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81 这辈子我不会让你逃走的

  伴着星空,众人在一路欢声笑语中到达了营地,留在营地里的女人们早就给他们准备好了热络的食物和滚烫的洗澡水。今晚酣畅淋漓的大干了一场,大伙都有些疲惫,也不同程度的受了些伤,大家简单的吃了些食物垫着肚子,皆去洗漱,留下索玛、高山、覃四儿在大帐篷里和两个孩子待在一起,两个孩子饿坏了,一直抢着餐盘的里的食物狼吞虎咽,看得三个大人一阵心酸。

  索旺姆见两个孩子和自家儿子一般大小,又听闻了他们悲惨的遭遇,几度暗自垂泪,心里起了恻隐之心。旺姆一手牵着一个孩子,轻声的说着:“四儿,看这两孩子脏的,一身黑不溜秋的,我们看你们也没什么带孩子的经验,我带他们去洗洗,你们也赶紧的洗漱洗漱。”

  覃四儿却如释重负一般,这带孩子的事情,还真是有些难为她。她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人,怎么照顾得好另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人呢?

  “多吉,和旺姆阿姨去洗澡好不好?”覃四儿蹲在他的身边,一脸的宠溺的望着他。

  “姐姐会在这里等我吗?”多吉一双骨碌碌的大眼睛不停地转动着,一会儿看看她,一会儿看看高山,一会儿看看旺姆,小眼睛里有些惶惶不安,经历过那些劫难,小小的心灵早已经蒙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阴霾。

  “姐姐在这里等你,哪也不去。”

  多吉点点头,终究是同意了,小声的应了:“好。”

  覃四儿嘴角擒着笑,摸摸他的头,站了起来轻轻的说道:“去吧。”

  看着旺姆带着两个孩子出了帐篷,她一颗剧烈跳动的心,渐渐的平静了下来,经历了大喜过后的大悲,她整个人有些虚脱和恍惚,高山感觉到她有些摇晃的身子,三步并作两步的移了过去,紧紧的将她搂在怀里。

  “怎么了?”高山双手捧起她的脸,细细的瞧着。“哪里不舒服吗?”

  覃四儿摇摇头,疲惫的靠在他的怀里,将自身的重量全部都压在他的身上。她紧紧的闭着眼,感受这宽阔的胸膛给她带来的温暖和安定。

  两人的倒影印在帐篷上,如交颈的天鹅。

  突然,覃四儿猛的睁开了眼睛,挣脱了他的怀抱,迅猛的拽起他的胳膊。

  “你受伤了?”她在他身上闻到了越来越浓烈的血腥味。“哪里受伤了,严重吗?”

  高山被她突然的一扯,痛的龇牙咧嘴。想瞒着她,可这么长的口子,身上这么浓的血腥味,瞒也瞒不住,于是只好轻轻的点了点头。

  昏暗的灯光下,覃四儿暴跳如雷,扯开他衣袖,只见整个手臂都被染成的鲜红色。“你他妈的怎么不早说?”

  覃四儿将他扯到灯光下,掀开浸血的绷带,一层一层的剥开,她的心一阵一阵的紧揪。顿时,一股邪火窜上脑门。

  “这不是包扎过嘛!”高山自知理亏,抹了一下鼻头,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包扎过,你他妈的这也叫包扎过。”覃四儿低吼。想到他刚才就是用这只手臂抱着多吉回来的,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覃四儿沉默不语,拽着他的手臂,就往他们的小帐篷方向去。拿了面盆,取了水,小心翼翼的给他清洗伤口,整整换了三盆水,才算清洗干净了。

  高山也默默的看着她,咬着牙强忍着钻心的疼,这覃四儿哪里是在照顾病人,完全是在折磨他,那笨拙的样儿,轻一下,重一下的,只差没把他痛晕过去。可就是这一样的一个笨拙的女人,这辈子他是放不开手了。

  昏黄的灯光打在她全神贯注的脸上,比往日多了一份温柔和恬静,格外的夺人心魄,让他移不开视线。他低头,迅速的在她侧脸上轻吻了一下,然后笑意浓浓的看着她。

  覃四儿看着他风轻云淡的脸,心里堵得慌。她都快担心死了,他还有心情想那些花花肠子,一下子将手上的消毒液给他砸了过去,高山倒吸了一口凉气。

  “痛。”高山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眼巴巴的望着她。

  他还卖起乖来了。

  “你还知道痛?”覃四儿低吼。“这么长这么深的口子,你是不是预备把这手整残了?”

  “那哪能呢,这不是一路上条件不允许嘛。”高山单手将她往怀里搂,一脸的讨好。“知道你不会不管我的,这不是乖乖的让你包扎嘛!”

  “自己包。”覃四儿推开他,拿了药和绷带砸在他的身上,然后转身出了帐篷。

  那长达三十厘米的刀口,定是被一把锋利的刀给割破的,刀口整齐,没用十层的力,也用了八层,整只手臂只能用血肉模糊来形容,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了,两边翻飞的肉已经成红赫色,却还在冒着丝丝的血珠子,她怎能心平气和的和他谈笑调情。

  她心痛得无法呼吸,全身发颤,她再也看不下去了,她迫切的需要冷空气来平复一下她紧张的心情,她只好当了逃兵。

  高山望着帘子外那个一直仰着脖子的女人,倔强的她不想在他的面前掉眼泪,于是选择躲在外面,一个人慢慢疗伤。他没有急着追出去,只是沉默不语的消毒,穿针,缝合,然后包扎。

  待他痛的脸色有些苍白,却见她泪眼婆娑的站在帘子外愣愣的看着他。他的心突突直跳。

  他向她招招手,待她一靠近,他迅猛的一掌将她拽入到怀里,单手将她固定,一双眼炽烈的凝视着她。

  “别哭,四儿。”高山轻啄了一下她的眼角。

  覃四儿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将热泪抛洒到他的脖子里。他低头吻去她的眼角的泪珠,可是那些晶莹剔透的泪珠像断线的珍珠,不停的往下滑,止也止不住。

  “别哭,四儿,我会心疼的。”高山在她耳边浅浅低语。“一个好男人是不会让他的女人流泪的,你哭成了个泪人,我会自责的。”

  她单薄的身子紧紧的贴在他的怀里,是那样的契合,是那样的温暖,是那样的真实。他疯狂的吻着她,像要把她揉进骨子里,那些晦暗凶险的时刻,他也是害怕的,他还没有好好的爱她,还没有好好的宠她,他得好好的。

  她软软的挂在他的脖子上,一张小脸红彤彤的,他心尖颤,顿时间一股欲念从下腹蹿了起来,他灼热的气息喷洒到她的脸上,让她红了脸,软玉在怀,理智被抛到九霄云外,他低头滚烫的唇落在了她的额上,眉上,鼻上,唇上,颈子上。

  两颗颤抖的心紧紧的贴在一起,彼此寻找着温暖,如干柴遇见了星火,燃起了熊熊的烈火。

  高山胡乱的解开了她的冲锋衣,又扯了抓绒的底衫,大掌伸进了她的腰,滚烫的掌心,慢慢向上,所到之处,皆起了化学反应,她整个人在他的怀里颤抖。

  “不行,你手上还有伤。”覃四儿理智有丝毫的回笼。

  “让你在上面。”高山喘着粗气低语,继续攻城略地。

  “不行,待会旺姆要带着多吉过来。”她有所顾忌。

  “旺姆带着多吉去了大帐篷。”高山低笑。

  他俩刚搂抱在一起,旺姆就带着多吉过来了,可是看到帐篷里的情景,立马蒙着多吉的眼睛,迅速的折返了。

  终于,在这一刻覃四儿明白,高山是蓄谋的,存心的。

  “高山,你欠收拾。”覃四儿捶他。

  “是,我欠收拾,今天给你机会好好的收拾。”他在她的耳边低语。

  他进,她退,这一场立场力量的角逐,女人注定要弃械投降,待刺骨的痛传至她的四肢百骸,她猛地一口咬上他的肩膀,狠狠的咬住,无论他怎样哄,都不松口。

  如果,如果。

  如果时间能够逆转,他在雪地里绝对不会说那句话。

  这个女人竟然还要给他多少惊喜?

  “四儿,是你先惹我的,这辈子,我不会让你从我身边逃走的。”

081 这辈子我不会让你逃走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