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遇袭

  这天,我们走在一条对于地龙来说很窄的路上,因为它的身躯太过于庞大了,右边是山壁,高的看不见上面,左边则是深不可测的悬崖,兰哥举着灯走在前面,地龙摇摇晃晃,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两只羊(已经长大了,就是吃不好所以很廋)紧跟在地龙后边,它们现在很熟悉了,羊现在睡觉必须要靠着地龙才能睡着,地龙也对它俩熟视无睹,黑子则始终对地龙敬而远之,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以示敬意。

  这几天我始终觉得怪怪的,气氛有些紧张,每次休息的时候,兰哥总派人四处巡视,睡觉的时候必须派两个人值夜,每天催促地龙快快赶路,休息的时间越来越少。我和舅舅都以为快要到地方了,都很高兴,可是紧张的气氛把人搞得神经兮兮的。

  山路很不好走,有的地方刚刚好容纳地龙的身躯通过,地龙只能紧贴着山壁慢慢的一点一点挨过去,它身上的鳞片蹭的崖壁上碎石滚落,留下一道道痕迹,空旷的四周一片寂静,只有我们一条龙,七个人,两只羊和一只狗默默无语的走在路上。

  忽然峭壁上面传来一声尖利的啸声,紧接着一些西瓜大的火球从上面扔了下来,有些砸在地上,有些扔在地龙的身上,顿时将山壁照的灯火通明,,趁着火球的亮光看见崖壁上垂下数根绳索,有几十个赤裸上身,,身背刀斧的人快速的从上面顺着绳索爬了下来,口中哇哇怪叫着。我和舅舅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顿时惊恐万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路哥叫了一声,小心,一把将我拽到崖边贴住墙,又一把把舅舅拉过来,郎哥,曼哥,奇哥都把长短剑同时抽出,将我和舅舅档在他们背后,有个火球落在了地龙的身上,地龙被烧得疼痛难忍,身子乱扭,张开大嘴,嗷的一声狂叫,声震山谷,同时又有两个人在半空中直接一下跳到了地龙的身上,上去就结绑在上面的行李,地龙身上着火,又忽然跳上两个陌生人,也不管路窄路宽了,撒腿顺着山道狂奔而去,这时候兰哥走在地龙的前面,退无可退,眼看就要被碰下山崖,只见他猛地一跳,跳上地龙的头上,然后紧抓地龙背上的装货的架子,随着地龙向前跑去。扔下来的火球有的向我们砸过来,都被郎哥,路哥他们拿剑挡了过去,这时候一个人已经跳到地上,从背后拉出一把斧子样的东西冲我们砍来,只见路哥甩手一飞刀,那人哼了一下扑倒在地,斧子咣的一声扔在我们脚下,又有四五个人从上面下来,挥舞着或刀或斧向我们扑来,混战开始了,这些人个个凶神恶煞,披头散发,穿着很破旧的衣服,衣衫褴褛肮脏,根本谈不上招式,全是乱砍乱砸,只见路哥他们在人群中翻腾跳跃,左挡一刀,右边飞一刀,闪避同时一个翻滚顺手从敌人身上取出刚发出的短剑,再顺手飞出一刀,转眼已经刺倒了五六个人,只看得我目眩神迷。我和舅舅一则手中没有家伙,二则这样的阵仗还是头一次碰见,根本没有出手的机会,两只羊早已不知道跑哪去了,只有黑子远远地站在圈外,弓着腰低声咆哮,却也不敢进攻。随着他们从上面越下越多,我们渐渐有些招架不住了,虽然片刻功夫地上已经躺了十几个个对方的人,但我们的人也受伤了,路哥小腿被斧子捎了一下,渐渐站立不稳。奇哥额头上也被划了一刀,鲜血淋漓,特别是血挡住了视线,看不清东西,只能胡乱挥舞着剑不让对方靠近,也不知道伤势怎么样。郎哥和曼哥都伤的不轻,只见格挡,不见还手,刚开始还是一对一,慢慢的他们越来越多,到最后四五个人围着一个人打,舅舅已经被人一棍子打倒,拖走了,我左躲右闪眼看着就要招架不住。借着火球的亮光,可以看见这帮人面目凶狠,我心想落在他们手里可没什么好果子吃,可怜我的小命,难道要交代在这里。

  正当我自哀自怨之时,忽然远处一声地龙的怒吼,抬头一看,只见兰哥手举水晶灯,骑在地龙脖子上从远处快速的跑了回来,那一刻我觉得兰哥简直是天神下凡。原来兰哥趴在地龙头上,那两个人就过来打他,兰哥一手抓住地龙身上的行李架,一手抽出短剑,飞出一剑,结果了一个劫匪,另一个见状不妙,抱着手中的货物扭头跳下就跑。兰哥也不追赶,赶紧用长剑挑落了火球,拿东西扑灭余火,然后喝住地龙。好不容易把受惊吓的地龙停住,却因为路太窄没法回身,只好又往前走,找了一个宽敞的地方让地龙掉了一个头,赶紧催动地龙回来救我们。这帮人一见地龙回来了,知道这位的厉害,顿时停住进攻,四散而逃,有两个逃得迟的,被地龙一头拱下了悬崖。

  瞬间这些人就逃得无影无踪,只留下地上的十几具尸体和一些刀斧棍棒,还有没有燃尽的火球,我还是惊魂未定,浑身颤抖说不出来话来,清点损失,地龙身上的货物和食物损失了有三分之一,两只羊不见了,舅舅没有找到,估计是被他们掳走了,黑子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兰哥他们自己查看伤势,奇哥伤势最重,额头上的一刀深可见骨,大家赶紧找东西包扎,其余虽然有伤,但都无大碍。想到一路上走了几千里,和舅舅相依为命出生入死,却在这里分手,我心里一阵莫名的悲痛,不由得坐在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大家见我伤心,也都默默无言。

第九章 遇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