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抉择

  我和舅舅在黑暗中被一个不知道什么动物堵在山缝中,进退不能,好像它知道里面有东西,就是够不着,伸爪子扒了几下,还是够不着,可是又不甘心放弃。于是就在外面急得团团转,不时碰的山壁碎石滚落。忽然巨兽发出一声狂暴的怒吼,嗷————,就好像把耳朵趴在火车的汽笛上听声音一样,我的耳朵瞬间嗡的一声,好像瞬间失聪了一样。脚下忽然被阵温热的液体浇湿,原来是小羊被吓尿了。外面的野兽开始快速的扒入口的石头,不知道它长了一副什么样的爪子,简直比铁靶子还硬,竟然能把石头抓裂,可见其力量有多大。只听得碎石飞溅,尘土和石子不时的飞到我们身上。不一会,听声音巨兽离我们更近了一些,怎么办,照这样下去早晚我们会被它挖出来吃了,想到等一下就会被生吞活剥,而且是在黑暗中什么也看不见的情况,我不由自主的也有点憋不住了。这时候,舅舅忽然紧紧抓住我的手,小声说:

  “尔丹,不要怕,现在它还过不来,咱不能慌。“听声音,其实他也怕的要死。

  “没事,舅,”我颤抖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随着巨兽离我们越来越近,我真是觉得得毫无希望了,开始胡思乱想,一会后悔不该爬进这个洞里,干脆被大水淹死算了,一会又后悔最初应该在待在洞口挖土,挖出去,或者累死,或者饿死,都比进这野兽肚子里呆着强。一会又思考怎么被吃会好受些,是先把头伸进野兽嘴巴,咔吧一下子结果了,没有痛苦好呢,还是先伸一只脚过去,让它慢慢吃,可以多活一会儿。

  转眼间,巨兽毫不费力的就挖到了跟前,随着碎石尘土飞溅到我们身上的还有巨兽口里喷出的唾液,它呼哧呼哧喘气的声音听起来近在咫尺,听声音判断只有几米远了,巨兽挖几下,伸头往里面试一下,我几乎感觉到它口里喷出来的热气能扑到我脸上。

  快了,我闭上眼睛,浑身肌肉紧张的要死,手紧紧的抓着舅舅的胳膊,准备等着被吃掉,现在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希望它吃我的时候尽量不要嚼,我还年轻,肉嫩着哩,直接吞下去就能消化掉。

  就当我们万念俱灰,准备就死的时候,远处忽然传来了什么声音,因为距离远听不清楚是什么声音,但巨兽突然就停下爪子,不再向我们进攻了。随着乐声近了一些,能感觉到巨兽在黑暗之中慢慢的向后边退去了。

  那声音悠扬婉转,低沉浑厚,听起来十分的舒服,我觉得浑身的肌肉都放松了,慢慢松开我抓着舅舅胳膊的手(好几天后舅舅的胳膊上还有我的爪子印),我和舅舅都十分的奇怪,这深山洞穴的,怎么还有人在这里吹曲子,搞不清状况,我们还是不敢出去,挤在这里虽然难受,但巨兽应该还在外面没走。

  乐声越来越近,到我们这个山缝外面就停住了,只听得外面有一个男人说话,很大声的像是在训斥什么人似的,口音很熟悉,但一个字也听不懂,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方言。外面有亮光闪现,类似火把的光亮,比火把更白更亮些,但没有手电筒亮。接着一个很奇怪的人举着一个很奇怪的火把出现在我们面前。我和舅舅看的是目瞪口呆。

  他看见我们也是一脸丰富的表情,就像第一次进动物园看见一种从没见过的动物的样子,很兴奋,很好奇,又很戒备怕我们会攻击他们似的。接着外面凑过来了四五个人,一起开始观赏我们,嘴里叽哩哇啦的不停的再说些什么,又用手指指指这个,指指那个,他们明显对我们的羊和狗兴趣很大,这让我的自尊心受到很大的打击。

  看他们穿着的衣服就像个被单裹在身上似的,有的裹的多些,有的裹的少些,衣服的布料看起来很不错,很柔软的样子腰上都靳着皮带,皮带上挂着一根可能是剑样的兵器,个个身强体壮,精力充沛,头发用绳子绑在脑后,给我的第一印象好像书本里介绍的少数民族的样子,我使劲的想地理书什么少数民族是居住在山洞里的。想了一个遍也没想出来。

  这时其中有一个人开始叽里咕噜的对我们说话,然后做手势让我们出去的样子,然后又对着我们摆出笑脸,不断做着请的手势。虽然我和舅舅心里有极大的疑惑,但看见少数民族兄弟热情的邀请我们,当然不好意思赖在里面不出来,我先把小羊踢了几脚,它才不情愿的,慢慢爬起来,我们随后一个一个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虽然心里对刚才的巨兽有了大概的轮廓,但看见它的第一眼还是被它庞大的身躯和凶狠的外貌所震惊,这时它乖乖的在不远处卧着,看起来好像很听这几个人的话。它长得极像鳄鱼,身上布满像鳄鱼身上的鳞片,每个鳞片足有锅盖那么大,但尾巴却短,头也没有鳄鱼的尖,但更宽,更短,更厚一些,整个头竟然有卡车头那么大,时不时的张嘴打个哈欠,露出满嘴尖利的牙齿,看来一只大肥猪只够给它塞牙缝的,身子肥胖的要死,四条腿很短但极粗,脚上的爪子看起来宽大厚实,锋利,真是天生拆墙的利器。

  舅舅开始对几个少数民族的兄弟述说经过,其实是比划手势,因为我们互相一个字也听不懂对方说的啥,经过舅舅的手势和我的胡乱比划,向对方说明了刚才那个巨兽要吃我们,然后我们躲在里面的经过,然后又对对方表示了感谢,至于以前我们怎么经历了泥石流,怎么被困在山洞里,说什么也比划不清楚。对方听了开始比划着向我们解释,中间又回头向巨兽训斥,它居然向后面退缩,露出很怕挨打的样子。然后又向我们比划着解释。我理解的大意是,巨兽是他们养的,他们出来办事,结果巨兽贪玩跑丢了,他们正在找它,巨兽是不吃人的,只吃动物(我觉得这个话不可信,人吃起来和动物可没什么两样),它可能是想吃你们带的羊的。这是个误会。

  我和舅舅又向他们问(用手势比划)知不知道怎么走出去,他们互相看了看,露出茫然的表情,然后互相叽哩哇啦的说起来,好像意见不和,但最后又统一了意见,然后他们表示不清楚我们说的地方在哪,但可以带我们回他们的家,先安顿下来再说。我和舅舅商量了一下,目前有两条路,一条是我们俩接着找路,但感觉希望很渺茫,因为我们早就迷路了,还有一条路就是先和他们一起走,到他们住的地方再说,只要出了山,再找回家就容易了。

  但我始终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又说不上来。

第六章 抉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