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84 一切修行的根源皆为修心

  整个寺庙依山而建,碉房随着山势坡度起伏而立,错落有致,虽然只有几座,小巧而又精致,丝毫不减它的庄重和肃穆。寺庙坐落在雪山,久经风雪的侵袭,外墙已有斑驳的痕迹,岁月的年轮在它的身上烙下了深深的痕迹。寺庙的外墙是砖石砌成的,墙上有方形的小窗,整个墙顶被刷成褚红色,顶的四角供奉着不同的宝幢。大殿门口悬着黑色的佛幡,风拂过猎猎作响。下面竖着一排鎏金的转经筒,筒架年久失色,泛着斑驳的痕迹。

  高山卸下背包,脱下帽子,取下护目镜,一路磕长头叩拜至大殿。殿内只有一个绛红色的小沙弥,正在仔细的擦拭着小金佛。

  殿内香雾缭绕,空气中弥漫的淡淡的香火味。大殿内竖立着巨大的方柱,整个大殿内为木式结构,方柱上雕刻着复杂的纹饰,有莲、有佛、有兽,还有祥云,色彩艳丽,十分的鲜明;整个内壁也是鲜艳夺目,皆用绚丽多彩的矿石为颜料,上面描绘的丰富多彩的宗教故事,久经不褪色。殿堂内悬挂着佛幡,中央供奉着一尊鎏金释迦牟尼像,另外一侧还供奉着许多小佛像。

  高山双手合十,缓缓靠了过去。“扎西德勒。”

  小僧弥没有想到有人,吓了一跳,立马转身盯着高山。

  “扎西德勒。”

  “请问,旺堆活佛是在这里修行吗?”高山拿出一张A4纸般大小的一张精美的唐卡,双手递给小僧弥。小僧弥接过,脸上大喜,如获珍宝。

  “这是师傅话画的唐卡,怎么会在你的手上?”

  “这唐卡是我外公的遗物,在家里供奉了快十年了。”见小僧弥这般激动,高山会心一笑,他知道他是找对了地方了。

  “这唐卡我还是五六岁的时候见过,我前些年还寻过,就是没寻到,原来师傅将它送人了。”小僧弥小心翼翼的捧着它端详了一阵,心里皆是崇拜之情。小僧弥将唐卡奉还给了高山,一脸愁容的道:“山下有牧民生了病,师傅上山采药去了,最快也要落日时分才能回来,如果落日时分还没回来,就得等到明天了,你请到后面的碉楼住上,师傅回了我再请你出来。”

  “谢谢。”高山道了谢,去殿外取了背包跟着小僧弥去了一旁的碉楼。一路上遇见了两个小僧弥正在砍柴火,因为个子小,砍得非常的费力,那小的一个比多吉大不了多少。

  房里很简洁,门口悬着一块布帆,里面一张床,一张卡垫,一张矮几,矮几前面是一坐榻,矮几上摆放了一盏酥油灯。

  “庙里很久没有香客来过,客房条件艰巨,万望克服。”小僧弥一脸的歉意。

  “我们行走在风雪里,风餐露宿惯了,能够遮风避雨,已是十分温暖了。”

  小僧弥还忙于大殿的卫生活计,稍站了片刻就辞别了高山而去。高山稍作整理,然后就下了碉楼,他准备去给小僧弥们帮忙。

  “扎西德勒。”高山一脸挂满了笑容。小僧弥累得满头大汗正在地上打坐休息,看到生人,他们都很吃惊,面面相觑之后,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双双道了声:“扎西德勒”。

  “我力气大,我帮你们。”高山拖下羽绒服,挽起抓绒的冲锋衣,大步朝他们走过去了。

  “谢谢。”其中稍大的一点的小僧弥抹去额头上的汗珠,立马摇头。“师傅说,砍柴也是一种修行。”

  “是的,砍柴也是一种修行。但是,乐于助人也是一种修行。”高山耐心的给他们开导,可两个小僧弥还是不为所动。

  “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好不好?”高山上前,坐在了他们的前面。两个小僧弥相视一笑,随即点头。

  “从前山上住了一个屠夫和一个喇嘛,屠夫为了生计每天都要猎杀鹿子,屠户猎来的鹿子自己留一半,给山上的喇叭送去一半,日复一日,从不间断,山上的鹿子被猎完了,只有到更高的山上去,屠户学会的飞行,从这座山头飞到那座山头,打回的鹿子仍然要给喇叭送去,后来屠户得道成了佛,喇叭觉得屠户罪孽深重,屠户能飞,他也能飞,他想从这座山飞去另一座山,可他却掉到了山崖摔死了。”

  “你说的一颗心最重要。”稍大一点的小僧弥一语点中核心。

  “是的,你说得很对,修行就是休修心,这也是佛主给我们的启示。如今,我带来一颗虔诚的心,希望通过我的一点微薄的力量来帮助你们。”

  两个小僧弥被高山的话打动了,对视一眼之后,点头同意了。高山心中一喜,欢快的拿起斧头,就开始大刀阔斧的干活,劈了柴火,高山又帮他们挑满了水,炒了青稞,磨了几十斤青面放着,最后,还跟着他们一起将大殿中所有的金佛都擦拭了一遍。

  高山在寺里整整等了活佛一天,心里想的念的全是覃四儿,她担心那群人趁他不在的时候对他们下手,那群人绝对算得上江湖恶棍,如果他们要趁机报复,他离开的这段时间是最好的机会。他有些后悔,将她和多吉留在了乡里。下午的时候,他试图给她联系,可是手机没有一点信号,最后只能作罢,只有跪拜在佛前,不停的祈祷。

  夕阳的余晖洒满整座雪山,形成了日照金山的壮美景观。高山站在殿门等待活佛,可是等到满天的星斗还是不见活佛的踪迹,殿内燃起小小的酥油灯,昏暗的灯光将大殿的一切照得影影绰绰。

  三个小僧弥在蒲团上打坐,伴随着经筒的转动声,开始诵经,郎朗的经声中还带着几许的稚嫩,就是这稚嫩的声音却带给了他短暂的平静和安宁。

  “师傅。”突然最小的小僧弥开心的叫了一声,掀起绛紫的僧袍就冲了出去。“师傅,师傅。”

  “尼玛,小心台阶。”堆旺活佛背着布袋,慈眉善眼的迎了过去,将小尼玛抱了起来。

  “师傅。”

  “师傅。”这时候,打坐的其他两个小僧弥也站起来,迎了出去。

  “多嘎,杰布。”旺堆活佛拍拍两个大孩子的肩膀。这时,高山才知道,今天在大殿迎接他的是多嘎,在后院砍柴的杰布和尼玛。

  “师傅,您的唐卡回来了。”多嘎一脸的欣喜,多嘎指了指站在蒲团前的高山。

  “唐卡?”旺堆活佛一愣。

  “就是师傅您十多年画的释迦牟尼佛主树下静悟图啊!”多嘎激动的说着,指了指殿内的高山。

  顿时旺堆活佛一脸的震惊,疾步跨进了大殿,目不转定的盯着高山。

  “扎西德勒,旺堆活佛。”高山双手合十,移步微微上前一拜。

  “你是苏忠的孩子?”旺堆说的是疑问似的肯定句。

  “是的,苏忠是我的外公。”

  旺堆将采药的布袋递给了多嘎,嘱咐他好生收着,明早送下山去,然后带着高山来到佛前坐下。“这大殿的释迦牟尼佛的金身还是他捐赠的,这么些年来,年年都来给佛像度金身,我们都很感激他。”旺堆活佛热泪盈眶,充满感激。

  “前些年,每逢藏历新年前后,他都来,这两年来也不见他,替他来的是一个中年男人,每次都说他一切都好。”旺堆的神情有些凝重,冥冥之中,他好像已经猜到了什么。

  “这两年,他可好?”

  “外公去年走了,走的时候很安详,他在弥留之际,一直念叨着活佛您,念叨着佛主。”

  听到这里,旺堆活佛的眼睛湿润了,口里颂着超度的经文,着杰布点上了一盏长明灯,之后就不在言语,他们知道,他们的师傅正伤心着,也跟着在一旁诵经。

  “先生,请随我去休息吧,师傅今夜恐要颂念一夜的经文。”多嘎提了一盏酥油灯走了过来,静待着。

  活佛朝他摆摆手,口里的诵经声越发的凄凉。

084 一切修行的根源皆为修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