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人鱼与诺言

  船队在鱼群的快速游荡下远去,越来越小,许久未曾感受到的自由充斥阿拜楼的心中。

  还有,紧搂着他的女孩子。

  “这些人会被安全送到陆地吧。”阿拜楼当然知道海尼亚可以,不过海尼亚一直搂着他,他心虚的不敢去看她认真的眼睛。

  “当然,这片海可是人鱼的,不是人类的。”海尼亚说完,海兽潜回水里,她趁机滑到了阿拜楼的怀里,正好一块岩石要撞到她,阿拜楼赶紧扶住她的头躲开,反而搂得更紧了。

  “你说过的话,你还记得吧。”

  阿拜楼挠了挠头,他真的很怕面对海尼亚的质问,如果可以,逃脱阿都比他是想抢一艘大船的。

  “记得,我说我要去大陆,见一见世面。”

  海尼亚生气的用双手扶住阿拜楼的脸,强迫阿拜楼看着她的眼睛。

  她的眼睛好像一颗宝石,在有一些幽暗的海中,仍然闪闪发光。

  “不是这个,你明明答应过人鱼们,不会变坏的。可是你看看现在的你,血腥味重的如同恶鬼,我能感觉到庞大的怨气在你的眼睛里。”

  “告诉我,你还是你吗……如果你不能给出让我满意的答案,我现在就带你回人鱼王国。”

  看着眼前真的很生气的海尼亚,阿拜楼实在不能保持沉默。

  我欠人鱼们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他在心中哀叹。

  “当初我应运世界的呼唤而生。海尼亚,我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该去何处。是你发现我,寻遍海洋的奇珍异宝,掺着你自己的血肉骗我吃下,让我获得了水下生活的能力。人鱼国又待我如同家人……我实在不想骗你……这次我要回到大陆,是为了复仇。”

  海尼亚沉默不语。

  “会死很多人吗?”她问。

  阿拜楼思考了一下:“会……但是绝对不是我。”

  “那就好了,海尼亚只是个傻傻的人鱼,只希望自己在意的人没事就好了。”海尼亚笑着说。

  她又滑回了后面,脸紧贴着阿拜楼的后背,感受着许久不见的温暖。

  她开口唱:

  你听,你听,大海的声音

  孤独的少年在垂钓

  从何而来,为何而去,只有他自己知道

  少年啊少年,吃下这个吧,自由的飞吧

  搏击海浪,冲破怒涛,站在云之巅~站在云之巅

  人鱼的歌声,是大陆的传说,她们用歌声为迷途的船指引正确的道路,拯救无辜落水的人,所有人都知道,世界是有人鱼的……但是没有人看见过,也许濒临死亡的人见过,大部分的人都把最后伸向自己的手当成幻觉。

  海尼亚的歌声引起了一阵回响,海底传来鲸鱼海豚的回应,然后附近又有几个人鱼用同样高昂的声音回唱:

  你听,你听,鱼儿的朋友

  亲切的少年在大笑

  为何发笑,笑从何来,鱼儿也知道

  少年啊少年,放心的走吧,鱼儿永远相信你

  打破黑暗,创造黑暗,鱼儿永相随~鱼儿永相随

  “谢谢,海尼亚,人鱼们……”阿拜楼产生了一种就这样算了,干脆回海底的冲动。

  大陆上没有我的家,但是海里有,所以我更要完成命运的召唤,这也是我对人鱼们的补偿。

  阿拜楼捏紧了海尼亚的手,暗下决心。

  “傻瓜……”海尼亚感受手上传来的决心,笑着说。

  当阿拜楼看到海岸,已经是午夜了,海尼亚已经在他的怀里半睡半醒着。

  “醒醒,快到岸上了。”阿拜楼揉了揉海尼亚的头,非常的顺滑,像是在摸顶级的丝绸。

  海尼亚伸了一个懒腰,其实人鱼在海里是相当安全的,作为大海的精灵,极少有海中生物主动攻击人鱼,一些生物还会自发的给人鱼保驾护航。

  不过也有会主动攻击人鱼的,比如被无面者扭曲的种族,娜迦。阿拜楼被人鱼认可正是因为娜迦来袭,娜迦一般都是在混沌海,很少来近海,不过也有例外。

  关于阿拜楼和人鱼,会牵扯太多以前的事儿,所以暂时不提,以后会慢慢让人知道的。

  在阿拜楼身边睡觉对于海尼亚来说,真的安心到了她自己都觉得可怕的地步,仿佛世界上所有的事阿拜楼都会替她扛下来,无论海灾魔兽,还是娜迦来袭,阿拜楼都会解决掉。

  海兽把他俩带到一个幽静的海岸线,四周有高大的岩壁挡着,所以不怕被人看见,在几公里远的地方,有一处港口,是个不大的小镇,隐隐约约透着灯光。

  阿拜楼打算陪海尼亚到黎明,在海里海尼亚不怕有人伤害,可不代表人类不会伤害她,所以到了黎明,阿拜楼就一定要让海尼亚走了。

  有些舍不得啊,他心里想。

  “好想赶紧成年啊,至少会有一双可以在陆地上行走的腿,这样我就能让你带着我去游览大陆,人鱼的社会太单调了。”

  海尼亚憧憬的眼神亮晶晶,阿拜楼看的入神,抓起一把海水洒在海尼亚的鱼尾,非常明亮,和海水一样,被月亮照的闪闪发光。

  他抚摸着海尼亚的尾巴,“会有机会的,所以我要在你来到陆地之前,给你准备最盛大的欢迎,这也是我的努力目标之一。”

  一定要安全、不会让贪婪的东西笼罩海尼亚,我要创造那样的没有歧视的世界。

  我要让人鱼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不让孱弱的她们被残忍的伤害。

  我发誓。

  快要黎明的时候,那是夜晚最暗的时刻,海尼亚问阿拜楼:“你下一步要去哪里。”

  “我的病又开始压抑不住了,所以我打算先去找星妮夫人,似乎她对灵魂病有一些研究。”

  阿拜楼顿了一下下,“顺路解决一下私人恩怨。”

  海尼亚从脖子上摘下来一个贝壳挂坠,“星妮夫人我知道,居无定所,和人鱼的关系很好,雅兰有一位成年人鱼,叫鹦鹉石,嫁给了一个侯爵,你把挂坠给她看,她一定知道星妮夫人去了哪里。”

  “那么我走了,一定要常来海边,我唱歌给你听~”海尼亚挥了挥手,头也不回的走了,倒是海兽不舍的叫了几声,才跟着海尼亚走了。

  阿拜楼知道海尼亚其实是个很坚强的孩子,不想让阿拜楼挂念她,现在可能已经在海里偷偷的流眼泪了。

  摸着还有海尼亚余温的贝壳吊坠,阿拜楼打算先去最近的港口问一下大致方位。

  当然,还缺钱,阿拜楼苦笑一声。

  

弹竖琴的鱼说
欢迎加入来自地球的魔王,群聊号码:169492897   来这里看神隐章节!

第七章 人鱼与诺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