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血漫太古

  太古草原之上,芳草巍巍而动,这是新飞飞出世以来第一次发生的血战。

  不同于老飞飞的网游程序,过一段时间地上的战斗痕迹就会被刷新,现在的新飞飞为了完全模拟现实,被砍伤流的血会被这片土地一点点吸收,战斗造成的痕迹也需要时间来慢慢消除。

  为了防止尸体堆积把一个童话游戏变成恐怖游戏,这才设定的血条清零后尸体会化成白光消失。

  在太古草原最北边的雪溶洞附近,上千人加入了这场战斗,里面包含了十几个家族,一片片红色渐渐蔓延开来,火力交接处更是不乏白光阵阵闪起。

  是什么导致了这场大规模血战?刚开始是因为月芽儿凑巧拿到的稀有材料,再之后则是为了灭杀BOSS那支精英队伍身上的装备,一批又一批的人觉得自己就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里的黄雀,无组织的冲锋抢夺最终只是徒增几分血色。

  而家族之间、个人之间的仇恨因为这场血战快速堆积起来,成为日后所谓的“敌对”,这也是游戏公司非常乐意看到的。

  在血战边上一颗大树树冠里,叶零寂六人也在详细的规划如何“拾荒”。首先目标很明确,只抢法师、骑士、祭祀、修道士、战士、牧师的装备,其次必须要拾好的装备,最后则必须足够的乱,让对方自己人来不及拾取。

  “援护的距离和冲锋的距离是一样的,都属于中场距离,而祭祀的灌气也只是稍稍长一点,因此在落地瞬间必须保证在3米范围内行动,如果超出这个范围则不能轻易进入战斗,保证自己躲开技能,拾了装备立马上滑板,这样月芽儿可以在半空中拉回来。”叶零寂在树枝上勾勾画画的,看的月芽儿一阵迷糊。

  “还是让我姐计算吧,你这画的都什么东西啊,我要吐了,你让我干嘛我就干嘛。”月芽儿靠在旁边树干上不看了。

  叶零寂鄙视:“这叫勾股定理,初中怎么学的,你以为在下面跑一米,就等于你和目标的距离少一米么。”

  “切。”月芽儿挥了挥巨大的拳套,表示很不屑。

  距离问题很快就计算好了,底下已经渐渐开始浮现越来越多的“拾荒者”,一种是不要命的往里冲,能捡到就是赚的心态,这部分大多是战士、骑士等,凭借着血量厚,回血多,有冲锋技能就往里冲,不论能否捡到,注定是有去无回。

  另一部分则以刺客为主,凭借隐身的机动性,使用疾奔快速突入战场,捡取到装备后再快速脱离,不过这部分往往会死于周边的群攻,运气稍好可以接近团体中间,不过下一秒就会被射成筛子。

  “这一波直接给我打穿他们!”月枫大喊一声,旁边两三百名同一阵营联盟的听到后也都应了一声,所有骑士都开启的荣耀圣盾,而霸世无双家族的四十多人全体泛起了金色光芒,顿时成为全场的焦点——荣耀壁垒!

  荣耀壁垒:提升团队所有成员减伤效果10%,每5秒产生一层免疫下次伤害的效果,持续12秒。

  毫无疑问,在团战中的荣耀壁垒是一个逆天性的辅助技能,尤其是对于脆皮来说,本来就很少受到伤害,而三次免伤效果大大的增强了他们的生存空间。

  这个技能本应是高级骑士才可以学习的,而现在一定又是一把带有高级技能的装备!

  这波攻击在有了荣耀壁垒的加成下显得尤为猛烈,三四百人如同钢铁战车碾压向情义一边,柳青作为情义一边的高级指挥,直接被秒杀,紧接着还未等有反应,白光已经像菊花一样散开在整场之中。

  “就是现在!”叶零寂在队伍里打字。

  流光立刻援护军旗,军旗没了心结也不含糊,不上滑板,直接纵空一跃,乱战中的玩家根本发现不了从天而降的一个战士,而军旗在即将落地时也对准一个风雨的牧师使用了一个短距离位移效果的技能,怒斧贯穿。

  即使军旗伤害再高,对于团队中心的牧师也仅仅造成了四分之一的伤害。

  军旗目标并不是这个牧师,因为队伍里叶零寂已经发了一个坐标和方位,是几个残血玩家的位置,军旗冲锋!

  直接秒杀一个刺客,下一秒又用出摘星,清空这一圈四五个残血玩家,捡起来飞出来的三件装备,朝着叶零寂发的下一个坐标用出大招,怒斧影裂!

  怒斧影裂:对目标附近所有玩家附加一个影裂状态移动速度降低40%,并在5秒后造成三次高额伤害。

  这个时候风雨旁边才有人反应过来有人已经打入到内部专门为了拾取装备的,靠后排的法师弓手直接开始吟唱、射箭。

  旁边的战士也适时的把刚冷却好的冲锋给了军旗,军旗身上的援护起了效果,免疫一次攻击和效果。

  军旗看了一眼后面飞来的箭矢,直接向前铺向一个刺客身上,刺客的力量根本扛不住战士的一击,直接被推到地上,但左右手也敏锐的递出来两柄泛起绿光的尖刃,军旗毫不含糊两手一分把双刃拍开,再一合力按在刺客脖子下面的位置。

  感受身下疯狂的挣扎,军旗这才正眼打量了一下这刺客,原来是个妹子……军旗稍稍尴尬了一下,低声说道对不起,然后起身又一个贯穿打在冲来的骑士身上,这妹子脸上就多了一个脚印……

  5秒到,如同判官下了生死判一般,呼啦啦的七八道白光闪了出来,军旗也没看清飞快的拾起来几件装备,在队伍里打个“1”。

  月芽儿轻轻一跳,跳到靠下的树干上,退队,一个灌气打在军旗身上,军旗仿佛胸口挨了一记重击,盔甲上隐隐有一个拳头标记,下一刻就仿佛使用了冲锋一般被拉回到树上。

  这时一道虚影从军旗身后冒出,双手诡异的一弯,就仿佛没有肘关节的角度掣肘一样按向军旗的脖子。叶零寂反应最快,脚下冰霜涌动,立马释放出一个冰霜环。

  “有人跟上来了!”月芽儿惊叫。

  “是刺客迷失,刚刚恰巧被带上来了。”月枝儿很快想到一种可能。

  轮舞迷失:刺客核心技能,隐身状态下使用可以眩晕目标,非隐身状态下使用可以迷失目标。

  轮舞迷失效果是从敌人背后穿刺到前方,而在穿刺的途中有个短暂的位移效果,刚刚月芽儿的绝对领域把军旗拉上来时,这个刺客的迷失正好也卡在这个间隙之中,因此顺势把他也带了上来。在锦标赛里,刺客的基本功就是要做到“如影随形”,无论是法师的瞬移还是弓手的金蝉脱壳,都无法逃脱刺客的双刃,这才是刺客巅峰操作的精髓。

  “嘿!”军旗大喝一声,反手就要扣住这刺客抓来的双手,不想原本伸出的双手诡异的消失了!肩部就像没有惯性一样顶住军旗的背部。

  下一刻,军旗就如同炮弹一样被摔倒在树干上,震的整个树干都在颤抖。

  “军体拳啊?左腿受伤了吧?那就不适合用军体拳了,改练推拳吧。”这刺客拍了拍手淡淡笑道。

  “你……你谁啊。”叶零寂有点不淡定了,虽然叶零寂可以轻轻松松把军旗满血打倒,但是一点都不敢跟军旗玩肉搏战。

  之前在影坠深渊门口军旗的语气招惹到两个同职业战士,两个战士嘴里不干净开始喷军旗,结果不到三十秒就被打趴下了,对,是打趴下,没有打死。

  一拳又一拳,拳拳到肉的击打在他们脸上,还偏偏都是普通攻击造成不了太高伤害。最后俩战士脸肿的像包子一样从头到尾被按在地上狂揍,最终化成两道白光。

  现在军旗就仿佛一个小学生一样,随随便便就被一个……刺客?给轻易撂倒了。

  要知道军旗可是战士,全力路线的战士,一身装备力量加成足以达到这个刺客的三倍以上。

  “我?我叫死亡凝视,你们好。”刺客彬彬有礼,还微微弯腰行了一个礼。

  “好个屁!”月芽儿隔空就是一个灌气打了过来,死亡凝视微微看着月芽儿挥舞的方向轻轻一侧,躲过这一击,笑道:“小妹妹,偷袭可不是好事情,而且你这抬手动作也太大了点,生怕我看不出来吗?”

  “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虽然你身手不一般,不过我们这里可是有六个人。”叶零寂冷静的说道,哪怕这刺客再近战无敌,他也只是个刺客!

  拉开了距离,仍然完全克制!

  “呵呵,我就是看这位兄弟刚刚在下面虎虎生风的,一时技痒便想来切磋一番,可惜刚刚才发现兄弟的左腿有病,那倒是我胜之不武了。”死亡凝视面色郁闷的说道。

  “没关系,再来。”军旗一个翻身稳稳的又立在树干上,依然面无表情。

  军旗把斧子给收了回去,右拳直接挥出去,死亡凝视也把匕首收了回去,只是用左手轻轻一磕军旗挥来拳头的右腕,反手扣住。

  军旗也不挣扎,顺势就往回一拽,同时左腿飞踹出去,好像在证明自己的左腿并没有病。死亡凝视叹了口气,把手一松,身躯不进反退,快速180度扭转身躯贴近军旗,用肘关节攻向军旗的脖子。

  军旗条件反射用左手去拍死亡凝视时,发现不知何时死亡凝视的右手正做一个爪的动作虚按在军旗左手动作轨迹上。

  条件反射的后果就是不能及时收手,左手被死亡凝视死死扣住,脖子立即遭到肘关节的一记重击。

  这次比刚才震动还大,整个树干都在颤抖……军旗又被撩翻了。

  这一次比上一次还要惨,刚刚一瞬间两人交手多次叶零寂他们感觉就像眼花了一般,感觉死亡凝视扭个身靠近军旗,不知道怎么一翻手就把军旗撩翻。

  “我都说了你左腿有病,还是不要动左腿了,虽然是游戏,万一你现实里习惯性的一动把伤口震裂了就不好了。”死亡凝视说道:“你的军体拳蛮成熟的,里面透露着杀伐的味道,看来你上过战场。”

  军旗拉着流光的胳膊,站了起来,闷闷不响,扫了一眼周围的几个人,才缓缓说道:“我是上过战场,在保卫中国边境海域时收到小日本的流弹打中左腿……我不是左腿有病,所以不用担心游戏的使用会让我产生现实依赖感。”

  死亡凝视一楞,眉头皱了起来:“不可能啊,我……”

  军旗垂下头:“我没有左腿了。”

  …………

  树干上一下就安静下来,流光把死亡凝视拉进队伍里,这位高手虽然身手不凡,但是一身装备真是惨不忍睹。叶零寂扫了一眼就知道他带的都是混搭型的装备,帽子是法师的,鞋子是祭祀的,衣服是弓手的……全身上下好像就武器没错是两把匕首。

  “你这装备都怎么搭的啊,这些装备属性很多是加智力的你又不需要,你是觉得自己智商不够吗?”月芽儿呲牙嘲笑。

  “帽子,是因为这个形状我比较喜欢。”死亡凝视给出一个让人吐血的答案,你丫又不是妹子,就算妹子也不会混搭这种属性完全不搭的装备。

  “其他的嘛,力量加的比较多!衣服是因为比较简洁不会影响出招。”死亡凝视继续说明自己选择装备是很有目的性的。只有弓手的衣服设计的是贴身型,其他职业有那么一点点的挡住腿或者是完全的下摆长袍。

  几人再次吐血,反倒是军旗打破了沉默:“那这么说你对搏击术很有研究,调整的力量和敏捷都是为了发挥自身实力?”

  死亡凝视点了点头:“没错,我就是武学家,从小习武。我们所习之武都是以击杀对手为目的,并不是现在市面上什么跆拳道啊柔道之类的花架子,因此很难检验效果。本来也想过从军杀敌什么的,但现在时代变了,老一辈死活不同意我们出来历练,说拳脚功夫再快也快不过一颗小子弹。”

  军旗深以为然,他的部队曾经来过一位武学家,十几个虎背熊腰的军人被这个武学家全部击倒,甚至还有几个直接骨折,重伤。不过后来这个武学家在荷枪实弹的使用上就表现的如同一个新手。

  他可以用飞刀、飞针轻易的击破几十米外的瓶盖,却无法用手枪打中百米外的靶子。

  这样的话别说一个武术家了,哪怕是一百个,都贴近不了现代化军人的火力线。

  听着这对话,叶零寂几人的脑洞很快就开到了在一个深山密林里……有一群苦修的人,天天习武,与世隔绝……

  在这种环境下还能玩模拟现实游戏,实在是太不容易了,一个个露出肃然起敬的表情看着死亡凝视。

  死亡凝视看着投来的目光一愣,赶紧摆摆手:“你们别想了啊,这些武术是不传外人的,如果人人都能学,对社会造成危害也挺大的。”

  “谁要学你武术啊!”几个抱着电脑过日子的内心吐槽。

  月枝儿好奇:“什么社会危害?”

  死亡凝视握拳:“贴身无敌!”

  …………

  你丫无敌还在这拾荒!

第七章 血漫太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