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乔茨的虎穴

  蓝宝石王国的大街出现了一个煞气腾腾的佣兵,手里提着偶尔低下一两滴红色液体的包裹。

  一名路人惊奇的对身边的人说:“你看见那个佣兵了没,他居然往霍桑宅邸走,他是不是疯了。”

  而卫兵早就发现了阿拜楼,双双伸出手挡住他,“佣兵,停下,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我来给乔茨送个礼物。”阿拜楼提着装着人头的包裹。

  卫兵看阿拜楼明显来者不善,看着阿拜楼简单的护甲,互相对视一眼,直接拔剑。

  这个架势,是教廷盛典军的预备役吗,好大的手笔,看来教廷内部问题越来越严重了啊。阿拜楼看着两个拔刀的年轻护卫。

  “我不想杀人……”阿拜楼叹了一口气,“你们只是蝼蚁罢了。”

  护卫额头青筋直冒,一个区区佣兵,竟然敢这样嘲讽盛典军的预备军人,其中一个更是直接拔剑砍了一剑。

  阿拜楼轻松躲开这一剑,把人头故意凑近给两个护卫看,“包裹重新落入我手里的时候……你们两个都会死。”

  “不相信吗?”他轻笑一声,把布袋抛向空中,“开始了。”

  在布袋还在下落一半的时候,阿拜楼的匕首早就已经出鞘,两道血线狂飙,两名护卫不可置信的捂着脖子。

  温热转凉的脖子,让他们非常惊恐,死期已经不远了。

  噗通,两具尸体倒下。

  阿拜楼伸手重新接住包裹。

  轻松。

  杀人……阿拜楼真的不想,一旦这种情绪失控,他总是想用最简单的方法解决问题。

  因为,很快乐啊。

  算了吧,反正都是教廷的人,不可惜。

  阿拜楼的匕首从来都只是瞬间划出一道,杀死拦路的教廷预备军从来不用第二刀。

  所有的刀都是准确的划在死者的喉咙上,只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线。

  除掉这满地尸体,几乎看不出地上有任何血迹。

  “杀人使你快乐吗?杀人使你更加强吗?”一位持长剑的中年人走出来,制止阿拜楼。

  一道红线闪烁,那是阿拜楼刀尖的血珠,阿拜楼用常人几乎看不见的速度,把匕首送到了中年人的脖子下。

  中年人不为所动。

  “有点意思,”阿拜楼收起匕首,“教廷?佣兵?”

  “追随者。”中年人缓缓握向长剑,“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还是给你看看真正的力量吧。”握住长剑的那一刻,光环榨起,玄奥的符文照的整个院落都充满绿色的光,随后缩小只在他的脚底下转动。

  “沉迷杀戮的普通人,可笑。”

  光环?有趣,太有趣了。小小的子爵府居然有光环剑士。这简直就是一场盛宴!

  阿拜楼本质是好斗的人…他在地球时的轮回里,就经常是将军武将侠客的面目。

  随着轮回的增加,他也越来越强,对于战斗的渴望也越来越强。

  直到遇到海尼亚,这才保持住了理智,重回了正常的模样。

  中年人仍然一动不动,似乎在等着阿拜楼的攻击。

  阿拜楼直冲向他,匕首再次砍向中年人的脖子,这次没有留手,匕首真正砍在了中年人的脖子上。

  长匕首类似短剑,不过更细,不适于硬碰硬的攻击。

  一声刺耳的划铁的声音,中年人脸色一变。

  血从中年人的脖子缓缓流下来。

  这个男人,太危险了,太危险了。中年人摸着脖子,心中骇然。连光环的力量都差点没有跟上他的速度,居然……用速度破防了。要不是他后面下意识的运用光环护住了脖子,可能已经不止止是切断皮肉了。

  “喜欢吗?”阿拜楼把匕首扔在一旁,那把匕首落在地上的那一刻,已经碎成了好几段。

  中年人深吸一口气,压住刚才的惊骇:“刚才是我轻敌了,现在就没这么简单了,你惹怒我了。”

  捡起一把长剑,“我惹怒的人很多,可是我到现在都毫发无损。”阿拜楼笑着说,似乎这个光环剑士只是普通人,而不是拥有光环的武力顶点。

  光环同样有强有弱,就让我看看你的光环最后的底线吧,武士。阿拜楼心中暗念,准备迎接一个来自光环武士的攻击。

  总得来说光环不管这个人武力如何,哪怕是一个菜鸟都有可能获得,凡是超不过光环上限的攻击它都可以拦住。

  但可笑的一点,光环不管什么样的攻击,都会自动的用相同的力量去拦住,消耗同样的光环力量。

  光环在召唤的一定时间里,是有限量的。

  哪怕是一块石子,光环也会用相当的力量去拦住,也就大大消耗了它的力量。

  所以光环是架不住高频率的攻击的,这也是光环的难题…没有人可以用一个人的力量左右一场国战。

  中年人打算速战速决了,因为阿拜楼让他感受到了彻骨的寒意,这个男人充满了神秘。

  长剑冒出了青色的光芒,隐隐约约空气变得紊乱,没有的多说话,这一剑的青芒男人直接甩了出去。

  男人这才收起剑,似乎很自信阿拜楼会在这一剑死去。

  果不其然阿拜楼眼神盯着那道青芒,一刀斩过,却轻松穿过了青芒。

  没有想象中的实感,糟了,阿拜楼眼睛一缩,急忙后撤翻滚,青芒砸在地板上,震起了烟雾,地板露出一个大坑。

  中年人眼睛紧紧盯着阿拜楼。小刀在阿拜楼的心中一阵惨叫,同样的剧痛传在阿拜楼的身上,小刀变成的胳膊没有问题,另一条胳膊却如被斧子斩击,露出了白色的骨头。

  “是气流。”阿拜楼虽然吃了一击,心中却懂了这个光环的作用,把气流作用成这样,可以说非常的高明。

  阿拜楼把头一低,他的面前的土坑砸了一个小小的坑。

  如同暗杀一般的诡异手段。

  不能再等下去了,看不到气流的走向,几乎无法躲避这个中年人的攻击。

  唯有主动出击,制止刀刃气流的源头。

  一阵叮叮当当的响声,阿拜楼的速攻全数被中年人挡下,而中年人的攻击却是双向的,每一剑正面虽被挡住,背面却有气流刀刃飞向阿拜楼。

  “没用的,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心眼之下,你打不到我的。”中年人在阿拜楼的强攻下还有心情说话,显得十分轻松。

  算了,我受够了。阿拜楼停下攻击,一股无端的暴戾直冲脑海。

  紫色的光辉遍布庭院。整个蓝宝石都看见,乔茨子爵的宅邸亮起了妖魔般的光。

  “这是光环?怎么会如此巨大!如此……美丽。”中年人失去意识前最后心想的话。

  “无聊,太无聊了,人类太无聊了。”阿拜楼抓着中年人的脸,手臂分裂出无数触手,慢慢爬向中年人的脸。

  那疯狂的模样,如同…….进食。

  “住手!阿拜楼!停下!”乔茨已经按捺不住,强忍心头的恐惧,冲出来大喊。

  天啊,我到底惹了一个什么怪物。

  阿拜楼眉头一皱,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乔茨的话起作用了吗?

  当然不是,而是海尼亚的贝壳,那个阿拜楼一直挂在胸口的发着温热的感觉唤醒了阿拜楼。

  如同海尼亚体温一般的温度。

  手臂上的触手不甘的退走,阿拜楼暴戾也缓缓消失。

  一个光环剑士,如果死了,不知道还能从哪里再找一个。

  损失太大了啊。乔茨苦涩的想。

  

第十四章 乔茨的虎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