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审判者奥斯安

  “我记得看门的是两个弓手NPC,会标记,会穿杨猎杀,好像还有一个110怪物,是战士型的,伤害特别高。”叶零寂回忆了一下老飞飞里面厄比斯怪物分布。

  110怪物意思是按照系统设定的路线自动巡逻的怪物,同时仇恨敏锐度非常高,附近哪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把它吸引过去。

  “标记后的猎杀非常疼,标记是增加15%受伤程度,猎杀的暴击率很高。”流光补充道。

  在前世这是一个被打烂了的副本,如今却不得不重视每一个细节。

  “一会儿军旗你把一只弓手怪拉到最左边,那里的山有个小坑,可以容纳一个人陷进去,你单挑嘲讽一个弓手怪,就立马钻进去,弓手会因为他的箭会射不到你而跑到你旁边,到时候你肯定可以压制他限制他拉弓的空间。”

  军旗点点头,先往那边跑做准备。

  “其他人等流光先上,稳定住仇恨以后,我说打再开始输出,道法之把恢复术挂给军旗。流光把牺牲和冲刺留给110。”

  “好的。”流光点点头,直接跑到怪前面一个裁决打出去开怪,两只弓手怪立即看向流光开始拉弓,军旗在远处勾了勾手指,其中一个弓手怪不得不把弓放下,重新瞄准军旗的时候发现目标消失了,只好跑过去查看。

  流光这边已经一个盾击加华光把这个弓手怪的仇恨稳稳的固定在自己头上。

  “打吧。”叶零寂说道。

  道法之先远远给军旗扔了一个回春咒,这才开始一点一点给这只弓手丢技能。月枝儿压力更小,甚至还可以抽空电几下弓手。因为军旗那边几乎不掉血!

  是的,在模拟现实下,弓手想要击中对方必须射的中才行,更弓手的力量怎么可能和战士比。因此弓手NPC胳膊还没抬起来就被军旗敲歪了,而军旗趁他病要他命一顿拳打脚踢,欺负的NPC都快哭出来了。

  四人集火的这只弓手很快就掉到半血以下,期间的穿杨标记造成伤害程度加深的状态也被月枝儿秒清洁。至于穿杨猎杀技能也只能打掉流光三分之一的血,两下就被月枝儿回满。

  “是谁,胆敢擅入厄比斯之域!”一个愤怒的声音从弯弯曲曲的峡谷后传出,几人一下就明白了这就是110!

  流光随手补了弓手一箭,快速往峡谷深处跑去,一道火红的光影一闪而过,一个穿着红色铠甲的战士迎面就是一个冲锋!

  不知是不是系统大神不作美,偏偏在流光眩晕期间,残血的弓手远远的补了一个穿杨标记,再射出一箭穿杨猎杀!

  简单的一套连击正好击中在流光的背部,背部由于没有盾牌的格挡是加额伤害,瞬间去了三分之一血。紧接着仿佛是配合无数次的组合,110NPC丢出了怒斧摘星。摘星效果是随机对8码范围内目标随机攻击5次,现在他身边只有流光,五次全中一人!

  怒斧摘星隐藏效果:五次攻击全中一人,100%几率出现物理防御降低50%效果!接下来就是一记怒斧猛攻。

  怒斧猛攻因为冷却时间只有三秒往往做为战士普攻填充技,而战士的特效是猛攻必定产生逆手回旋的一个持续流血状态,不可驱散。

  在穿杨标记和怒斧摘星的双重影响下,流光血量直接跌到警戒线20%以下,两秒的眩晕才彻底结束。

  “转火!军旗!”叶零寂看情况不妙,快步跑上前去,道法之先放了一个群控减速光环控制残血的弓手NPC,跟着叶零寂上前。

  月枝儿已经冲过去抬手给流光扔了一个治愈圣歌,超长冷却时间的最高单体治疗技能!

  这个技能直接把流光血线拉回到40%左右,这才快速把她身上标记效果给洁净了。

  军旗这时候也跑了过来,抬抬手冲着110一勾手,单挑挑衅!110这下可就苦了,接近20米的距离至少要跑十几步才能过去,而这几人怎么可能在这8秒里让他好好过去。

  不过为了加强输出,也没有减速,叶零寂脚下直接踩了一个冰霜环,8秒定身效果发挥了作用。所有火力立马转向残血的弓手NPC。

  风逆刃!爆炎符!圣剑华光!怒斧影裂!

  所有技能瞬间招呼到这个可怜NPC的头上,5秒一到,伴随着影裂伤害炸裂化为经验消失。

  剩下两只小怪,一个半血弓手和一个没有大技能的战士自然不成气候了,很快也排着队去见第一个NPC弓手了。

  “伤害真的太高了,感觉在老飞飞里,厄比斯之劫没有这么难啊。”流光皱眉说道。在老飞飞里后期就不说了,所有玩家单刷时候都巴不得把全副本的怪拉一起AOE掉。前期刚开厄比斯之劫的时候叶零寂也开荒过,同样是直接开荒的骨灰难度,怪物的伤害并没有那么高,两个技能搭配就可以打掉同水平骑士三分之一的血。

  “骑士的盾牌效果太大了,刚刚我把背后露给NPC,被打出来的全是高额攻击。刚开始的时候没有这么高的。”流光回忆了一下。

  “应该是前期大家还习惯于传统网游,盾牌只是一个加数据的装备,现在看来,如果盾牌没有挡住到来的伤害,那么就形同虚设。”道法之说道,这也是新飞飞维护内容中一条,不过只有一句简单的盾牌机制进行了改变,没有过多的注意。

  “看来以后自己制作装备还要注意装备的外型了。”月枝儿说道。

  “没错,盾牌大点的肯定可以挡住更多的部位,比如背后攻击,大盾牌可以轻易的翻到后面挡住大部分伤害,但是过大的盾牌还会影响自己的视线,制作装备虽然是靠自己设计,看来这其中也挺有难度的。”叶零寂补充道。

  “继续走吧,厄比斯之劫限时四十五分钟,我们得打快点了,一波小怪都打了几分钟。”流光看了一下旁边副本倒计时。

  “接下来是两个守着禁锢大厅的小怪,只有普通的冲撞技能和平攻,没有什么特别难的。主要问题是一定要拉出来清怪。那个典狱长是巡走型小怪,还具有精英模版,即比普通小怪要强很多,体现在属性上,还有多一些技能。但是没有BOSS强,BOSS的属性强大很多不说,技能也是独立设置的。

  如果玩家能够有和BOSS一样的技能,那就真的是强大如异域BOSS都被玩家伐的绕地球好几圈。

  “典狱长要小心了,这个怪有一种技能是溅射攻击,伤害非常高。以前副本都有秒脆皮玩家的可能,现在伤害进一步加强,一定要规避好。打法也简单,流光拉怪,军旗血辉留着,没有血辉立马撤退,其他职业最远距离输出。”叶零寂指挥着。

  “好恶心……”流光刚要冲锋的架势停了下来,拍了拍胸口:“我不行,这猪太恶心了,以前都没觉得……”

  叶零寂无语的看着流光,这个打架砍人一往直前的女汉子怎么遇到个NPC怪物就不敢上呢。

  “算了我来吧。”军旗说道,这个怪物放在虚拟现实里确实奇丑无比,明明是个人形生物,却偏偏有着一双猪鼻子,更可怕的是獠牙,上面还挂着一些风干的肉丝随风飘荡,整个嘴角都是黑乎乎的,应该是血液凝固后的颜色。

  尤其是走过去后还有一股腥臭的味道久久不散。确实难以忍受,说好的童话风格呢!这比灰太狼恐怖多了好吧!

  军旗直接冲锋上去,单挑挑衅典狱长,典狱长那人脸猪鼻还打了个响,一口不明液体从嘴里喷了出来,把军旗从头到尾淋了个透,旁边的流光看的脸都青了。

  “打吧!”叶零寂赶紧指挥着开打,军旗可不比流光一身坦克肉到没朋友的装备,军旗是纯输出流,只不过一些可以躲避的物理性攻击他会尽可能的躲避。比如典狱长右手的锁链挥舞下来,军旗轻轻往旁边一撤就完全闪避了这次攻击。

  典狱长没有什么悬念就被杀掉了,但是却用了整整2分钟。过程中不断的冲撞、践踏类技能在叶零寂几人合理的站位下并没有任何威胁。虽然只是精英模板,但是典狱长的血量却比整个厄比斯之劫的几个BOSS单体血量还要多,因此也被称为厄比斯的标尺,如果连典狱长都过不去,就说明输出不够。

  队长流光获得了一柄古朴的钥匙,名字叫禁锢之钥,而这把钥匙可以开启中间封锁大领主诺尔的牢笼。

  流光上台把钥匙插入锁槽,轻轻一扭就开了,大领主诺尔显然遭到了严酷的刑罚,全身遍布着被殴打后的痕迹,不过显得很有精神(系统的NPC就是不一样)。

  “令人惊讶!没想到你们这几个默默无闻的年轻人,居然拥有这样的勇气和力量,谢谢你们。时间不多了,必须尽快阻止卡修的疯狂行径。但我的力量被卡修所封印了,根本没有能力战斗。后面的敌人只能依靠你们自己独自面对了,而我则会返回骑士团取回圣剑来破除封印,然后尽快追上你们,与你们一起干掉卡修!在此之前,我会帮助你们打开通往复仇王座的封印之门。”大领主诺尔的声音显得浑厚又具有震慑力。

  叶零寂几人根本无心听他白话那么多,只希望他快点说完快点上路,这货根本就不帮你打任何怪,除了最后出现一下“拯救世界”,在这路上为了拯救被囚禁的黄金骑士团成员还会遇到两拨小怪袭击。

  大领主诺尔也不理这些人是否听了,径直拎着剑就开始往前冲,叶零寂几人赶紧跟上,万一大领主被秒了副本就失败了,那可就亏大了。

  “一会儿出来大部分都是法系怪,过了门以后都停下,让流光先去拉个牺牲,军旗专打法系怪,好像是倒影星术师,是蛇的形状。道法之跟着我,咱俩集火打物理系。”叶零寂简单部署了一下方案,本来就是两拨难度不高的小怪,大家也都是老手,没有必要做详细讲解。

  “好的。”几人答应。

  刚过了门,四人都停了下来,流光跟着大领主诺尔继续前行,没七八步,立马传来系统的警告声:遭到伏击!保护好大领主!

  旁边出现了一个倒影审讯官和唤魔者,流光立马一个牺牲,把几只怪强行扭了过去。军旗直接冲锋唤魔者,这是一个雪比拉模型的怪物,长相相当魅惑,衣着很是暴露,可以算得上是比基尼了。

  可惜遇到的是军旗,二话不说用冲锋技能直接一脚踹翻在地,然后大斧子就朝这法系怪头上招呼。叶零寂和道法之也不含糊,痛快的把这物理系怪给砍了。

  救了一个黄金骑士团骑士后,道了个谢谢,就说去准备一下,一会儿消灭卡修时候见……

  几人也是老手了,吐槽也都吐腻了,很快把第二波怪给清理了。这里还有个小插曲,第二波小怪里有个蛇形人首怪,你说他是美人鱼也太抬举了,你说是美杜莎简直侮辱了美杜莎的美貌,单纯就是一条蛇,长着人脸,这次不光把流光恶心住了,刚出来时正好刷新在月枝儿身后,修长的双臂直接搭在月枝儿肩膀上,嘴里的蛇信还吐了出来舔了舔月枝儿的脸。

  月枝儿当时就发出可以秒杀BOSS级别的超音波,居然把这几只小怪都吓的愣了一下!再之后几十秒月枝儿的权杖都挥舞着颤颤抖抖的,连续几个治疗术都没有扔准到流光头上。

  幸好有道法之这个辅助半治疗职业,才把流光最后一口血吊住了。

  大领主诺尔跑上前去,把封印之门开启,然后告诉叶零寂他们,他会在最后等着找机会合作干掉卡修……嗯……跑了……就这么跑了。

  而现在,才终于看到了厄比斯之劫副本里第一个BOSS,审判者奥斯安。

  奥斯安是幽暗者的模型,由于早期只是幽暗魔王手下一个小卒,经过无数位面的征战,铁与血的磨砺,终于可以独当一面,成为幽暗魔王手下一个得力干将。

  如今,他左手倚着一柄幽暗神器——审判之间,以嗜杀、残忍、果断、暴躁、冷静为本性,帮助复仇者卡修镇守着整个厄比斯的大门。

  “是谁,打扰我的沉睡。”沉重的声音从高处的王座上响起,原本落满灰尘仿佛雕像一般的巨大人物慢慢站了起来,扶着王座的把手如同看一群蝼蚁一般盯着前来的勇士。

  (这个王座可以想象成魔兽世界里的巫妖王冰封王座)

第九章 审判者奥斯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