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她的过去

  乔茨琼琼真的很想插句话,奈何被下了不许出声的命令。

  魔鬼都是话痨?阿拜楼烦死了乔茨琼琼想说话的请求。

  “正事做完了,该谈谈其他的小事了。”阿拜楼起身,他依然精力充沛。自来熟的拿起酒柜里一瓶乔茨珍藏的酒。

  “六十年的沙漠玫瑰,可真是相当奢侈的酒,不过我总是喜欢事后喝点酒。”阿拜楼露出一脸无害的笑容,阳光照着他侧脸,举起酒杯喝酒的样子,相当俊美。

  躺在床上的乔茨无力的白了一眼阿拜楼说:“油嘴滑舌的男人,你最好赶紧问你想问的事,看到你就让我觉得自己真的很失败。”

  精心策划的阴谋从一开始就不按照她预计里的来,从教廷调来的盛典军预备役也被杀的一干二净。

  尤其是自己的两张王牌,居然也被依次打败。

  乔茨在看到阿拜楼的光环的时候,真的怀疑阿拜楼是个怪物。

  当他打败乔茨琼琼的陷阱回魂的时候,她就确定了,他就是个怪物。没有听说过有人可以中了魔鬼的诡计还安然无恙的回来的。还有……该死的乔茨琼琼!乔茨咬牙。

  情报里说阿拜楼没有光环,当阿拜楼使用光环的时候,彻底震惊了乔茨。

  尤其他在想杀死青刀剑士的时候,那个眼神,乔茨毫不怀疑阿拜楼会在下一秒就杀了她。

  我当时在想什么啊,居然就这么冲出去。乔茨暗暗懊恼。

  阿拜楼坐在床边,把手放在乔茨的头上揉了两下,乔茨出奇的没有躲开。

  “那些哥布林,是你叫的吧?可爱的魔女大人。”

  “其实你心里早就确定是我了吧。”乔茨问。

  “是的,使用药剂,用看似神术的治疗手段,我可不记得牧师用神术可以不喊他信仰的神的名字,普通人可能对魔女不太熟悉,我可有十几个魔女朋友。”

  魔女为什么会被教廷针对,一方面确实有魔女使用着恶魔魔鬼的力量,那可是至高天堂的死对头。

  还有一方面,魔女对灵魂有研究,而且可以窃取神术。这些是教廷的大忌,教廷正是垄断灵魂的知识才得以称霸人间。

  要是哪天魔女取得了突破,教廷的下场……

  “不过我比较好奇的是,你怎么可以利用哥布林的。”阿拜楼问。

  “我拿给你看,”乔茨费力的起身,露出洁白光滑的脊背,她费力的弯下腰去翻床头柜子里的物品。

  阿拜楼忍不住用手指在她的脊骨划了一道,乔茨哆嗦了一下:“别闹。”她把手里的一个哨子大小的号角递给阿拜楼看。

  “这是……”阿拜楼摸着号角奇怪的纹路:“魔怪号角?特殊神器?传闻它有着兽人冲锋号的大小,怎么这么小。”

  这个世界的神器有很多种,并不是所有神器都可以当武器,有可以左右一场战争大炮形状的战争神器,有可以手持的武器神器,也有可以护住一城的辅助神器,当然还有阿拜楼手里魔怪号角这种作用特别的特殊神器。

  “没想到你知道它,它半年才可以用三次,我已经用了两次了,每用一次都会缩小一次,直到再次充能好了。”乔茨回答。

  “作用是……?”

  “第一次可以召唤无穷无尽的某种小魔怪,第二次可以召唤一到三只大魔怪,第三次……我还不知道,听说如果吹响第三次这只号角就会被毁掉了。召唤物会听从号角持有者的号令……”乔茨解释完,阿拜楼已经把号角递还给乔茨,乔茨吃惊的问:“你不要吗?”

  “还是把它留给有需要的人好了。”阿拜楼无所谓的说。

  乔茨复杂的看了一眼阿拜楼:“你可真是个复杂的人……”

  “哈哈,我当然复杂,贪婪又邪恶。”阿拜楼问出了另一个问题:“你是汉克首席主教和他儿子的情妇,怎么还是……”言外之意很明显。

  把号角放回柜子里,乔茨回答:“靠着乔茨琼琼借给我的花粉,还有我学会的魔女的小手段,我总让他们陷入幻觉里,所以我一直保持着贞洁。”

  阿拜楼也猜到了一点,并没有感到特别意外,最终问出了他最好奇的问题:“我想听听你的过去,乔茨,以一个朋友的身份来听。”

  这种示好非常明显。

  乔茨说:“这个故事可不算好听,没有贵族小姐的浪漫,听了会失望的。”看到阿拜楼肯定的眼神,乔茨才开始讲述她的事情。

  “出生在子爵家庭的我起初是非常幸福的,而我父母是狂热的神教信徒。我以为我可以一直快乐下去…直到我七岁那年,我的弟弟诞生了,教廷说我弟弟带着荣光降生……听起来多让人骄傲!我的父母也是,为了给弟弟最好的环境,他们把我扔给了在北方的小姨。”

  “没错,是扔给,我被抛弃了。幸好,我的小姨没有抛弃我,她教我如何在一个贫困疯狂的世界里生存,我汲取着生存的方法,因为我只想活着。”

  “有一天我撞到我亲爱的小姨,亲吻着一个恶臭男人的脚,忍受着侮辱,我才明白,活着要不择手段。”

  “我以为我的一生会就这样结束。直到我十五岁的时候,我的父母来接我,他们说家里需要我。我开心的以为自己是真的被需要着,在小姨的哀求里回了家。”

  “你会被毁了的,乔茨。我的小姨这样劝我。”

  “回到家里,我的父母告诉我,我会在成年礼以后,为神献上礼物。我信以为真。在成年礼之前,我遇到了我的魔女导师,她摸着我的头,胡言乱语的说:还是活着最好了,不是吗。她教我如何去使用心灵的力量,她只在了半年就离开了,留给我一本书和这个魔怪号角,里面记载着怎么请求一个魔鬼的协助。”

  乔茨拿出那本书,不避讳的交给阿拜楼看,书的扉页写着:我亲爱的乔茨,原谅我无法照顾你的学习,因为我有更重要的事去做,召唤魔鬼或者恶魔,我本应该作为你的监督者,我希望你记住——除非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和它契约。

  显然,乔茨确实遇到过万不得已的事情。

  “那个号角显然被用过,我的导师告诉我这半年它只能用一次,我就把它当做挂饰挂在腰间。而且也多亏了它……”乔茨眼睛怀念的说。

  “呵呵,混蛋教廷。他们毁了我的家,我自己。我成年礼的第二天,父母给我穿上了最好的衣服,我的弟弟也早就已经进了教堂进修,我以为我迎面的将是一条阳光之路,可没想到,是如此的肮脏。”

  “男孩女孩,被脱光了衣服,被凌辱,被奸污。偏偏他们惨叫着,却仍充满信仰,直到死…直到那些看似善良的人剥下他们的皮,偏偏带着我的那个主教,还满面笑容的说这是神的恩赐。”

  “恩赐什么?用你们下流的身体与残酷的手段?我找了个机会,偷偷吹响号角,教堂外面冲出来三个高巨魔,被顾不上的我也获得了一天的活路。”

  “我召唤了乔茨琼琼,”乔茨伸出手臂给阿拜楼看那条自己用刀割的伤痕,似乎很不愿意想起那天的经过:“我啊,只想活着,不择手段。”

  “不管身体还是信仰,我都绝不会给该死的教廷。”

  “因为我是这一批少年少女中容貌最出众的人,所以被首席主教单独传唤。我听从了乔茨琼琼的指示,用魔术欺骗住了汉克,我成了他的情妇。”

  “我的父母发现了我的魔女身份,想要汇报给教廷,所以……我被乔茨琼琼蛊惑了,我毒杀了他们。”乔茨颤抖的说,她仍然记得父母死去的样子,一辈子也无法忘记。

  “利用教廷就利用到底,我又结识了汉克的儿子,他们父子真的都很变态,而且也非常愚蠢。”

  “最终我成了宠儿,成了蓝宝石城的,地下女王。”

  

第十七章 她的过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