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除歼

  “王连副,你有没有念错,这时候暂停进攻。这跟通敌有什么区别?”徐连长反问道。“连长,你老人家自己看,八个字的电文都读错,那不是砸了‘燕京’的脸,这事我能做吗?”边说边将电报递给徐连长。

  虽然知道他的燕大连副不会读错,但徐连长还是认真地看了看电报,正在猜想南京怎么在这种时候发这样的电报时,“连长,怎么办,还准备进攻吗”丁连副用一副拭目以待的神情问道。徐连长瞅了瞅正准备看他笑话的丁连副,回头看了看随风飘荡在的日军虹口据点上空的膏药旗,撇了撇嘴道:“怎么,丁兄想看我的笑话吗?”“没有,绝不可能有,我只是替连长可惜,日军虹口这面膏药旗离我们真的是只有一步之遥,真是可惜……”边说还不断地将他那如斗大的脑袋瓜子一阵乱摇。

  “连长,冷静、冷静,你别中了他的激将法,这可是来自最高当局、是具有战略性的,不是团部、也不是师部的命令,你可要想清楚。”王连副冷静地分析说,说完转头对丁连副道:“丁兄,添乱你也不看看时候”。

  “对、对我们王连副分析得相当的有道理,这是道不能抗的电令。连长,兄弟开玩笑,别当真。”丁连副一本正经地说道。

  徐连长还再气头上,心理也明白这道命令的份量,但还是嚷嚷道:“什么狗屁战略,我就看不出有什么战略!……”

  “报告连长,七师二连那些溃兵非要见你”负责看守溃兵的一排长跑过来打断了徐连长的面子话。“哦,是吗?这群龟儿子,他们想干吗?走,丁连副我们一起去收拾这群把国军的脸面,丢到她姥姥家去的混蛋。”徐连长就坡下驴,拉着丁连副的手道。

  一会儿,徐连长就来到看押溃兵的阵地一角,远远就听见溃兵叫到:“你们凭什么这样对待我们,我们也是国军,我们也打过胜仗,也打死过日军。”

  “是吗?那么你们刚刚在干吗?进攻、追击、防守还是凯旋啊!国军的脸面都让你们丢尽了!王八蛋,你们也配叫国军?”徐连长愤怒地反问。“报告长官,我们在此已经攻击日军5天5夜,前天我们的连长说到团部催补给,补给没见到,连长也不见了踪影。子弹没了,你让兄弟们怎么打?你们看看,5天前老子们连一百多号人,现在就剩这几个了。”溃兵中站出一个中等个,破烂不堪的衣服上依稀可以看出是个少尉的人大声辩解道。“这么说,少尉,是我们误解你们了。”徐连长降低嗓门说。“不敢,长官,是你救了我们。”少尉立正敬礼道。

  丁副小步凑近徐连长说:“连长,既然如此,先吩咐给七师二连的兄弟们整点吃的。”

  徐连长转身对一排长丁一平道:“去给这些兄弟整点东西吃。”丁排长遵命离开后,徐连长拿出一支烟递给那位少尉道:“兄弟来支烟,贵姓,你在二连是什么职务?”“谢谢长官,我叫汪胜利,在二连任连副,战场任命的,几个连副都阵亡了。”李少尉难过地说道。

  “兄弟,别难过了,死在战场上是军人最高的荣誉,想开点。哦,你们连长叫什么,长时间不回阵地的原因是什么,你们知道吗?”李胜逵安慰道。“长官,连长叫张福宝,是我们团长的亲戚,一开始兄弟们以为他出了意外,后来通过他的卫兵才知道,他去要补给只是借口,我们师部还在二三百公里外的什么地方,真实情况是躲藏在一个叫什么水兵俱乐部的地方享福,弹尽粮绝了兄弟们才跑的”汪少尉愤愤不平地说道。

  “这个王八蛋,临阵脱逃。汪少尉你赶紧吃点东西,等会儿我们一起去,将他吊死在女人的裤衩里!”徐连长愤怒地说。

第六章 除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