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虚惊一场(无期臭小子生日快乐啊(づ ̄ 3 ̄)づ)

  一旁的鳌拜满脸笑容的期待着黑衣的人到来,而李特则是面目凝重的看着来人。

  鳌拜看着跳下屋檐的黑衣人,疑惑的看着他们的着装,皱眉暗道“奇怪,这些人是谁?”

  两个黑衣人径直走到面前,李特才发现那两人原来是影密卫,刚刚因为天色太暗,竟是没有看清,虚惊一场。

  鳌拜看着径直过去的黑衣人,和李特身后的护卫着装相似,才恍然大悟。随后又面色凝重的看向了他们提着的带血包裹。

  李特看着两人提着的包裹,虽然猜到了点什么,还是问道“你们这是?”

  那两人恭敬地回道“回殿下,刚刚我们护送李姑娘出城的时候遇到一伙刺客,余副统领生怕殿下有危险,就命我们二人回来看看,保护殿下。”

  李特看了一眼鳌拜故意大声的问道“喔?那李姑娘他们怎么样了,可有大碍?那些刺客呢?”

  那影密卫也瞥了眼鳌拜回道“禀殿下,李姑娘已安全出城了,余副统领他还在继续护卫着,至于那些宵小刺客,已经全部被解决了,这是其中的两个头目。”

  说完就打开了包裹,两颗睁大了双眼,满脸恐惧的人头呈现在了众人面前。

  “殿下,这里……是否需要卑职放讯号请求支援?”影密卫神色凝重的看向了鳌拜和身后的黑衣人问道。

  李特则是笑着说“发什么讯号,请什么支援,你没看见鳌拜鳌大人在这里么,有鳌大人在我还能有什么危险,好了,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去找余子期统领复命吧,好好安顿好李姑娘。”

  那影密卫纠结了一番,低头道“诺。”说完身影一闪,又消失在了月色中。

  李特看着放在地上的两颗人头,嫌弃的用脚踢开,然后笑眯眯的看向了鳌拜。

  而一旁的鳌拜则不可置信的看着血淋淋的脑袋道“怎么可能,城门都已经关了,她们怎么可能出城!”

  突然,精光一闪,看向李特道“难不成……”

  “没错,谁让我爱美人呢,身上也没什么好东西,就送了块东宫的小牌牌给她留个纪念,呵呵。”李特笑道。

  随后又佯做吃惊的看着地上的人头道“难道这两人是鳌大人的人?”

  鳌拜嘴角一抽,道:“当然不是,殿下多心了。”

  李特回道“不是就好,那不知鳌大人要送本宫什么礼物呢,我可是很期待哦。”

  鳌拜强忍住心中的怒气,刚要说什么,就听见远处的护卫高喊道“老爷,老爷~找到丕少爷了,不过,丕少爷快不行了。”

  鳌拜心神一紧,看了眼李特,最终还是忍住了内心的原始冲动,低头沉声道“殿下你的礼物可能路上出了一点差错,卑职明日亲自差人送上太子府,我儿危在旦夕,卑职就不亲自护送殿下了。”

  李特则是调侃道“哎呀,对了,把丕公子给忘了,鳌大人人快去吧,要是鳌丕公子出了什么事,本宫可心有不安啊。对了要是丕公子还活着,鳌大人记得替我道个歉啊。”

  鳌拜咬着牙道“不敢,是卑职管教无妨,触怒了殿下,他要真的死了,那也是他活该,哪敢让殿下致歉。”

  李特不好意思的道“嗳~此事我们都有责任,不能全怪令公子,也是本宫心情不好,下手略微重了一点,要是鳌丕公子早点说是鳌大人之子,也就不会大水冲了龙王庙了不是,鳌大人你能理解本宫真是再好不过了。”

  鳌拜则也是不在和李特耍嘴皮子,生怕自己按耐不住,朝着身后护卫狠狠地道“来啊,你们几个护送殿下回宫。出了差错,小心你们的脑袋,知道了么!”

  说完,眯着一双虎眼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对面的李特,之后就头也不回的赶忙朝朱雀湖飞奔而去。

  李特直至鳌拜走远,才放下了强装的淡定,舒了一口气,别看刚刚自己装的有模有样的,其实后背都湿透了,还真怕鳌拜脑子一热就直接上了,还好一切都在预期之中。

  一边的章邯则还是神情凝重,看了眼鳌拜留下的一队护卫道“殿下,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赶紧回宫吧。”

  李特轻声道“无妨,既然鳌拜不打算此时动手,那应该也就没什么危险了,不过以防万一,还是赶紧回宫吧,今天也累了一天了。”说完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朝皇宫走去。

  一边一直在李特身后紧握双拳,神情紧张的小元子,还是不放心的环顾着四周,确认没什么危险后,才慢慢的跟了上去。

  朱雀湖边。

  鳌拜看着七手八脚的众人,大喊道“都在干什么呢,大夫呢,赶紧把丕儿送回府里,要是我丕儿出了什么事,你们统统都要陪葬!”

  鳌拜神色狰狞的看着众人,随后又道“是谁,放公子出门的?我是不是说过这段时间,不准放丕儿出门的?”

  人群中的一人顿时一个腿软,恐惧的道“请老爷恕罪,是丕少爷把奴才打晕了,偷偷溜出去的,还请老爷恕罪啊。”说完,不停地朝着地上的石板叩着头。

  “咚咚”声声入耳,没几下,额头就破了,鲜血流满了额头,而鳌拜则是淡然的走到那不停磕头的下人旁边。

  朝着他摇了摇头,手指放在嘴唇上,轻嘘了一声,下人紧张恐惧的停下了动作和求饶,浑身颤抖的低着头,看着鳌拜一步步地走到边上。

  鳌拜厉色道“以后要知道谁的命令不能违抗,做错了事就不要找理由,要安静的接受惩罚,知道了么。”

  那下人一听以后,以为有了希望,瞪大了双眼,满脸喜色连忙道:“谢老爷……”

  话未说完,鳌拜手掌直拍向下人的脑袋,那下人瞪大了瞳孔,仿佛再说着“下次,我下次不会了。”

  鳌拜看着手上的鲜血,兴奋地舔了舔之后,一脸嫌弃的朝尸体用力的吐了口吐沫,“低贱的血,真难吃。”

  随后面目狰狞的看向了皇宫方向,自言自语的道“我很期待你的血呢。”情不自禁的舔了舔嘴唇。

  随后大步回府了,远处还传来鳌拜的声道“那几个陪丕儿一起出去的下人一个不留,护不了主子,还活着干什么,我不想在天亮之前知道他们还活着的消息。”

  身后的黑衣人们面无神情,似乎什么都不会触动他们的神经,一切仿佛都经历太多,他们的眼里只有命令和杀戮。

  众黑衣人应是之后就四散开来,鳌拜的一个不留可不单单只是那些下人,还包括他们的家人,斩草除根一直是鳌拜的座右铭,此时离天亮也不远了,他们得抓紧时间了,也注定了今晚将不会再平静。

第四十七章 虚惊一场(无期臭小子生日快乐啊(づ ̄ 3 ̄)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