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不合适的地点不合适的狗

  因为当了几年语文老师的缘故,何晴做语文题自有一套心得,因此何晴现在的语文成绩十分稳定。有时几个同学仔之间有不确定的答案也会来找何晴,何晴都能做对而且讲解清楚。于是这天下午大家凑在便聊了起来。“何晴,你最近是拜了什么佛呀,语文次次都考得那么好,我也去拜拜,免得我妈妈老是说我成绩差。”何晴的同桌谷羽打趣道。“我拜的叫临时佛。”何晴不怀好意说道。“那他的脚应该特别大了?”一旁的李泽威凑过来说道。“何止啊,他哪都大。”何晴说完突然反应过来,见大家都没觉得什么,又说道“都别笑我了,就语文还看得过去,化学物理这些都快完蛋了。李泽威快教教我,怎么物理化学要怎么做。”“对啊对啊,李泽威你物理化学怎么那么厉害,教教我们。”见大家开始讨论这次的物理题,何晴就想还好自己扯过去,要不然真的是太罪过了,怎么可以调戏一群小朋友呢?嘤嘤嘤,太罪过了太罪过了。大家讨论了一下才发现李泽威的物理卷子选择题和填空题全对,大题也只是错了几个小点。于是都围着他让他讲讲经验。班主任老师一进来就看到全班积极向学的情景,十分感动,油然生起一种加强学风建设的激情。于是班上的学习氛围更浓了,放学时间也相应晚了许多,当然,这是后话不说。

  下午放学,何晴回到家不久爸爸也回家了,而且还带回了一只大狼狗。狼狗黑黄二色,站起来比何晴还要高,威风凛凛十分凶猛。何晴记得这只狼狗,它原来是爸爸的一个朋友养的,后来他们要搬家没法养了就送给爸爸养,因此也就爸爸和它熟一些,妈妈和何晴都不敢靠近,那时每次喂饭都是何晴拿棍子将盆子移出来,然后又用棍子将盆子推回进去的。而且这只狗特别凶,何晴和妈妈喂了那么多次饭,它却仍然会朝着她们俩怒吼。尽管狼狗和爸爸比较亲近,但是它还是在一个晚上把爸爸咬伤了。何晴还记得那天早上爸爸送她上学,顺路去的诊所打针,爸爸的脸色坏极了。而何晴现在一看到这只朝着她们怒吼的大狼狗,脸色同样是坏极了。而妈妈虽然比较不开心,但也没有其他反应,她应该是被爸爸说服了养只大狗安全一点。其实妈妈一直不喜欢养狗,因为何晴小时候在老家被狗咬过,之后身体也一直不好,妈妈觉得这是因为被狗咬过的缘故。

  何晴还记得那次被狗咬,那是奶奶养的一只大白狗,何晴和它也不熟,见到它更是害怕。不是到狗是不是也是欺软怕硬的,见到唯唯诺诺的何晴更是威风凛凛,吓得何晴不敢走,偏偏奶奶将它系在门口,何晴那天出门的时候它便扑了过来,何晴害怕,哭嚎,她觉得她可能要死了,被狗咬死,这真是太惨了。但其实那只狗只咬到她的手就被人给扯开了,何晴那时吓傻了,等她醒来的时候她只记得要每天去卫生所打针,打针很疼。不过何晴自此之后就没有见过那只白狗了。只在有一天的一个梦里梦到奶奶好像让别人抓住了它,将它绑在了电线杆上,再后来那只狗突然逃跑了变成了眼前的这只黑黄的狼狗。妈妈后来知道了爸爸被这只狼狗咬了,就和爸爸吵了一架,当然这只狗也送还给别人了。何晴想她得想个办法让爸爸别养这只狗,好好养着不说还反咬人一口,留不得。

  是夜,外面的大狗一直在吼叫,风呼呼地刮着,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仿佛在山上飘着。正在看做物理题的何晴突然喊到“妈,外面好吵,我看不下书。”妈妈出去看了下,用棍子敲了地,吓了下那只狼狗,“别乱叫。”外面似乎安静了点,但风依旧呼呼在吹,吹动着荔枝林,发出沙沙沙沙的声音来。何晴走出了房间,和正在看电视的妈妈说道“妈,我都要中考了,这只狗实在太吵了,我听着都静不下心学习。”妈妈原本也不喜欢养狗,又想到最近何晴的成绩进步了不少,于是说道“我和你爸说下,看能不能把狗还回去。”何晴嗯了一声就回房间了,她想这样可能也没什么用,爸爸一劝妈妈,估计这只狗还得继续养下去,于是心生一计。

  第二天何晴又是早早起来,刚做完早饭,拿起英语书。突然,何晴故意走到离狼狗有几步距离又不会被它扑到的地方,然后拿石头扔了它一下,大狗被石头砸醒彻底被激怒了,朝何晴就是一阵怒吼,何晴虽有准备但仍被吓到,大叫了一声哭了起来。妈妈爸爸听到立马起来出门一看就是何晴吓得坐在地上,大狗朝着何晴一直叫。妈妈气急了,直指着大狗对着何大伟说“把它送回去,不许养。”爸爸看到也是一脸严肃,将何晴扶了起来,又把英语书捡了起来,让何晴吃完早餐去上学。何晴虽一脸惊恐但是内心还是很激动的。“大狼狗,对不起啦,我不是故意要砸你的,只是你真的不适合我们家。再见啦再见啦。”心中默默祈祷了一下,然后就吃早餐记着单词上学去,等到中午回来的时候大狗已经不在了。何晴揣着明白装糊涂问道,“妈,那只狼狗呢?”“你爸把它送回去了,说太大怕养不熟。”妈妈边炒着菜边回答何晴。何晴偷笑了一下,yes,计划成功!养不熟的狗不能养,要不然继续养下去爸爸被咬伤,爸爸妈妈要吵架不说,爸爸也好几天不能去工作,对于何晴这种只靠爸爸一个人收入的家庭来说真的打击很大。何晴到妈妈房间逗逗弟弟,又帮忙做了下妈妈带回家做的一些手工。

  吃过饭后何晴搬了张大椅到屋外檐下,春末的风吹着,外面是暖暖的阳光。何晴心情好极了,哼着玫瑰花的葬礼就睡着了……

大蜻蜓队长说
这个题目来自一篇小说,在爱人与一头猪之间。你猜我选谁?

第四章 不合适的地点不合适的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