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进城

  “娃儿,路上小心点儿!包裹里娘给你放了红薯干,饿了就吃,你爹交给你的信物贴身放好,钱我给你缝在了上衣的兜里,路上有人给你吃的千万别吃,进了城一切都要忍着点儿,不要跟别人吵架,遇事多忍耐,咱不比人家城里人,咱人小式微,还有到了城里啊直接找你二叔他答应你爹的给你找活干,你可别瞎逛,我苦命的娃啊,真不想我娃出去......”

  “知道了,娘,您回吧,不用担心,到了城里第一时间就您回信,爹您快和娘回去吧,我走了。“

  王轩瘦弱单薄的身子略显孤单,但他白皙的脸上却有着一股子坚毅劲儿。

  王轩,十二岁,在家里排行老大家里还有一个妹妹,比他小五岁,从小的他向往大山外面的生活,经常缠着村里的老教书匠王三爷问山外面是什么,有没有见过海,海是什么样子,那些大官是不是跟书上说的一样,都有一个圆嘟嘟的大肚子,有没有见过腾云驾雾的神仙等等一类的问题,而老书匠则扯着胡子好一顿胡吹海侃!其实他能知道些什么事儿啊,他年轻的时候不过是给城里的大家公子哥当书童的。后来成了婚,回到了村里,倒成了村里唯一的一个识字有知识的人。由于识字懂文,在村长的邀请下王三爷成了村里唯一一个教书匠,而王轩这个名字就是老教书先生给起的。

  在这个群山包笼王家村有这么一个规矩凡是男孩到了十二岁都必须出外谋生,至少三年后才能回家。而今年王轩正好十二岁,王轩的母亲虽然不舍的自己孩子也不好阻止自己娃儿,破了这村里的规矩,毕竟村里的很多跟他一样大的小伙子都出去了,再说王轩的二叔就是小时候出去的,还在外面讨了一房媳妇,留在了河阳城里,这让村里很多人艳羡不已。

  今日,王轩终于像其他很多小伙伴一样毅然的离开家踏上了去城里谋生的路......

  中午,火辣辣的太阳,照在王轩瘦弱的小身板上,汗水浸湿了他的整个兽皮衣衫,王轩坐在树荫下,看着远方的老槐树,这棵树还真是出奇的高大,古树参天,而且四周不见一棵树木,就像一个矗立的巨人,看其样子至少也长了五六百年的样子,王轩喝着从山涧里打来的甘爽的泉水,吃着硬邦邦的红薯干,“应该快到了,父亲说看到山那边的老槐树再往前走四五里地就到了河阳城,听说河阳城是这方圆百里里最大的城,听说还有人在城里见过在天上飞的仙人。“一丝丝遐想将王轩引入九霄云端,想象着自己腾云驾雾,飞天遁地,自由自在,再也不会为吃饭谋生而发愁的日子,嘴巴下意识的咧到了脑后跟。

  临近傍晚,一座高大的城池渐渐映入眼帘,虽有些破败,青黑色的城墙绵延百里,河阳城就像一只巨兽匍匐在大地上,想到自己往后就要在这里活,不禁喜上眉头,三步并作两步,一溜小跑的进了这宏伟的城池。

  听说二叔在城里开了一家药店专门收购和贩卖药材,好像叫宝芝堂,不知道在哪里,王轩心里念叨着,到了城门口正巧看见城门边有官差,自是跑了过去,

  “这位官大哥,请问一下城里宝芝堂怎么走?”

  “宝芝堂?哼,小子第一次进城吧,拿来!”

  “啊?什么啊?”王轩不解道。

  “废话,当然是拿钱来,在这问路打听消息那都得交钱!这是规矩!有钱没?没钱赶快滚,别打扰老子,老子忙着呢”这位官差趾高气昂不屑道。

  “没,官大哥我,我没钱,不过我有红薯干,可以分给官大哥一点,”王轩羞涩的从包里取出一包红薯干。

  “红薯干!!啊呸!你他妈以为我是叫花子什么都要啊!没钱快滚!滚!!他奶奶的,一天到晚没碰到个有油水的,真他妈晦气!”话罢一脚将王轩踢到了一边的老叫花子身上。

  “哎呦!”王轩一声痛呼,捂着肚子,本来就略显病态的小脸上顿时豆大的汗珠冒了出来,王轩心里委屈至极,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干嘛要踢自己。

  “哎,孩子,第一次进城吧,告诉你千万不要和这些官差打交道,要不然吃亏的是自己啊,衣冠禽兽,官匪一家,说的就是这些人,哎,这年头哪还有我们活的地儿。哎...”

  王轩揉着揉肚子,看了看窝在墙角破兽皮堪堪包裹住的老叫花子。

  “孩子听你说你要去宝芝堂?那里我去过,那里的掌柜曾经还救过我一命呢,”老叫花子一脸追忆之色,回忆着当年的往事。

  “老爷爷你去过宝芝堂,能告诉我,路怎么走吗?我第一次来,可是我没有钱...”王轩一脸惊喜然后又有些苦涩道。

  老叫花子回过神来,哈哈到“不要钱,不要钱,咱可不能像那些官差一样,但是我肚子有点饿了,哎,人老了就耐不住饿了,”老叫花子目不转视的盯着王轩手中装红薯干的袋子,王轩机灵赶忙将手中红薯干交给老叫花子,老叫花子心中高兴,脸上也乐开了花。在吃着红薯干的同时,老叫花子倒也详细的给王轩说了去宝芝堂的路还附带着介绍了一番这城里的风光。

  原来宝芝堂还是这河阳城里数一数二的药铺,唯一能和这宝芝堂一较高下的就只有百药居和清风堂了。王乔听到这些不由得激动起来,看来自己叔叔在城里过得还不错嘛。

  临近傍晚,王轩到了宝芝堂,时天已经黑了,已经打烊关了门,王轩没地方去只好缩在门口睡了一夜,梦里王乔发现他成了宝芝堂的大掌柜穿的不再是兽皮,而是绫罗绸缎,手下几十号人任自己挥使,掌管着整个宝芝堂好不威风......”

  “咦,睡觉还在笑,梦见吃狗屎了?喂喂喂,小叫花子起来,去去去,睡一边去,别影响了我们正常营业!”一个比王乔大不了多少的伙计摸样的人催促着王乔,不耐的说道,王乔这才迷迷糊糊的从梦中醒来,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看着这个站在自己面前的比年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少年,皮肤略显黑,瘦瘦的,一双小眼精光闪烁,一看就知道是一个精明的人。

  “我才不是叫花子,我叫王轩,我来这里找我叔叔,我叔叔是这里的管家,我娘说我叔叔会给我安排活干。”王轩理直气壮的说道。

  “你叔叔?是这里的管家?我还说我叔叔是这宝芝堂的大东家呢。”打杂伙计毫不客气的一脸鄙视道。

  “我叔叔叫王铁成是这里的管家。”王轩清了清嗓门略显自豪的说道。

  “王铁成?你说王管家是你叔叔!!!”打杂的小伙计一愣,有点不信的说道。

  “当然是我叔叔,我骗你干嘛,”王轩有点郁闷,这城里人怎么都不太对劲,看城门的像凶狗,老叫花子虽然不错,但也忒能吃了,三包红薯干全给干没了,这个黑猴子也真是,鼻子都朝天出气儿了。

  “李小山叫你去开门,你在门口干嘛呢?喝风呐?还不管快过来打扫药店,小心我扣你这个月的月钱”一个身穿长衫的中年人从药店走了出来,对李小山道,“王管家,王管家您莫生气,您听小的说,这有一个小乞丐说是您侄子”李小山谄媚说道,“我侄子?我哪里来的侄子?“王铁成看了看站门口的王轩,

  “管家您这里敲,我也不信是您侄子,他穿的破破烂烂,打实了就是一个小叫花子,估计就是想混顿饭吃”李小山引着王铁成来到门前。

  “小叫花子,快起来,我们王大管家来了,抬起你的屁股,还不快给行礼”李小山忙说道

  王轩听言,抬起头,脏乱的脸上掩饰不住那抹喜意,“叔叔,我是王轩,我爹是王铁林”

  “你,你是轩娃儿?”王铁成有点吃惊的问道,王铁成自是知道家中哥哥有一孩子叫王轩,还说让他年纪到了就找自己,特意留给了家中大哥一个玉坠,看着这个十一二岁的孩子,模样跟自己大哥有六七分相似,王铁成倒也信了七分。

  王轩看了看这个长得和自己父亲有六七分相像的中年男人,“叔叔,我是王轩,父亲要我来城里投靠您,说要您会帮我在城里找活干,”边说着边掏出来父亲临走是交给他的玉坠信物,王铁成看了看玉坠道:“没错,这就是我交给你父亲的,你果然是我的好侄子,哈哈哈”王铁成惊喜声音有点颤抖,大笑着看着自己长大了的侄子,大喜的说道“好好好,往后就住我这吧,以后就在这里工作,哈哈哈。”

  王铁成在家排行老二上面有一个哥哥也就是王轩的父亲,王铁成现在虽然已经成了婚但是到现在仍然没有孩子,不是不想生而是自己媳妇肚子不争气,愣是生不出来,至今膝下无子,如今看到了自己的亲侄子怎能不高兴。

  王铁成径直领着王轩进了药店来到了后院,给王轩安排了一间厢房,说要王轩以后便住在这里,在厢房和王轩小聊一会儿之后就说让他先洗个澡,换身干净衣裳,而他自己则去柜台忙去了,说晚点再来看他,并要李小山给王轩去厨房拿点吃的。王铁成走后不久,不一会儿李小山叩来了,对王轩十分客气讨好的说道:“轩哥儿,嘿嘿,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我刚刚没有认出来您,嘿嘿,轩哥儿快看厨房里的烧鸡我给您拿来了,这个是满香楼的烧鸡,你尝尝味道怎么样。”王轩听的内心一阵无语,刚才还对自己大呼小叫呢,这变脸怎么跟变天一样。但不过一听有烧鸡,扑的从床上跳了下来,烧鸡这种东西在家只有过年才能吃得上,没想到刚到城里就吃上了,哎城里的生活就是好啊。王轩一伸手将烧鸡抓过来一边吃一边和李小山说这话,基本上从和他的他谈话中了解了这里的情况。李小山是店里的伙计,来这里有四五年了,年纪比王轩大上一岁,今年十三。还了解到这宝芝堂是修真门派青云门的世俗界药店,专门管收购药材,听说像这样的药店在大苍国还有很多,而这宝芝堂不过是大苍国河阳城的一件小店,这些药店每三年往青云山送一次药材,每个人都希望选派到自己去送药材,因为如果运气好还能被仙师看上成为仙师的弟子,那样的话这辈子就不用愁了,王轩听着不禁有些飘飘然,好似自己已经成了那些飞天遁地的仙人似的。

第一章 进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