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炸弹人

  第二十四章炸弹人

  原本复杂的需要防守四周和上面同时刷怪的压力在死亡凝视一踢一个准的帮助下压力一下就小了很多,因为被他踢中的怪物都直接落到死亡雷区里了。

  “你不当运动员真是太可惜了。”叶零寂由衷的说道,即使到现在国家男足仍然不让人省心,死亡凝视这腾空一跃再一脚踹飞,每次都精准的落在一个地方,确实是个足球运动员的好材料。

  “当不了的,我的这一踢如果踢中了人,非死即残,这就是武术家很少为外人所知的原因,我们生存的范围实在太狭窄了。哪怕是当保镖,雇主也扛不住动不动就打死个人带来的法律责任。”死亡凝视叹息道。

  如今社会枪支成为了主流武器,拳脚功夫哪怕再犀利仍然不能发挥全部威力,日本那种白痴一样的拼武士道精神也稍显落伍了。

  简单来说,既然能一枪崩了你,为什么非要跟你打个十几分钟受一顿皮肉痛苦呢?

  吵杂的声音渐渐变小,怪物也越来越少了,这时候才听到繁杂的声音里还有一个人的声音。

  “死亡凝视你大爷,流光你大爷……死亡凝视你大爷,流光你大爷……”

  “额我好像忘了把他解禁了。”流光拍了下脑门,惭愧的把团队频道里一只穿云箭的禁言给解开,瞬间频道里翻滚出一大串“死亡凝视你大爷,流光你大爷……”的文字刷屏了。

  一只穿云箭已被团长禁言。

  …………

  “咳对不起啊,刚刚你那比较好借力。”死亡凝视无比诚恳的说道。

  “就是就是,那么小气干嘛,又没受伤!”月芽儿帮着死亡凝视说话。

  一只穿云箭泪流满面:“你们听到我心碎的声音了吗,有本事你们脑袋被踩几脚试试。”

  “啊呀你好吵啊,有没有人有办法把这家伙嘴也给闭了。”流光怒。

  “杀人灭口,专业的。”死亡凝视擦了擦匕首,眼睛冒着寒光。

  “注意时间。”军旗说道。

  “嗯,不要浪费时间闹了,准备走吧。”叶零寂看了下时间,已经过去三分钟了,开荒阶段还真不能把时间想的太宽裕。

  “我已经修复好了控制台,关闭了死亡雷区的地雷感应。勇士们,继续前进吧!让我们到前面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感到了一种不安……”

  “死亡雷区里还会有一波怪物,这个不用多说,直接清理了就行,关键是主控制室大门前面会出现一些会自爆的炸弹人,伤害好像是近乎秒杀。”叶零寂也不太确定,在老飞飞里这关已经是伐木副本了,记不清具体的数据。

  “主控制室的大门被复杂的密码锁关闭了,解锁的事就交给夏尔吧。亲们需要清除机械怪物和大批的炸弹人,炸弹人非常厉害,他们会不断游走,当检测到周围特定范围内出现玩家的时候就会自爆,一定要注意避开该怪无仇恨,搜索到玩家立即在原地自爆。机械怪物每隔20秒刷新一次,连续刷新5批,共计10波怪物。”飘零雪花补充道。

  任务达人就是这点好处,无论是多么细枝末节的东西都记得下来。

  “嗯,就是雪花说的,炸弹人注意躲开,躲不开的话……引开点吧。”这句话意思明显就是躲不开就放生的意思了。

  其他几人自然没意见,如果牺牲一两个人可以通过这关,20%经验还是可以适当放弃的。

  在死亡雷区中间果然四周开始次啦次啦的响起来,出现了一堆小怪,这次死亡凝视没有再冲动,等夏尔扛了第一波冲锋和崩裂后十人才冲了上去,引得夏尔更加不满:“勇士们,黄金骑士团所战披靡的原因就是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会永不退缩,你们可要好好学习他们的精神!”

  自然又迎来一轮白眼。

  夏尔这时候已经把头扭过去继续下一关了,虽然系统赋予了NPC以丰富的情绪,但是他们的第一要义是完成任务,比如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帮助玩家通过第一关。

  通过了死亡雷区就是控制室大门,这里是一个重要的灭团点,之前该交代的已经交待了,剩下的就全看每个人的临场应变能力了。

  “咦,这里的门怎么被锁上了,我来想办法开启这个门,你们坚持住,这里的气氛有点不对劲。”夏尔快速跑到控制室大门的机关处开始修复开门机关。

  周围又开始发出嘈杂的声音,仿佛是一座巨大的钢铁工厂隆隆运转着。

  “天花板上又出现了。”流光抬剑指着上方,果然天花板管道上的物质如同刚才一般慢慢往下形成滴落状态。

  死亡凝视可惜着叹道:“可是周围没有可以借力的地方。”

  众人看向一只穿云箭,看到后者比着两根中指。

  “能借力也不行,死亡雷区已经消失了。”叶零寂说到关键点上了,刚刚之所以减轻很大一部分压力,正是因为死亡凝视一脚又一脚的把怪物都踹到死亡雷区上直接炸死,直接减少了三分之一左右的小怪。

  “那怎么办,拉着打么?”流光问道。

  “控制着打,道法之把减速力场铺好,一只穿云箭把你的冰冻陷阱卡技能放,然后死亡凝视等那些怪物把冲锋和崩裂对着流光用完后看看可以拉走几只。等死亡凝视拉走后流光再拉牺牲把剩下的怪物带走。然后军旗跟飘零雪花、月芽儿上去输出,我们远程的等你们近战仇恨圈稳定了再输出。”

  冰冻陷阱:放置一个陷阱,踩中的敌人将会被冰冻5秒,无法攻击、无法被攻击、无法移动,冷却时间30秒。

  这个陷阱就是考验一个弓手判断力的时候,什么时候该放,什么时候不该放有着很大的学问。比如对方残血了,自己一伙正把爆发技能全交出去的时候对方被冰冻,那真的是一脸懵比。

  “死亡凝视,你能拉几只怪物?如果没有冲锋和崩裂的话。”叶零寂又扭头问死亡凝视。

  “不知道,应该四五只没什么问题吧。”死亡凝视对刚刚一群小怪围殴也有了心理阴影不敢夸下海口了。

  “那行,就四只,你到时候把围殴流光的四只怪拉走。流光,记得卡好牺牲放,不然军旗和雪花上不去的。”叶零寂说道。

  “好的,准备了。”流光抬剑指着前方的怪物提醒着。

  小怪从四周管道组合成螺丝怪或者电钻、机器人之类的怪物时候,看到流光直接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冲锋!

  流光开启荣耀圣盾,并且道法之适时的加上了一个固体符增强减伤能力,月芽儿的生命之泉加上道法之回春咒、月枝儿的恢复术三个缓慢恢复效果状态,血量被冲锋加崩裂打掉的缺口立马就被补上了。

  死亡凝视身形鬼魅的从旁隐隐乎乎露了出来,在轮舞挟持了一只怪的同时右脚飞起快速点了两下又拉两只怪,然后技能公共冷却正好转完,一个毒刃又打一只,开了疾奔后飞快向后撤。

  等四个怪远离流光后,直接开启牺牲把这八九只怪物都拉到一起圣剑风轮群攻开砍。军旗和飘零雪花跟上怒斧影裂和旋风斩跟进流光的节奏。

  流光没有用圣剑裁决、盾击等技能就是在等天上的怪物落下。叶零寂也一直盯着天花板上的小怪,并不是怕他砸下来伤害有多高,而是怕刚开始没有及时建立仇恨,很有可能先攻击他们这些脆皮职业,仇恨自然就乱了,仇恨一乱基本离团灭也不远了。

  抛开四周不停涌动的机械小怪没有造成什么难度外,重点几乎都集中在了天花板上不定时落下的怪物和即将出现的炸弹人。

  “炸弹人出来了!”站在统领全局位置的月枝儿先发现了,在队伍里打字道。

  远程的叶零寂、道法之、达克吞噬立马顺着月枝儿的目光看过去,几只圆滚滚的炸弹人笨手笨脚的从其他怪堆里钻了出来,一双小眼睛溜溜转看上去还挺可爱的。

  外面是有欺骗性的,比如现在,居然没有人发现它是如何出来的!如果不是月枝儿眼尖发现混迹在普通电钻怪中间,真有可能被流光拉过来一波AOE了。

  “一只穿云箭,你拉一个计算下时间。”叶零寂派遣着,一只穿云箭没有表示任何怨言扭身就射出一箭穿杨猎杀。

  其实无论任何游戏任何团队,这种试探、开怪、控场的事情都是由射程最远的弓手来做的,这些属于本职工作,一只穿云箭在这方面还是很听话的,当然被踩脑袋不算,毕竟头上的脚印现在还没消掉呢。

  受到猎杀一击的炸弹人立马双眼一瞪,怒气蹭蹭的就转向一只穿云箭,后者也不犹豫直接往进来的路往回跑,由于炸弹人腿长不到三十厘米,很快就被一只穿云箭给拉开了距离,后者更是猥琐的一箭接一箭仿佛调戏一般射一箭回下头,法系的顿步法在他手里也是炉火纯青。

  “8秒!”一只穿云箭在团队里打字,这时候他已经跑出很远了。

  八秒,炸弹人会自动爆炸!

  这个数据相当关键,没等叶零寂吭声,达克吞噬就点了点头往边缘处走去。

  20秒后,城塞的嘈杂声更大了,又有两只隐藏着的炸弹人跟着出来,月芽儿在队伍打了个“1”,意思是她技能准备好了。

  祭祀的绝对领域是一个双向技能,如果目标有龙拳状态,则会将其拉扯到祭祀身边,反之如果没有龙拳状态,则会被推开。

  “达克吞噬九点钟,月芽儿三点钟。”叶零寂果断的指挥道。

  九点钟和三点钟意思是用时钟定位法来确定方位,这在团队作战的时候经常用到,在大规模场面较为混乱的场景里,左右会很难确定,何况很多人左右不分……

  7.5秒的时候,达克吞噬立刻使用一个白骨之盾将炸弹人远远推开,月芽儿也腾出手来释放了一个绝对领域把右边的推开。

  白骨之盾:将身边三码内所有敌人推开十五码,减少自身所受伤害40%,被推目标被减速40%持续2秒,技能冷却45秒。

  推开炸弹人以后达克吞噬才回到大团站位里,炸弹人坚持了0.5秒就炸开,算是成功度过了第二波攻势。

  这时候一只穿云箭也已经跑了回来,路上还一箭一箭射着围殴流光的怪物,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总有几箭“射歪”到流光身上……

  “别闹了,第三波怪,达克吞噬技能冷却了,流光一会儿咱俩配合一下,一只穿云箭你控制一只,最后一只……”

  “我来吧,不碍事。”死亡凝视说道。

  叶零寂本意是想让军旗冲锋第三只炸弹人,上一个减速后影裂回来,不过鉴于死亡凝视这种完全不是什么职业可以预测的人,还是莫名产生某种信任,大概是对奇迹的期望吧。

  死亡凝视非常干脆的直接开了疾奔冲上去就是一个轮舞毒刃、轮舞暗杀把炸弹人的注意力完全吸引过来。

  等到第六秒的时候突然奋起踩着炸弹人圆滚滚的头使劲一蹬,就跃到半空中,差不多高高跃起在最顶点的时候,身体诡异的一弯,一百八十度的一个转弯,直接头朝下,对准炸弹人用了一个轮舞挟持。

  轮舞挟持后炸弹人等于在半空中挂着,死亡凝视紧跟着对着还在追着自己的几个从天花板掉下来的小怪用了一个轮舞迷失。

  轮舞迷失在不隐身状态下是产生一个迷失效果而非眩晕,但是死亡凝视明显是借着这个迷失的冲劲快速回到地面,八秒一到,炸弹人在空中炸成烟花……

  地面上的死亡凝视早已脱离了十五米范围安然无恙。

  “这哥们儿是玩杂技的吧!!!”一只穿云箭惊叹道,刚刚那些动作行云流水,哪怕是他们这些玩家中最顶层的水平都觉得自己肯定做不到。

  对力量的精准判断,对方位的精准判断,对身体每个部位都有精准判断!

  剩下两只怪在叶零寂的稳妥方法下也没出什么叉子,一个被穿杨冲击射飞,一个被流光圣剑猛袭推走后援护回来。

  最后一波怪是四只小炸弹人,这次的应对反而没有那么难了,因为月芽儿的绝对领域已经冷却好了,一只穿云箭的穿杨冲击也准备好了,还有达克吞噬的白骨之盾。皆是因为死亡凝视一次漂亮的拉怪,才使得这关平稳无波的度过。

  过了这波怪,基本机械城塞算是通了,等着他们的就是法瑞蓝之役的第二关——异界门。

第二十四章 炸弹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