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再遇河马

  第三十七章再遇河马

  如果说一对一地图是一出来双方都可以看到,那么三对三就需要一点点时间往前走走才能看到对方,现在五对五地图,就需要一定时间探索了。

  叶零寂脑海里立刻勾勒了一下奥薇沙洲这附近的地势,他们所站的位置严格来说是个小岛,四面环水,只有南面通着桥。

  对手不可能出生点在水里,那么一定是南边的小村里,小村在正常状态下是一个安全区。

  现在所处的位置非常不妙!

  能够通往陆地的只有一架桥,一旦掉到水里至少叶零寂是战斗力基本降低没了,其他几人哪怕水性再好也会受到影响。

  “快,先走。”叶零寂在队伍里指挥道。

  流光心领神会的大踏步就上桥开始跑,后面四人紧紧跟着。

  “如果对手也熟悉奥维沙州,就不太可能继续往南走,一定是往北,但是对于新地图肯定陌生,不确定我们在哪里,毕竟刷新在小岛也比较另类了,如果他们左右迂回,我们就能跑到陆地上,如果他们直着走……”叶零寂分析道。

  “他们来了!”流光停下脚步,诧异的说道。

  太果断了!太自负了!

  对面五人队压根就没有停下来的打算,直接就要冲过来。

  迎头而来的骑士叶零寂和流光、月枝儿都认识,正是太古草原上想要抢回月芽儿珍惜材料的大嘴河马!

  身后几人都是生面孔,但是对于叶零寂来说隐隐约约就认出来了,因为在锦标赛中线下自然都是经常见真容,哪怕过了几年,对于他们二三十岁来说,面貌基本变化不大。

  风雨战队核心法师——鸣笛!

  风雨战队核心战士——战士向后!

  风雨战队核心牧师——蝶舞!

  风雨战队第六人巫师——行走黑暗!

  “我靠,开什么玩笑!”叶零寂无语,为什么第一场上来就会遇到风雨标准职业战队!

  “退!”

  流光眉毛一挑,还是扭头就往后退去。

  “追!”大嘴河马压根没用小队频道打字,直接吆喝道。

  “为什么退?”流光问道。

  “大嘴河马!鸣笛!战士向后!蝶舞!行走黑暗!”叶零寂把五个人名字报了出来。

  几人异口同声。

  “我靠!”一向腼腆的达克吞噬都惊呼起来,旁边月枝儿的脸一下就红了,这还是第一次爆粗口。

  军旗倒很是平静的快速后退,仿佛不知道这些人是谁一样。

  “可是这是新飞飞,不是属于他们的时代了。”

  叶零寂愣了一下,想想也是,不过在桥上打斗肯定不划算,首先对方的装备绝对比自己的要好,其次叶零寂记得大嘴河马水性非常好,这个猥琐的胖子有一次在锦标赛选手比赛后一起去海边旅游时候,抱住叶零寂直接给他扔水里了……

  “小心后面的幻羽鹿,一会儿群攻千万不要攻击到这些鹿,宁可自己多挨几下!”叶零寂说道。

  “明白!”

  短短一个小桥距离并不长,再加上风雨战队完全冲势不减的压过来,甚至身上还带着牧师神技天马行空。

  天马行空:小队内30码内友方获得30%移动速度提成,光环类技能。

  天马行空加上骑士的荣耀圣盾有多快?50%移动速度加成!

  原本铺满的炎地火、暗言风阵可以限制对方三至五秒,现在却不到两秒,连一次伤害都没跳出来,骑士大嘴河马当头就冲了上来。

  暗言波澜!

  达克吞噬先手释放了一个瞬发技能,把大嘴河马身上的荣耀护盾打掉,旁边叶零寂并没有释放炎陨星,而是选择了小冰,减速20%!

  毫无疑问大嘴河马走的是坦克骑,那么就没有必要把强大的控场技能丢给他,接下来他将扮演的就是搅屎棍效果,毕竟哪怕五人集火也不一定可以带走。

  “为什么不开荣耀壁垒呢?”叶零寂心里还是有点疑问,如果开了壁垒,对方五个人都不会受到群攻伤害就冲了过来。

  “军旗流光!”叶零寂喊道。

  军旗手一挑,挑衅!

  直接把大嘴河马拉到一旁,而流光则开启荣耀圣盾冲入火海和风阵之中,圣剑猛袭!奢侈的把这个大招当作位移技的也只有这姑娘毫不心疼了。

  “又是你!”大嘴河马喊道,眼前这个军旗战士给了他很多不好的回忆,在血战太古之中原本以为几个小散人被吓走了就没有在意,没想到几个人居然藏在树里拾荒!对于这些装备一件稀有卖个三五千的,大嘴河马还真不在乎,问题是这战士的水平也太好了!

  有个形容赵子龙的犹如无人之境就是如此了。

  每次下来都能拾取到至少十几件装备!而且还专挑稀有的捡!

  看的河马一阵阵肉疼,这个战士下来一圈卷走的可就是六七万块钱啊,几件还无所谓到时候线下把钱打给这些损失的玩家就行,这样十几件十几件的卷也是肉疼。

  河马也不是没想过上树把上面几个人打下来,甚至喊人拿斧子砍,依然没有奏效,不是因为斧子砍不动树,而是对面其他家族压过来了……

  面对大嘴河马吐沫星子乱飞,军旗依然面无表情,挥起双斧就直接砍了上去,怒斧猛攻!

  另一边流光冲进人群后,毫无意外的圣盾免疫一次效果顺便就被破了,身上立马挂满了密密麻麻的状态。

  毒咒、衰竭、寂灭、灼烧、破甲……

  如果是一般队伍,还真有可能被这一套瞬间秒掉,可惜月芽儿对于专人治疗已经炉火纯青,在这些状态上满的一瞬间就抬手给了个洁净术!

  不是菜鸟!这是对面四人的反应。

  咻!咻!

  两道划破空气的声音同时响起,叶零寂已经一个瞬移冲到对方位置,而风雨核心法师鸣笛也已经来到月芽儿身边!

  锦标赛选手的意识就是如此,对于基本常识性问题根本不会犹豫。

  月芽儿虽然没有反应过来,旁边的达克吞噬也早早就猜到了,在声音响起的瞬间就推了一个白骨之盾,鸣笛还没来得急放冰霜环就被远远推开。

  叶零寂这边则是在瞬移出现的瞬间,甚至仿佛还身形还没显露出来就释放出了冰霜环!

  圈子里总有人问叶零寂那样累不累,连个瞬移你都要技能取消一下,有没有必要啊?

  这就是结果!

  战士向后、行走黑暗、蝶舞三人同时被冰霜环定身!

  蝶舞正面对着叶零寂的脸,瞬间花容失色:“你……”蝶舞明显是认出叶零寂了,毕竟这张脸对于他们来说并不陌生。

  “叶零寂!!!”旁边战士向后惊恐的想往后退,发现已经被冻住了。

  蝶舞手忙脚乱的给战士一个洁净术,战士向后居然没有冲上去砍叶零寂!

  “老赵!”蝶舞喊道。

  “啊?”战士向后一楞,这才发现自己刚刚停顿是犯了多大的错误。一点五秒够做什么?足够了!

  流光已经彻底冲到了几人中间,牺牲!

  范围内所有单位强制攻击自己8秒!

  这下没有办法了,行走黑暗被定身,还被月枝儿给了一个静默,现在完全不能做出任何攻击手段。

  战士向后只能看着自己被拉扯到眼前这个玲珑的骑士身上,至于蝶舞,一个牧师完全不能造成任何威胁。果不其然,叶零寂一个炎陨星同时砸中三个人,血量嗖的一下子降了一截,而由于站位非常分散,后面的鸣笛只能用炎陨星控制住一个达克吞噬。

  可惜哪怕是控制三秒,也被月枝儿早有准备的洁净术给清掉了。

  “集火蝶舞!”叶零寂打字道。

  “军旗能搞定么,可以的话打个1。”

  “1111111”军旗打了一串1,表示很能搞定。

  叶零寂也就放心了,想来这种靠技术就能打破职业设定的人这群家伙也没见过。毕竟在新飞飞能够打入锦标赛圈子的全是宅男宅女,不宅怎么练得出技术和意识?

  “集火蝶舞吧。”叶零寂再次指挥确认了一下。

  蝶舞的血线立马哗哗哗的就往下掉,没有学会神之庇护的牧师非常脆弱,至少这一波攻击就把她打到半血以下了。

  “河马你的血怎么掉这么快?”蝶舞问道。

  没见回应。

  “我们怎么办?”几个人往往都靠河马或者左手来指挥,现在没了指挥顿时手忙脚乱起来。

  “稳住!鸣笛你打牧师,我们几个打叶零寂,把他干掉,其他几人不足为虑。”行走黑暗说道。

  等到静默时间结束,行走黑暗直接给流光挂上一个恐惧术,直接开始给叶零寂上毒,月枝儿不顾自己被鸣笛一下又一下攻击着,先给流光一个洁净术。

  流光扭身,援护!

  援护:冲锋姿态冲向一名友方目标,使之免疫下一次受到的控制效果,并转移伤害!

  很多玩家都会质疑觉得这个技能很鸡肋,免疫一次效果有什么用?效果就是可以扭转战局!

  流光援护的目标自然是月枝儿,这样月枝儿原本应该被蝶舞静默的效果自然无效,使之挥手就用了一个治愈圣歌!

  40%血!流光的血线瞬间暴涨,刚刚行走黑暗几人的攻击便化之为无用功了。

  蝶舞自然想使用治愈圣歌,但是在叶零寂面前,她不敢用!

  因为叶零寂的风刃还没有丢出手过!

  蝶舞作为锦标赛核心选手,自然知道使用假动作,比如抬手、吟唱、挥手,可是对面是叶零寂!不是真的施法动作,叶零寂的风刃就是不出手!

  也许别人会认为叶零寂是留着风刃当作恐惧,但是只有这些曾经在锦标赛中遇到过叶零寂的人才知道,迄今为止,这个人的风刃打断率是100%!

  从未失误过,有什么比这个更可怕吗?

  “快给我加血啊!”河马怒吼道,这时候连打字都打不出来了。因为真的没有想到,平时他可以自称飞飞里前三的骑士,如今居然被一身稀有装备的骑士,甚至等级还没有自己高,按在地上打!

  没错!除了军旗下手比较有分寸,从来不抽耳光外,基本拳拳到肉。要知道死亡凝视那家伙,真的是打人还打脸啊!当然专业术语叫扣耳尖,简单说就是专门击打太阳穴。要知道太阳穴可是人体最薄弱的地方之一,稍微受到重力打击就会暴毙而亡。

  以击杀对手为目的,是为武术。以控制对手为目的,是军体拳。

  不过既然在游戏里,不可能存在真实杀伤,最多留下点心理阴影,军旗自然毫不客气的把在部队中训练的拳法加上实战中的经验用了上来,大嘴河马一身极品装备,甚至还有两件传说装备,自然非常耐打,让军旗也过足了瘾,因为从来没有人能让他痛痛快快的打一通拳了。

  “是叶零寂啊!”蝶舞打字道。

  “你先加血!”大嘴河马说道,现在他哪怕在极品装备,在暴力战士的压倒性打法下也直接跌到了40%以下。

  治愈圣歌!

  蝶舞趁着自己被围殴的一个瞬间扭过身子,做了一个假动作,仿佛要施展洁净术,突然动作一滞,扭身抬手要释放瞬发治疗治愈圣歌。

  手才刚刚抬起,蝶舞就仿佛被麻痹了一般,整个技能栏一片黑色,让她的心也仿佛瞬间跌入谷底。

  果然是叶零寂,只有叶零寂。

  为什么他就能知道自己那次放的不是假动作,不是洁净术,偏偏是真的治愈圣歌呢?

  风逆刃:立即打断目标当前施法,打断成功则禁止对方释放同类法术三秒。

  禁止牧师使用治疗,三秒时间能够做什么?在集火状态能够做什么?

  “集火!爆发!”叶零寂在团队打了四个字,同时就仿佛给蝶舞判了死刑一般,达克吞噬一直没有释放的暗言吞噬,流光已经冷却完毕的圣剑猛袭……

  三秒到,蝶舞血量就从70%被打到了20%。

  跑!这是蝶舞的第一反应,而且是不顾形象的就地打滚!

  可惜……

  “补盾击。”叶零寂早早就在小队频道里打了三个字。

  三秒刚刚结束,蝶舞眩晕……

  盾击眩晕2.5秒,带走20%血量的牧师?一点问题都没有!

  “靠!”战士向后骂了一句,从解除瞬间冲了出来,用的赫然也是怒斧影裂!

  跨级技能不止一个军旗所独有,而且叶零寂一眼就看出来战士向后手上的武器绝对也是传说级武器,这波伤害不会低!

  “集合!加血!”叶零寂指挥道。流光放弃行走黑暗,直接扭身跑到月枝儿旁边,达克吞噬和叶零寂作为远程自然也快速围了过去,刚刚战士向后的受恐惧状态接触瞬间,就掐准距离释放了怒斧影裂,正好把这四个人全部包围住。

  “救河马。”行走黑暗说道。

  由于叶零寂几人被加了影裂状态,移动速度降低了40%,完全跟不上鸣笛、行走黑暗、战士向后的移动速度,他们这个意图赫然是放弃叶零寂,先杀军旗!

第三十七章 再遇河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