成淹没街区的。

  在那些文件中可以知道路德肖商业区的防海堤坝已经年久失修,再加上那场百年不遇的特大风暴,导致防海堤坝的崩溃。

  而现在,在这份档案中,记录着海勒·巴路士派人在风暴来临之际用炸药破坏防海堤坝的行动。

  虽然早在以前就认定了海勒·巴路士就是毁灭路德肖商业区的元凶,但那个时候光凭路德肖商业区内那异常的资金流动不足以证明杨牧枫的论断。

  但是现在拿到这份档案有什么用呢?顿沃城已经被海勒·巴路士掌控了。

  现在也不可能直接上顿沃高塔砍死海勒·巴路士,界外魔是不会允许杨牧枫在主线剧情到来前就直接将这个主线剧情大BOSS宰了。

  “一时半会儿是无法给你报仇了,安卡琳。”

  杨牧枫随手将保险箱里所有的财物全部洗劫一空,每一个被他装进兜里里的金银珠宝都会被传送到现实世界。

  平淡的声音再次响起:

  “已盗窃总价值达七千金币的财宝。”

  看起来还得再偷总价值为三千金币财宝。

  随手将档案卷成筒状塞进兜里,杨牧枫身形一闪,再次爬进通风管道。

  最有价值的办公室已经偷过了,现在该换成别的地方了。

  再次从通风管道爬出,杨牧枫到达了目的地————一个作为博物馆的大厅,大门紧闭,只有两个黑衣人站岗,除此之外,博物馆大厅内外就没有其他人了。

  “这里应该会有很多“有价值”的东西。”

  杨牧枫蹑手蹑脚的走在博物馆大厅内,尽管这里只有他一个人。

  但前生为天朝特种部队的他可不会因为敌占区防卫力量薄弱而放松警惕,尽管这里只有他自己。

  一幅画着看不见其真实面目的界外魔油画被镀金的画框装饰着,挂在整座博物馆大厅的一面墙上,这个位置最显眼,也吸引了杨牧枫的注意。

  凑近一看,画框上面刻着一行名字:安东·索格洛夫。

  在这个世界上,索格洛夫的油画是极负盛名的,现在,就算是索格洛夫随手用一张油画布擦拭干净手上的颜料,那张油画布也会成为身价百倍、富有艺术气息、抽象派油画作品中的顶尖之作。

  杨牧枫将那幅油画从画框上拆下,卷成筒状,塞进兜里。

  平淡的声音再次响起:

  “已完成支线任务。”

  顿沃城,皇家御医居所天台温室

  索格洛夫一直在一片“试管从林”中忙碌着。

  “究竟是哪里不对?我的特效药用来治疗野兽的效果比治疗人的效果好,这是什么问题。”

  在他后面的笼子里装着一只显得格外神采奕奕的狼狗正在摇晃着尾巴。

  “索格洛夫先生。”

  一名督军走进温室,如果德赛维在这里一定会认出这个督军正是在拉斯维尔德屠宰场外的大楼屋顶上被她用红杉木大手枪打断左腿的督军训犬员。

  但现在,他的左腿上装着一只机械腿,是索格洛夫原本在对铁十字卫士的改进过程中的衍生产品,当初索格洛夫看上了这名被打断腿的督军,便利用他来实验机械腿,结果成效斐然,但单只机械腿的造价实在太高,无法列装在军队中,只好就此放弃,这个世界上也仅仅只有这么一只机械腿。

  而这名督军已经可以熟练使用机械腿,现在他仅仅只需要稍微用点力就可以将一张实木长桌踢成两半。

  但看到了这名督军后,索格洛夫的表情变的非常难看。

  因为这个督军左手拎着一幅油画,那正式他前些日子画的看不见其真实面目的界外魔油画以及…………一块鲸骨符文。

  “督军塞伦,你这是在做什么?”

  “索格洛夫先生,你居然非法持有邪教物品、建立邪教祭坛并绘画界外魔。”督军塞伦·米斯将鲸骨符文放到脚边,然后一脚将其踩成四分五裂状:“现在,你被捕了。”

  话音刚落,塞伦手上的那幅油画便发出一道紫光,然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巫术!你居然还会邪教巫术!”塞伦惊得拔高了几层声调,厉声喝道,随即拔出腰间的手枪指着索格洛夫:“现在!你必须去死!”

  此刻,塞伦的右手食指已经搭在手枪扳机上。

  但他的后面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塞伦下意识的蹲了下去,一只空心铁棍带着呼啸的风声擦过了他的头上。

  索格洛夫的侄女,伊欧薇雅·索格洛夫这一棍打到空处,被塞伦抓住机会,转身对准伊欧薇雅扣下扳机。

  “砰!”

  “我们的行动暴露了?”

  德赛维向达乌德问道。

  “不,应该是那个索格洛夫的居所发生了什么大事。”比利·勒克分析道。

  “那我们得要加快速度了,万一索格洛夫发生了什么不测,这次的行动就没有任何意义。”达乌德说着,左手界外魔符文闪烁着光芒,身形一闪便消失不见。

  这时,塞伦也被索格洛夫抓住机会,被索格洛夫抄起一个显微镜砸到后脑勺,把塞伦砸晕了,当然也仅仅只是砸晕了而已,索格洛夫这个常年蹲在室内搞研究而没有经常运动的老宅男的力气也仅仅如此。

  塞伦的那一枪击中了伊欧薇雅的右腿,尽管滑膛手枪的威力实在是差强人意,但在这么近距离被击中也还是致命的,瞧她现在血流不止的右腿就说明一切。

  索格洛夫用一瓶索氏特效药给伊欧薇雅止了血,随即温室楼梯口就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这种铁钉军靴敲击在钢制楼梯上的清脆鸣响索格洛夫很是熟悉,因为在他脚边,昏倒的督军训犬员塞伦的脚上也穿着这种靴子。

  一队督军正在上楼前往温室,相信他们在看见昏倒在地上的塞伦以及地上的鲸骨符文碎片后,轻则关进寒脊监狱与科尔沃他们做伴,重则当场乱枪打死。

  忽然,温室的天窗“嘎吱”一声被打开了,几个人从天窗上面跳了下来,落在索格洛夫面前。

  “魔眼侠盗团!还有捕鲸人组织!”

  索格洛夫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他们会来到这里,是来杀他的么?就如同已故的杰斯敏·卡德温女皇一样么?

  “准备战斗,保护索格洛夫撤离!”

  听到这句话,索格洛夫瞳孔骤然紧缩,不是来杀我的?

  高地岛别墅,界外魔祭坛。

  艾米莉捡起祭坛前的一幅油画,这正是那幅画着看不见其真实面目的界外魔油画。

  艾米莉的小脑袋歪了歪,很是不解,为什么会有金银珠宝从界外魔祭坛里蹦出来?

  PS:我决定了,以后各种跑龙套人物的名字就从骑马与砍杀:领军者里面的NPC及地点里取,就像伊欧薇雅以及塞伦·米斯一样。

  我会努力的让自己过上同时更两本书的日子,好吧我至今都没有签约,是因为签约所需要的银行卡需要本人办理。

顿沃城之章 第七十九节 贯穿始终的油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