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伤害注定在所难免

  2008年12月12日,是婚礼日期。日子定下来了,安泽和古峰开始给各位亲朋好友及同事下请柬。公司的同事都请了,关于给不给徐明辉请柬的问题,安泽犹豫了,她左右为难。她本不想伤害徐明辉的,可是这种伤害在所难免,而且长痛不如短痛。他给徐明辉打通了电话,“徐明辉,一会儿齐远店里见,好吗”

  “当然,好不容易美女请客,我当然要去”

  安泽到V-LOVE时,看到徐明辉已经在那里了。“安泽啊,不是我说你,你说你第一次请客还迟到,客人都到了你还没到”

  “哈哈,谁让你那么闲的,我可不像你,时间那么自由”

  说完点了好多好吃的“说好了啊,今天我请,否则绝交”安泽认真的说。因为以前每次都是徐明辉请客,根本轮不到安泽买单,而且都是徐明辉约的。而这次,她是真的认真了。

  徐明辉怕安泽生气,于是“好吧好吧,我怕你了”

  吃的还没上来之前,徐明辉好奇的问“你今天怎么想起请客了,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没有,就是想着你请那么多次了,怪不好意思的”

  徐明辉心情特别好,差不多有五六天没见安泽了吧,而且又是安泽约他,所以特别高兴。吃了好多,一桌子食物被他俩一扫而光。吃完听了会儿音乐,安泽从包里拿出了红色请柬,徐明辉看到那红色好刺眼,他终于明白了。他强颜欢笑“要结婚了啊,恭喜啊”

  “徐明辉,我希望那天你能来”安泽小心翼翼的看着徐明辉。

  “一定一定------我还有急事,我先走了,你打车回去吧,我不送你了”

  说完拿着请柬走了。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安泽心里有些难过。他是久经社会,经历了大大小小很多事情的徐明辉,他是被众多美丽性感的各种女人围绕的“金龟婿”,而这一刻,他的仓皇逃离以及颤抖的背影,却似乎是另一个人。安泽自己坐在那里好久才离去,她想了很多。

  徐明辉逃也似得上了车,在车上还是控制不住哭了起来。人这一辈子啊,难得遇到自己真心喜欢的人,可最残忍的是,遇到了却是别人的新娘。

  婚礼前三天,安泽正在上班,徐明辉打电话叫安泽下楼。她下去看到徐明辉在车上等着她,她上车后就迫不及待的问徐明辉“你怎么来了,怎么不上去”自从送完请柬,安泽再没有见到过徐明辉也没有他的电话,也不敢打过去,怕打扰他的感情。

  “婚礼准备怎么样了?”

  “都准备好了”

  “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说,我一定全力以赴”

  “没有,都挺好,这就是个形式我不在乎的,也是为了双方的父母,否则我连这个形式都不用。我是精神主义者,对物质没什么感觉。嘿嘿”

  徐明辉突然很心疼眼前的安泽,一辈子最幸福的时刻,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可在她这里,一切被说的那么风轻云淡。他知道这背后更多的是无奈和懂事。不是说越懂事的人就越委屈吗?安泽就是这样的人,她宁可委屈自己也不想让双方父母担重担,也不想古峰有心里压力,她就是这样懂事。而她不知道自己的懂事让徐明辉眼里再也容不下其他女人。

  徐明辉收起注视的目光,递给安泽一个盒子,外面包装精美,“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按自己的想法送了,希望你喜欢”

  “谢谢!不论是什么我都喜欢。”

  “好了,回去之后拆开看吧,我得走了,回公司开会去。再见”

  “再见”

  安泽望着徐明辉离去的车子,愣愣的发神,徐明辉从后视镜看到了安泽的驻足,他强迫自己不要看,否则他担心自己不会那么坚强。

  直到回家,安泽才从包里拿出了那个礼盒。

  “这是什么?”古峰凑过来。

  “是我说的那个徐明辉送给我的结婚礼物”安泽小心翼翼的说着,看向古峰,她怕他会因此生气。实际古峰确实有些在意,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在意的。

  “既然人家送你的,你就打开看看吧”古峰压制着自己的内心,宽慰安泽。

  安泽轻轻的打开盒子,是一部全新三星手机,那时候三星手机很贵的,安泽一直舍不得换手机,用的是三百多块钱的手机,徐明辉却送了她这部三星手机。要说刚才古峰压制自己的内心,还在自我欺骗,而现在他更加确信了,“徐明辉喜欢安泽”。既然送这个礼物,肯定是因为:第一,手机会一直伴随安泽,几乎不离身;第二,他很注意的观察和了解了安泽。

  “你不会生气吧?”安泽怯怯的问古峰。

  “对不起,一直以来我都没给你换部新手机,是我太粗心了。是我没有做好一个好老公,对不起!”

  “哎呀,别这样说,我很幸福,我不在乎形式,你不也拿着三四百块钱的手机吗?再说能打电话就行,要那么贵干嘛,浪费!”

  “他对你是挺好,不过你还是离他远点,从送你的礼物来看,他对你很上心,你肯定有事瞒着我”

  安泽低下头不再说话。

  许久,安泽才把徐明辉去H市接她的事都告诉了古峰,因为她不想古峰误会什么,他想告诉古峰,徐明辉是君子,不是乘人之危之人,而且那次如果没有徐明辉,安泽死的心都有了。所以,她把一切告诉了古峰。听完安泽的话,古峰很气愤,他恨他不能未危险时保护安泽,多亏徐明辉,否则他会自责一辈子的!此刻他真的挺感激徐明辉!徐明辉做到了不是一般男人能做到的事情,他对徐明辉刮目相看了。

  “没事就好,说实话我真得谢谢他”

  婚礼那天,安泽公司的同事都来了,财务部的同事也因为蔺的离开,态度和关系都缓和了不少,大家都到了。看到大家都来,安泽很开心。徐董事长也来了,她给了安泽一个大大的红包,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安泽和古峰,“祝你们幸福”。只有安泽知道,徐董事长是心疼他弟弟了。

  婚礼快开始了,安泽看到徐明辉还没有来,竟有些失望。正当他们新人要进去了,徐明辉一个人落寞的走进来,虽然只见过一次,不太记得了,但是古峰一眼就觉得他是,高高大大英俊帅气,衣装光鲜。徐明辉从进门就看到古峰和安泽了,他立刻强颜欢笑,走过去伸与古峰握手,古峰也因为徐明辉多次保护安泽让感激胜过了醋意,并报以温和友善的微笑。“恭喜恭喜!”今天的安泽穿着红色的抹胸婚纱,梳着高高的发髻,戴着王冠,妩媚动人。都说新娘是人一生中最美的时候,安泽的漂亮与美丽也被大家啧啧称赞。徐明辉尤其很心动,可他知道能如此幸运的人不是他,又何必扰佳人心烦意乱。与安泽对视了一下,便赶紧躲开了,他认为他已经伪装的很好了,他怕的眼神会出卖他。徐明辉与新郎新娘一起走进婚礼殿堂,徐家萱一眼看到了这一幕,她看出了弟弟眼中的落寞和心痛,他们徐家兄弟姐妹就他和徐明辉最亲,像亲姐弟,所以他最了解徐明辉。她有些心疼他堂弟!徐明辉坐到徐家萱旁边,徐家萱拍拍他肩膀,以示安慰。婚礼开始了,看着台上幸福的的古峰和安泽,徐明辉心里一阵阵难过,他强作镇定,可是徐家萱却是最清楚的。

  婚礼还没结束,徐明辉就悄悄离场了。他实在待不下去了,再也伪装不下去了,他给齐远打电话了,“哥们,陪我出来坐坐吧,我想喝酒”

  他们来到一个酒吧,二话没说开喝。

  “明辉,你怎么了,你这样哥们儿真有点担心你,你可很少这样的”

  “别说了,喝酒”

  齐远也不再说什么,陪着徐明辉喝酒。

  就这样一直喝一直喝,也不知道喝了多少了,齐远还行,徐明辉已经很醉了,“哥们儿,你知道吗?安泽今天结婚”

  齐远才知道了徐明辉为什么这样难过,“哥们儿知道你难过,可是你也不能糟蹋自己啊,安泽虽然不能和你在一起,可是她知道你对她的情感。你这样,她会很难过的。”

  “也许我上辈子欠了她的情债吧,不然怎么会自从遇见她我就无法爱上别人,我甚至无法接受和别的女人拥抱、接吻、触碰身体-----满脑子都是她”

  徐明辉开始哭了,不顾那么多人,不顾那种场合,趴在桌子上哭起来,齐远认识徐明辉十多年了,就没见过他落泪,今天他的泪水也让齐远真正看到了徐明辉的内心——他是真的动了心了。

  婚礼结束,安泽和古峰送走宾客,可是没有看到徐明辉,安泽有些担心。

  回到家,闹洞房的已经等待已久,安泽强打精神应付着这些场合,实际心里各种滋味,五味杂陈。

  齐远把徐明辉送回家,徐明辉还在念叨“安泽”,他心里的难过,齐远看在眼里,也难受在心里。

第八章 伤害注定在所难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