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一无所有者与愤而向前者

  仇恨是什么?

  有人夺走了你仅有亲人,唯一的儿子,半个世纪的念想全部破灭。

  这是仇恨。

  阿拜楼杀死了娜迦,心中仍然不痛快,无法释怀。就像杀死一个野兽,而不是一个有智慧的生命,杀人和杀掉野兽,感觉是不一样的。

  偏偏杀掉娜迦,就如同杀死野兽。

  老渔夫抱着儿子的头哭了一夜,短短的发茬明显变白了,像蒙上了一层冰霜。

  老渔夫下水把儿子的断肢残块全都收集起来,勉强凑出了一个三分之一的残缺人形。

  一咬牙剖开了娜迦的肚子,又凑到了三分之一,这才符合了当地习俗的量——只有这样才能进入冥界转生,而不是掉进深渊永远受苦。

  老渔夫用自己的木船,浇上油,一把火点燃,放着儿子的骨灰,看着船慢慢顺着洋流飘远。

  眼眶红了,老渔夫又开始默默的流眼泪。

  “不好意思,佣兵,这是你的钱。”老渔夫把钱交给阿拜楼,一共是两金币两个银币,阿拜楼把钱收起来,安慰道:“节哀顺变。”

  老渔夫盯着海面,目光空洞,“你愿意听一个老头子讲故事吗?”

  “您请说。”阿拜楼认为年轻人的死和自己的大意有关系,所以对老渔夫也非常耐心,结局是因为自己的疏忽变成了悲剧,那就尽量弥补自己的错。

  “我从小就出生在这里,认识了我的妻子,她是很普通的姑娘…我很爱她,我十八岁的时候,她怀孕了,正值战争征兵,我就被领主拉去当兵,我因为水性好,又会带兵,被赏识,领主就让我做千夫长……可是你知道吗,就在我意气风发的时候……我得知一队敌兵坐船突袭了这里。就是这里,他们从这里上岸,把村民聚在一起,一个一个砍头,里面就包括我的妻子。我觉得人生灰暗无光…可是等我得知艾力克没有死,我的人生重新燃起信仰,这是我妻子留给我的礼物。”

  老渔夫长出了一口气。

  “我辞去了职务,安心当一个渔夫,就为了可以照顾艾力克长大,我希望自己可以让他远离社会的黑暗…我希望他好好的……”

  老渔夫突然激动起来,疯狂的砸着旁边的沙子,“该死该死该死,我现在才明白,没有权力没有力量,我什么都保护不了,混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该死的神,哪儿有什么神!我一无所有了。”

  老渔夫闹腾了一会儿才对阿拜楼欠身告退。

  “听一个老人的唏嘘很无聊吧。”

  阿拜楼摆摆手,“不无聊,而且,你儿子的死有我的一份责任,所以,让我献上祝福吧。”

  在老渔夫惊愕的目光中,阿拜楼吹了一声口哨。

  “你的儿子以为自己遇见了人鱼,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后果,就让我让真正的人鱼送他最后一程。”

  那艘燃烧的小船还没离开老渔夫的视线,小船附近多出了四个人影,窈窕且美丽,一出现就让大海成了一幅画。

  她们偶尔露出的鱼尾,显示她们的真实身份。

  就算没有看到人鱼们的脸,老渔夫也相信一定是美极了的,“原来世界上真的有人鱼。”

  大海送迷途的灵魂回家吧

  我们承载着一个纯洁的心灵

  幽幽冥土,心门打开

  送迷途的灵魂回家吧~

  燃烧的小船被附上一层水幕,人鱼们托着船,唱着大陆海葬的葬歌,消失在海平面。

  老渔夫发现人鱼们唱的歌,似乎真的有魔力,那艘小船上,他看到了艾力克,在向他挥手,向他微笑。

  “太美了……感谢你,佣兵,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我不会多说,艾力克的恩情,我永生难忘。”

  辞别了老渔夫,阿拜楼回到镇上,摸着兜里的两枚金币,决定给自己换一套衣服。

  现在这身衣服是从阿都比那里让海尼亚带的,经过奔波明显破破烂烂了,还要清理一下自己的仪容,无论是海草一样的头发还是胡子,都邋遢的可怕。

  阿拜楼买了一身新的衣服,适合旅行者的旅服,宽松易行动。还买了一把长匕首一把短匕首。

  这里的武器真贵,阿拜楼买了两个匕首就花了一个金币两个银币,而且匕首质量只能说勉强够用,不是劣质品也好不到哪里去。

  在旅馆里,阿拜楼对着镜子拿匕首修整自己的仪容,刮干净胡子。又剪短了头发,虽然头发还是有些长,但是束起来仍然显得非常潇洒有气质。

  叩叩叩,短暂急促的敲门声,刚打理好的阿拜楼穿好衣服,打开门,看见鱼尾还没放下的手。

  “你好,先生…不好意思,我好像敲错门了。”鱼尾尴尬的说。

  眼前的男人英俊,有着贵族一样高贵的气质,束起来的马尾整齐而且显得自信,与一般大陆人不一样的乌黑的漂亮头发和眼睛,还有嘴角淡淡的笑容,分明就是一个出身显赫的贵族嘛。

  “蠢小子,你仔细看看我是谁。”阿拜楼说。

  “你是!你居然是那个邋遢大叔?!”鱼尾摆出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的,还有找我有什么事。”

  鱼尾扭捏的说,“是佣兵公会的人告诉我的,还有,我想找你当我的老师,大叔,你很强,对吧?”

  我很强吗,阿拜楼思考了一下,我可能确实很强,不过,还远远不够,差得很多呢。

  “老师的事免谈,我不需要学生。”阿拜楼果断拒绝了鱼尾。

  鱼尾哀求说:“大叔,我知道你很强,求求你了!我自己的幼稚害死了艾力克,当我被娜迦追着毫无还手之力的时候,我就意识到自己的懦弱,我不配做一个佣兵。”他越说越激动,目光也越来越坚定,掏出他的佣兵徽章,直接顺着窗外扔了出去。

  “我要改变,为了自己。”鱼尾说。

  “说的很好,但是不必了。”阿拜楼把门关上,不再理会他,他的世界不是普通人可以理解的世界。

  只剩下鱼尾在门外喊了几声,我一定不会放弃的。

  这句话真耳熟啊,阿拜楼想起了地球的日子,很长很长,如同一场梦,他就像一个看电影的人,观看在地球里的点点滴滴,莫名伤感。

  算了,泡澡然后睡觉吧,东西已经备好了,明天就出发去下一个目的地。

  第二天吃过午饭,阿拜楼的身体和精神都好了不少,这才动身离开,两把匕首一左一右,倒不像个旅人,仿佛是个盗贼。

  刚出镇门口,阿拜楼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老渔夫穿上了保养的很好的锁甲,腰间别着一把长剑,看起来威风凛凛。

  看到了阿拜楼,老渔夫打招呼,“你要路过蓝宝石城吧?能不能带上我?”

  阿拜楼答应了老渔夫,“你把那个娜迦吃了?”阿拜楼看到老渔夫的眼睛不太对劲,有些混乱,但是很精神。

  “是的,我恨不得在她活着的时候吃了她。”

  “娜迦的肉会影响你的思维,希望你以后慎重。”

  老渔夫相信阿拜楼没有骗他,他并不怕娜迦肉的副作用,他只是觉得舒心,儿子的仇用这种方式报复,真令人畅快。

  “我打算重新参军,老领主还在。我还有机会……”老渔夫的话没说完,鱼尾的喊声就打断了谈话,他背着一个大包,跑过来,“师父我来了。”

  阿拜楼看着鱼尾,一阵头大,扭头看向老渔夫,“让这个小子跟着你怎么样。”

  老渔夫表示自己不介意,阿拜楼就对鱼尾说,“去参军吧,改变自己,参军是最快的捷径,老渔夫会照顾你的。”

  

第十一章 一无所有者与愤而向前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