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永歌圣殿

  道法之一脸怨念的看着四个小伙伴,用手摸了摸下巴,脸一下就更黑了。

  “放心吧,游戏是按照载入界面的外貌为本的,下线重置一下就可以了。”叶零寂拍拍道法之的肩膀安慰着。

  道法之立刻就要下线,被流光一巴掌拍背上给拍断了:“你傻啊,现在争分争秒的开荒呢,反正也没人看你,打完再说。”

  道法之恍惚了一下,觉得好像是应该先开荒副本,反正血回满了没了胡子并不影响战斗。于是背对着他的前面几人肩膀抖的更厉害了。

  “我先拉左边的怪吧,哈哈哈哈。”流光笑着就一个裁决打上去,把左边三个怪给拉了过来。这三个小怪是网游经典组合战法牧铁三角,战士上来就是一个冲锋冲到流光脸上,不过流光也不是新手,早早开了一个圣盾荣耀等着呢。

  这边叶零寂先用一个风刃打断了法师的挥手动作,如果不打断的话三秒后就会让全队无条件眩晕3秒,非常强悍的一个控制技能,简单来说就是控全屏。

  小怪牧师非常智能,在小怪战士被打到60%血以下直接丢了一个治愈圣歌加满血,而后不断的打圣光灼破,一个比较弱的魔法攻击。

  军旗看到流光拉稳了仇恨后,立马一个冲锋切到法师身上,一顿海扁。道法之和叶零寂则跟流光一块疯狂输出战士,有控制技能就全部砸到牧师头上。

  这样尽管是最佳搭配铁三角小怪组合,但是缺点就在组合二字上,一旦把他们分开单独作战就毫无特点了。

  门口的两拨小怪毫无压力就清空了,在这里经常有队伍想要硬闯进去,但事实证明除非是五个刺客隐身,否则会被控的非常酸爽,为了省那几十秒最后可能要耽误几分钟。

  开荒很多新手都以为是拼运气,其实不然,开荒最重要的是稳,稳中有进,渐渐的发现新打法的可能性或者装备硬实力不够的必然性。

  “进去吧。”流光五人拿着亡者之心通过永歌圣殿的保护门。永歌圣殿的建筑风格一下子就变了,不同于之前副本的阴森,这里有点像西方的教堂一般,整个大殿都金灿灿的。

  熟读飞飞历史就知道,卡修在投靠恐惧魔王之后把所有掠夺来的黄金珠宝放在了这座圣殿,以黄金熔铸整个大殿的框架,再以各种稀世珍宝作为点缀。不过卡修很快就发现这些名贵的珠宝会被自己的气息所腐蚀,获得强大力量的同时,卡修也成为了腐朽、沾污、衰败的代名词,在他的领域里,哪怕是一颗植物也没有。

  一进入永歌圣殿,叶零寂发现手上的亡者之心变成了黑白双色,一面为黑一面为白,联系着老飞飞的战斗机制,瞬间就明白了什么意思。

  “一会儿如果该切换神圣领域,就使用白的一面贴身上,如果是暗黑领域,就把亡者之心反过来。”叶零寂在队伍里打字道。

  这个黑白亡者之心的意思是指法琳和米诺分别属于神圣牧师和暗黑战士。神圣牧师是纯粹光明系,会自动灼烧身边一切物质,生命降低到一定程度会释放治疗术,恢复两个BOSS各自30%生命,这个技能可以被打断。而暗黑战士则会在生命达到一定程度释放审判技能,对所有非暗黑物质造成近乎秒杀的伤害。

  同时由于法琳和米诺深深相爱,一旦一方死亡,另一方攻击强度提高100%,攻击速度、吟唱速度提高100%,技能冷却缩减50%,也就是所谓的“软狂暴”。

  “这个BOSS我们得注意一下”叶零寂想了想之前玩家吐槽的BOSS机制改变,调整了一下老飞飞的攻略:“以前我们都是靠卡位把米诺拉到墙角,让他因为距离过远失去仇恨目标跑了回去,再拐回头趁机把法琳给击杀了。现在你们不知道注意到没有,BOSS的仇恨非常人格化,即不杀死不放弃,除非要脱离副本才能逃离仇恨范围。”

  这么一说才想起来,审判者奥斯安的仇恨范围好像是有点远了,最危险的第二次技能魔法球几乎是贴着墙才发现的。

  “也就是说,我们得按照规定的打法打了,就是该切换暗黑就切换暗黑,该切换光明就切换光明。其次一定要注意两者的血量要差不多保证一起死,否则软狂暴情况一秒就可以秒脆皮,三秒就可以倒T了。”

  叶零寂这倒不是夸张,这个软狂暴条件几乎是让BOSS攻击能力强了至少4倍,按照正常普通攻击一下坦克10%左右的血量来算,三秒造成的伤害确实足以让一个坦克直接被杀。

  “怎么一起打啊,这个法琳的伤害可不算低的,我记得她的大地如果不开光明亡者之心造成的伤害,我拉不回来的。”月枝儿说道。

  “光明与暗黑亡者之心他们本身还带有状态效果,光明亡者之心是增加回复量,每秒固定回复一定量的血、提升魔法抗性、降低物理抗性,这样的话我们全部围着米诺站位,军旗近距离搏杀法琳,我们先把法琳杀进半血,再打米诺,这样可以错开他们的大招技能。”叶零寂解释了一下亡者之心全部作用。

  相反的是暗黑亡者之心,可以提高物攻,提高物理抗性,降低魔法抗性。如果在伐木日常刷本状态下,是不会选择让近战攻击法琳的,因为暗黑亡者之心状态提升的物攻更适合他们。然而这是在开荒,开荒只求稳过不求冒失,叶零寂的这套打法就是最大程度的减少团队的治疗压力。

  “开怪!”叶零寂喊了一声,时间已经不算充足了,必须果断的选定方案。

  流光和军旗一左一右的冲了上去,军旗开的是光明亡者之心,勾勾手指把法琳引到了一边。流光则开启了暗黑亡者之心,直接圣剑裁决加圣剑猛袭撞到米诺身上。

  “米诺,让我们一起,干掉这些入侵者!”法琳高呼了一声,声音非常动人聆听,就像是西方小酒庄里的贵雅少女。

  “好的,我的爱人,法琳。”米诺听到爱人的声音兴奋起来,把一柄巨剑舞动的虎虎生风。米诺其实原本是一位多年征战的王子,有一天他遇到了法琳这位少女,两人很快陷入爱河。他们在一起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日子。

  正如童话里所讲的那样,当有一天,邪恶的女巫作梗帮助一位想要篡夺王位的臣子,用咒术把王子与少女所在的房屋放火烧成了灰烬,两人一同被烧死。在临死之前,法琳和米诺紧紧抱在一起,法琳问:“我们去了天堂,还做恋人好吗?”

  米诺仿佛感受不到背部被灼烧出烤肉味的疼痛,轻轻吻了一下法琳的额头:“亲爱的,我很愿意,但是我怕我没有机会了。我以前杀过太多的人,哪怕最恐怖的魔鬼也不会像我一样,我死后一定会去地狱,但我会站在地狱永远、永远深情祝福你。”

  法琳哭的很凄惨:“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不告诉我,我不想分开!”

  米诺含满泪水的眼中听到这话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亲爱的,我不敢,我怕讲出来就会失去你。”

  法琳没有再吭声,或者是大火烧坏了她原本清亮的喉咙,死死的抱住了米诺。

  后来,两人死后被附近的村民发现已经两人已经被烧的只剩漆黑的骨头,却分不清谁是谁的了,只好将他们埋藏在一起。

  无数年后,这个村子的墓地变成了一片死域毫无生机,被后人称为不眠之墓。沉睡的不眠之墓好像亮了一道光,一个充满诱惑的声音在这里响了起来:“我知道你们沉睡了很久,你们本该永久沉睡,现在,你们这些毫无脑子的鬼魂们,可否愿意跟我着我,我会让你们重生,让你们再次看到这个世界。”

  说话的人自然是卡修,卡修一双狭长带着邪恶的眸子扫视着所有散发幽幽鬼火的灵魂,最终被一对紧密连在一起的灵魂震撼了。两人手牵着手,男的英俊无双,却有着仿佛地狱出来的黑暗;女的更是俊丽漂亮,如果清晨未**的花骨朵那般清纯神圣。可他们居然一直待在了一起!

  无尽的灵魂摩擦都没有使他们的意志消沉,却让他们的实力更加强大,当卡修运用恐惧魔王之力探索他们的灵魂时,发现两人的灵魂异常纯净。

  一个是纯净的暗黑:“我深爱着天使,法琳。”

  一个是纯净的光明:“我深爱一个魔鬼,米诺。”

  再之后,便是游戏中介绍的纯洁的两人被卡修蛊惑永远封锁在了永歌圣殿里。这也是游戏公司设计里最感人的爱情故事,却让玩家杀死他们得以超生,因为,逝者安息,卡修破坏了规律干扰灵魂世界,现在需要修复。

  为了深化这个故事,这两个BOSS被设计的非常有特点,从头到尾都透露着浓浓的爱意,比如米诺挥舞巨剑看到法琳时,眼角会泛起一丝温柔的光芒。离开了法琳,眼神中却重新充满了漠视、残忍、杀戮。

  “注意打断,马上血线就到80%了。”叶零寂提醒着,其实对于老玩家来说这实在太习惯了,当法琳打算吟唱大治疗术的时候,就被三个打断技能同时命中了,副本再困难也不可能变态到每20%血让BOSS回30%的技能。

  “还有5%,就到75%大技能线了,开好自保技能,全部转换光明亡者之心。”

  75%!光明之怒!感受我的怒火吧!

  法琳这次吟唱的是一个不可打断的技能,作用是几乎秒杀整个永歌圣殿里暗黑的因素,当然不包括她的爱人米诺。

  当法琳高高举起双手开始施法时,站在米诺旁边的几个人也全部切换成了光明亡者之心,这时候米诺普通攻击砍一下流光的伤害瞬间从10%提高到了20%!

  不过流光把一直没有用到的荣耀圣盾等技能也专门留到现在使用,为月枝儿专奶提供了操作空间。

  三秒后,光明之怒从法琳高举的手中炸裂,一道强烈的光芒如果震荡波一般扫过整个永歌圣殿。

  即使叶零寂几人开了光明亡者之心,依然受到了20%的伤害,因为他们仍然算是“不纯粹光明体”。

  “道法之别输出了,把其他人血抬满,然后帮月枝儿把流光血回满,军旗不用管等他用了血辉再加他血。”叶零寂在队伍里打字。

  刚刚的圣光就像现实里的白炽光炸裂,不仅仅导致眼睛短暂失明,还影响了耳朵的灵敏度。这时候系统的聊天频道就比较靠谱了。

  月枝儿先放了一个群疗术,把法师、修道士、自己的血先抬到安全线90%以上,才开始给流光继续专心专奶,恢复术、圣光治愈一个接一个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军旗则继续展现着变态的单挑能力,一来一回之间居然没怎么受到过伤害,即使是一些魔法技能,也被他尽可能的规避掉。

  “注意半血,还有一次光明之怒。”叶零寂负责任的提示着。

  “这次抗住我们直接转火米诺吧。”流光补充。

  这次光明之怒依然没有造成什么威胁,军旗继续单挑着法琳,把她渐渐拉远了一些。而米诺这边,身边一直围着的四人突然散开,重新切换成暗黑亡者之心疯狂输出。

  米诺75%血!暗黑之怒,感受我的愤怒吧!

  这次军旗适当的开了暗黑亡者之心,血量立刻以每秒5%的速度快速掉下去。

  “下次你卡在最后一秒切换亡者之心。”叶零寂打字道。

  “哦。”军旗简单的在队伍里回着。这个退伍军人虽然手上功夫不弱,但是论打字速度真是弱到爆了。

  由于军旗暗黑亡者之心切换太早,被法琳造成持续灼烧伤害,这次被暗黑之怒额外冲击20%一下,直接掉到30%,当机立断用了血辉,恢复到75%左右,道法之小跑过来扔了一个回春咒慢慢抬血线。

  当第二次暗黑之怒的时候,军旗卡在最后零点五秒才开了亡者之心,只被灼烧了一次就又切换回光明亡者之心慢慢回血了。

  “报下BOSS生命,开荒阶段打不了软狂暴,必须拉住同时死。米诺这边48%。”

  “42。”军旗在队伍里打了俩数字。

  “集火法琳,她30%血还会释放一次治疗术,打断好,然后一直打到10%停手转火米诺。”叶零寂估算了一下如果到10%,军旗那边自己扛着就可以打到2%,这样不会浪费太多的转火输出。

  由于双BOSS机制本身过于复杂,因此在技能上没有耍太多花样,都是比较直接且单一的,因此对于叶零寂这种顶尖操作队伍来说,不留技能导致无打断技能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最后一次光明之怒释放完后,法琳的血线一口气被压到10%才停手,让军旗一个人继续单挑着法琳,其他四人转火米诺,仍然是到25%生命的一次暗黑之怒,这次应对的更加得心应手,军旗只被烫了一下就切换了回来。

  “还剩10%血。军旗报下法琳。”

  “3”。

  “米诺4%了,军旗你那边可以交爆发了。”

  “1”。

  军旗专门把爆发技能都留到了最后,此刻直接怒斧影裂,怒斧破甲,怒斧摘星,怒斧贯穿,再穿插几个怒斧猛攻,瞬间把法琳剩下的1%血给清空了。那边米诺也只有1%的血了。

  “米诺……”法琳倒下时呐呐道,游戏还特别逼真的做出法琳眼角滴下了泪水。

  “不!法琳!我要杀了你们!”米诺进入软狂暴!整个身躯顿时高大一分,全身散发着如同地狱而来的黑**纹气息逸散着,可惜还没来得急挥一剑,就被军旗一个华光补了最后一刀彻底清空血槽。

  “法琳……对不起……永别了。”米诺死后是单膝跪地右手撑剑的造型,面对着法琳。

  “咳,怎么总感觉我们跟恶人一样。”流光有点尴尬,这种狗血的剧情好像玩家成了恶人啊。

  “好有爱。”月枝儿眼睛里也泛起了泪光。

  旁边叶零寂不客气的打断道:“有什么坏的,怪只怪他们是BOSS,会出装备,瑞加国王路易是BOSS掉史诗装备砍他的玩家更多。”

  很快受到两姑娘的鄙视:“单身狗!”“活该单身一辈子!”“注孤生!”

  叶零寂鄙视的看着他们:“那地上的装备你们要不要啊?”

  “要……”两姑娘惭愧的低下头。

  “你们看!”军旗指着永歌圣殿上方,几人顺着指的方向看过去,两道虚幻的淡蓝色人影紧紧的抱在一起,慢慢的向天上飞去,哪怕是永歌圣殿辉煌的装饰依然没有挡住两人一点点穿透飞向外面。

  “大道终究轮回,两位有缘人终于走到了一起,估计在轮回里他们一定很幸福。”道法之感慨的说道,摸了摸光滑的下巴,脸色又黑了下来。

  “轮回什么啊,这是西方风格游戏!人家是天堂,跟你不是一个信仰!”叶零寂有点崩溃,这队伍到底什么鬼啊:“还能不能摸装备了!”叶零寂怒。

  “咳,激动什么嘛小胖子。”掌握摸装备大权的流光一副面对关底BOSS一样紧张的伸出邪恶的爪子……

第十二章 永歌圣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