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看我的诚意

  怀着这份愉悦的心情,阿拜楼回到旅馆见到老乔治和鱼尾也是带着微笑的,全无平时严肃的样子。

  见到阿拜楼回来,老乔治从椅子上起身迎接:“月镰!我和鱼尾以为你出什么事了!”然后脸色有些不自然:“你身上…”欲言又止。

  “也太香了吧!”鱼尾不像老乔治那样顾忌:“你进来以后屋子里传来一阵很香的味道。”

  阿拜楼不会是去找交际花了吧。老乔治觉得他不是这样的人,一天一夜没回来难道是去了妓院?

  有吗,阿拜楼脸色一变,乔茨身上确实很香,可能和乔茨琼琼有关系,待久了居然连自己的嗅觉都变迟钝了。嗅了嗅,自己只能闻到微香。

  “对了,我有件事要和你说,”老乔治脸色一正,“我和鱼尾见到了我的以前的上司,他非常愉快的同意了我和鱼尾的入伍申请,只是…有一个叫皮克伯爵说要见你。”

  “为什么见我?”

  “不知道,他摆出一副和你很熟的样子,我的长官毕竟是个下属,所以他也没办法帮我说话,我只好答应他来问问你。”

  “就这样?”

  “就这样。”

  阿拜楼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和这个皮克伯爵有什么交集,在蓝宝石他没有朋友。这个皮克伯爵找他难道是知道他的身份了?

  为了以后旅行能少点麻烦,阿拜楼还是决定去应约。他的时间很紧迫,不能把自己的时间留在麻烦事上。

  答应老乔治自己会去,因为皮克伯爵约定的时间在夜晚,所以阿拜楼睡了一觉,考虑了自己的下一步。

  其实他有一个大目标,正是因为大目标,所以真的很难,一个人怎么让大陆的国家付出足以让他们伤筋动骨的代价。

  一个人肯定不行,阿拜楼就必须拉拢那些敢于反抗的人,他要回到爱琴,有些事必须他自己去做才行……

  雅兰…鹦鹉石…星妮夫人…

  真是非常令人期待的旅程。

  皮克伯爵带着最大的诚意前来,居然给阿拜楼安排了一辆马车,还是豪华的贵族内饰。

  不过不管怎么豪华内饰,马车就是马车,僵硬的木轮依然颠簸。

  皮克伯爵的庄园在蓝宝石城的另一个贵族区,他在这里可以简单贪婪的压榨每一个平民。

  这是贵族的特权。

  作为蓝宝石王国的上等贵族,他的排场还是很大的,庄园灯火通明,盛大的宴会欢声笑语。

  “让我看看谁来了!是我的贵宾月镰阁下!”皮克伯爵一脸热情的走到门口,亲切的握着阿拜楼的手。

  恶心!阿拜楼感受他手里的油腻,这个肥胖的中年贵族非常虚伪。

  到底是什么目的让他邀请我来。

  恶心!这是皮克伯爵的心里,他当然不是真诚的邀请阿拜楼,还多亏了乔茨子爵以前给他了一本通缉名册,他看着名册上的要人,和这个月镰真的很像。只要把他交给教廷,一定会有奖赏的。肮脏低俗的佣兵,也敢握皮克大人的手。

  至于他怎么知道的,阿拜楼遇到的那个情报商出来的贵族,就是皮克。

  当真是惊鸿一瞥。

  为了留下阿拜楼,皮克伯爵可以说是不择手段:“我有一件差事一定要让你帮忙,老乔治和我说你的能力非常强!在这之前,请享受我给你举办的宴会,蓝宝石最好的食物和最柔软的女人任你挑选。”

  呸,怎么可能,那都是皮克大人的。

  如果阿拜楼真的只是个佣兵,可能就着了道,一个大贵族的吹捧是真的很舒服的。

  不过……

  悄悄把匕首从袖子里握好,阿拜楼跟着皮克走进大厅。

  皮克伯爵就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侍女,几个舞姬就跑过来卖弄自己的妖娆,抓着阿拜楼的胳膊,娇笑着。“月镰阁下,我还要去应付其他的宾客,请你尽情的玩乐吧。”

  对待这种女人,阿拜楼早已心如磐石,故意露出享受的样子,和她们调笑。

  实际上,他则与被一群贵妇围着的乔茨进行了对视。

  作为汉克家族的女人,没有男人敢去搭讪,所以他们就让自己的女人搭讪乔茨。

  因为乔茨可是非常强势的潜力股。

  乔茨同样看见了阿拜楼,他穿的衣服可不是贵族服饰,旅人衣服在这个大厅始终是非常的显眼。

  “皮克这头猪叫我来应该和阿拜楼有关系。”乔茨给阿拜楼递了一个不用担心的眼神,抽身出去,给自己的侍卫递了一个任务:“去叫白金军的百夫长来。”

  “乔茨小姐,宴会你还满意吗?”皮克伯爵献媚的说,眼睛上下扫视着乔茨,猥琐下流。

  乔茨不是一般的子爵,皮克献媚的说:“我抓到一条大鱼,应该是阿都比的逃犯,要是乔茨小姐愿意提携我一下,我可以分出一点儿功劳给你。”

  乔茨虽然表面笑着,心里却翻着白眼:果然蠢笨如猪,我需要你的功劳吗。

  既然皮克要做出伤害阿拜楼的事,她就不能用坐事不管了。

  让你看看我的诚意,乔茨眼神的余光看着阿拜楼。

  坐在椅子上大吃大喝的阿拜楼也对她挥了挥手。

  过了一个小时,皮克站在礼台上,大声说:“各位亲爱的客人!我先敬大家一杯。”

  皮克虽然猥琐,却也是实权伯爵,其他人也举着杯子喊:“敬皮克伯爵。”

  “咳咳,”他像模像样的清了清嗓子:“我发现了一个大秘密,作为蓝宝石忠诚的贵族,我必须做出表率!”

  来了,步入正题,乔茨和阿拜楼盯着阿拜楼。

  “我请来了白金军的千夫长,绍尔,”随着皮克的介绍,一个穿着礼服的男人走上台,“我一定要大声的宣布,这是为了大家的安全,我发现了阿……”

  “绍尔大人!我们发现了杀死汉克首席的魔女痕迹!”话没说完,乔茨的牌打出来了,白金军的百夫长冲进宴会厅高喊。

  绍尔脸色变了,这可是大功一件,没有让皮克说下去,而是冲下台:“哪里?我们必须让这个人付出代价。”

  什么!汉克首席主教死了?

  宴会里的贵族不约而同的看向白金军的两个军长,场面混乱熙熙攘攘。

  一名主教也从门外进来,不理会脸色变了的皮克,跑去找绍尔说:“万夫长来了。”

  皮克非常生气,今天他应该是主角,可是风头全被抢了,偏偏是教廷,他又无可奈何。

  “看见我的诚意了吗。”乔茨眨着眼睛对阿拜楼说。

  “我比较好奇后面的事。”阿拜楼回答。

  “跟我出来看看你就知道了。”

  皮克的一处房子被打开,露出里面黑黢黢的密道。

  教廷正往外搬东西,除了金币等等东西,里面确实还有其他的…比如魔女用过的干锅器皿,还有浸泡着的奇怪内脏。

  “那个是教廷自己的东西,用来抹黑魔女的。”乔茨怕阿拜楼误会,指着教廷拿出来的一沓人皮。

  “我知道。”

  人群开始有人咒骂:“该死的魔女,如此邪恶。”随后纷纷用仇视的眼光看着皮克。

  可怜的皮克!

  皮克的冷汗已经湿透了衣服,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庄园有一处魔女洞窖。

  完了。皮克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神暗淡。

  

第十九章 看我的诚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