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诡异的暗影

  暗影一样的触手布满了整个甲板,而大部分去抓人的水手被触手腐蚀成了干尸。

  暗影法师,又叫黑暗法师。沟通了深渊的法师,和死灵法师不同,他们只沟通了混乱深渊,所以获得了远超死灵法师的黑暗精通。

  阴影之触可以吸取敌人的生命力,不断补充暗影法师的魔力,魔力饱和后,可以让暗影法师使用威力增幅的魔法。

  当然了,力量没错,使用的人才分对错。

  眼前的博克可能就是那个“错”。毫不珍惜的玩弄生命,彻彻底底的藏在邪恶黑暗中带着狞笑的人,不就是人们眼中的恶吗。

  在暗影的侵蚀下,那些水手都在一点一点失去生命力的痛苦里死去了。

  “嘻嘻嘻嘻嘻,呵呵哈哈哈,太有趣了太有趣了,我早就想这么干了,用魔法虐待这群普通人,真的是超快乐啊~”

  博克愉悦的表情停止,看向走过来的阿拜楼:“那个夺走我猫的男人,让我失去晚饭后乐趣的男人!”

  阿拜楼踩在已经死去的水手尸体上,暗影之触虽然对他造成不了伤害,可是黏糊糊的感觉还是会影响他的速度。

  魔法师的强大之处,并不只是说说而已。他们稀少,但是诡异,没人能猜出一个魔法师下一个攻击是什么。

  使用魔法也有缺陷,魔法元素长年在他们体内收放,限制了斗气的流转,所以注定魔法师的身体不会太强。

  一发冷箭,就可能要了他们的命。

  “你的趣味真是恶心,丝毫没有品味。”阿拜楼嘲讽博克,地球上屠夫人格的人并不是没有,博克的所作所为真的是毫无美感可言,“不动脑子,只喜欢停留在表面的邪恶,我真怀疑你是不是一个法师,不如干脆叫你…嗯,就叫你杀猪刀怎么样?”阿拜楼毫不留情的嘲讽刺痛了博克高傲的心。

  地上的暗影之触升高,踩在尸体上也挡不住这些触手的缠绕了。疯狂生长的触手爬上阿拜楼的腰身,缠绕他的身体。

  “住口!你懂什么!”博克恼羞成怒的不断挥洒魔力,这时候的暗影之触已经不再是那种恢复魔力超过消耗魔力的魔法了。

  它变成了长满芦苇丛的沼泽。

  一个踩进去就出不来的邪恶深渊。

  八枚暗影箭在博克身边形成,直接射向阿拜楼。

  永别了,很可惜没有好好折磨你,普通人怎么可能理解我的艺术,不如所有人为我的艺术献身吧。

  博克的笑容突然凝固,因为一双匕首刺向了他的双眼。

  那是阿拜楼极速的匕首。

  “啊!!!”博克痛呼一声,一只眼睛被击中,“该死的刺客。”被击中的眼睛流下了血水,混杂着眼睛被击破后的玻璃体体液。

  “没人教过你暗影之触对脚力好的人影响微乎其微吗。”

  可惜了。阿拜楼躲开了博克留下的暗影分身爆炸的余波,不小心沾到魔法的衣角顷刻间就被腐蚀成了灰烬。

  原本应该直接刺入大脑结束这场战斗,居然连被他躲过去了,果然是谨慎的活在现在的人。

  这是博克已经离阿拜楼十米的距离,甲板上的地板被腐蚀出一个大洞,正露出在下面躲藏的旅客。

  博克伸出手,暗影变成章鱼的触手一般,冲进旅客中,卷起来一名旅客,硬生生把他吸成干尸。“呃啊啊,成为我的养料。”吸收结束,博克放下了刚才按着自己眼睛的手,那里变成了一片漆黑,里面却有如同漩涡一样的东西。

  暗影视觉,博克短暂获得了视力,这可能是他独创的魔法,阿拜楼从没见过。

  一条人命就这么被他用来献祭使用了这个魔法。

  阿拜楼打算再来一次剜眼。

  “滚开!”就在他接近博克的时候,博克居然跟上了他的速度,强大的魔法波动掀起气浪,打飞了阿拜楼。

  暗影传送。就在阿拜楼因为维持平衡而不得不弯下腰导致被暗影之触缠到上身准备脱身之际,博克使用魔法来到了他的面前。

  “暗影爆破。”博克抬手,浓浓的魔法元素爆破而起,好像雷管爆炸。

  使用了这招,博克聚集了高浓度的暗影元素,拿出一把媒介仪式刀,附着在上面,刺向阿拜楼。

  “受死。”

  “安托山锁魂术!”博克的背后响起了猫魔女的娇喝声。

  “魔女?”博克在杀死阿拜楼和保命之间选择了保命,和暗影传送留下的暗影分身互换了位置,锁魂术锁在了暗影分身上,和分身一起消失了。

  足够了,猫魔女本来就为了保护阿拜楼才大喊出的巫术名字。

  没等博克反应,沉闷的爆炸声响起,一枚留在他分手脚底的“小机关”触发了。

  小机关爆炸留下暗影烟雾正处在博克的双脚,浓浓的迟滞感让博克非常不舒服,最重要的是他还没有布下下一个暗影分身。

  糟了。博克感觉到背后有一股凉意,一把匕首刺向了他的腰眼,带着麻痹感的剧痛让博克发出了“啊”的呼声。

  “我可没说我不是魔法师。”阿拜楼笑着说,匕首再次向前了几分。

  冷汗从博克的脸上流下来。

  “这种痛苦,喜欢吗?莉莉也受过这种痛苦,被你虐杀过得人也受过这种痛苦。我没时间折磨你,不然一定让你更痛苦。”阿拜楼的话如同恶魔的低语。

  “你……在我打飞你的时候……就在我的脚下埋了暗影炸弹……”这个家伙,为什么会这么做,他就一定确定我会传送回去吗?他也是暗影法师?可是为什么近战也这么强。

  博克不理解。

  仿佛看到了博克心中所想,阿拜楼看了一眼猫魔女:“可别误会了,小魔女救援可在我的意料之外,没有她我也有信心让你回到我的陷阱。”

  黑暗牢笼,暗影变成笼子困住博克,还不断的缩小挤压。

  博克相信这挤压会慢慢压死他,好痛苦的死法。

  我不能死在这里!博克强烈的求生欲使他感受到莫名的力量,触碰一下就如同看到了天地。

  这个力量,光环?

  世界陷入黑暗,视力极好的阿拜楼都看不清周围了。

  我操,就连阿拜楼都忍不住骂了一句。

  这混蛋运气也太好了,生死关头学会了光环,而且似乎是能给对方极大减益的光环。

  用光环击败光环。

  或者,你足够快,威力足够大。

  阿拜楼感觉着博克的呼吸声,甲板上风速太大又实在听不清。

  “啊,”猫魔女似乎被博克攻击了。

  在这。阿拜楼直接冲出去,盲目一刀,确实扎中了什么。

  完全没有实感,该死的。阿拜楼暗骂一句,拔出匕首。

  “来我的护罩里,这家伙的光环太诡异了。”

  猫魔女撑起一个纹章环绕的结界。

  我刚刚扎中的是什么?阿拜楼踩进纹章结界里,还在思考。

  结界里踩进去视野清晰了不少,不过仍然看不清周围,只能看见自己的手。

  撑起护罩的猫魔女感觉到了什么,脸色一变,护罩竟然被她放下,又陷入无边的黑暗里。

  “杀人魔,给我去死。”猫魔女竟然把阿拜楼当做杀人魔,原本的护罩下面的结界变成了标记结界,标记上了阿拜楼。

  “索命。”

  无形的手拉扯阿拜楼,让他的上衣碎成碎片。

  猫魔女突然对阿拜楼出手,确实让阿拜楼措手不及。

  我知道了,他的光环是什么了。

  索命咒似乎对阿拜楼无效,无视了那些拉扯不动他灵魂的索命咒,阿拜楼笑了。

  他蹲下,做出短跑前的跑步姿势,准备下一次攻击。

  这一刺,阿拜楼有信心必中博克,无法闪避。

  第二十五章击破暗影

  魔法,果然非常有趣啊。

  博克散发的黑暗,类似于鬼打墙,让人自我感知模糊,分不清方向,最后陷入混乱。

  阿拜楼心智实在太强,所以没有受到影响,而猫魔女正是被这种黑暗带来的混乱扰乱了心智,使暗影魔法的附带的迷惑被千百倍放大了。

  “这就是光环的力量吗?”博克的声音在黑暗里响起,根本分不出他的位置,似乎整个黑暗就是他,他无处不在。喃喃自语可以听出他的迷惑,一丝颤抖,还有…忍不住散发出来的愉悦。

  “哈哈哈哈哈哈,有了这种力量,这艘船所有的人,都会是我的玩物了。”

  博克可能想不到,他出声的机会,给了阿拜楼灵感,因为他遇到过很相似的光环高手,和那个人相比,刚刚领悟光环的博克,还差了那么一点。

  “影食术。”阿拜楼实际上也会魔法,他擅长的是亡灵法术和暗影法术,之前不用的原因是因为白天暗影术都会削弱,而且使用魔法和用斗气一样,使他的摇摇欲坠的灵魂更加颤抖,光环斗气魔法……现在对阿拜楼来说都如同毒药。

  影食术并不算一个攻击性的魔法,而是短暂的消失自己的影子,只有这个效果而已。

  但是阿拜楼放出的影食术在这种情况下居然产生了巨大的收益。

  影食术慢慢在侵吞黑暗,很慢,也很有效,不一会儿阿拜楼周围的黑暗就已经减淡到可以看见双手的程度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黑暗与你同为一体——黑暗就是光环,黑暗就是你。”阿拜楼仍保持着如同猎豹即将冲刺的姿势。

  因为他在等博克收回光环的那一刻。

  显露出原型的那一刻就是他攻击的时候。

  “这是什么法术?怎么可以侵蚀影子?”黑暗如同潮水褪去,渐渐凝聚成一个人形,博克脸上的皮肤如同被硫酸泼了一遍。

  直到黑暗完全缩回去,他脸上滋滋的声音才停止。

  然而他不得不抬手准备好魔法震荡了,因为阿拜楼已经从原地消失了。

  会暗影法术的刺客,博克对他的警惕大大提高。诡秘的刺杀手段,还有那个奇怪的法术,惊人的加速度,都让博克觉得阿拜楼是一个恐怖的对手。

  “下一个割喉。”

  魔法震荡已经来不及了,电光火石之间,阿拜楼已经冲刺到了他的面前。

  “劲足。”已经从黑暗中恢复的猫魔女偷偷给阿拜楼释放了一个法术,就是强化了步行速度的一个很普通的法术。

  这使阿拜楼冲刺到博克的时间缩短了三分之一。

  致命的零点五秒。

  割喉,阿拜楼划破了他的脖子,巨大的力道让匕首切断了博克一半的脖子。

  预想中的鲜血喷溅没有出现,反而从他脖子的缺口喷出了如浓烟的黑暗。

  “那是什么法术?”博克声带被割断,用很奇怪的声音发问。

  “比较偏门的法术而已,影食术,是南方蘑菇联盟的的的特有法术。”虽然回答他的问题,刀却已经刺出了十几刀。

  博克身体同漏气的气球一样,从每一个刀口喷出浓烟。

  “下一次见面,你们会死的很难看。”

  什么?阿拜楼看着濒死的博克。

  他还有底牌?

  再一次刀穿过博克身体的时候,阿拜楼的手也没入进去了,重伤的博克就如同乌云一样随着浓烟消散了。

  “果然,魔法太有趣了。”阿拜楼看着天空中博克变成的烟,感叹。

  猫魔女来到阿拜楼的面前,看着阿拜楼的猫瞳都快变成星星眼了。

  不愧是个活的传说啊,好强。

  全程滑水的她现在满脑子都是阿拜楼不断攻击一个光环法师的样子。

  阿拜楼的处境就没看起来那么好了。

  剧痛,说不上来的剧痛,好像是心痛,或者是精神上的痛苦,无法忍受,阿拜楼不由自主的吐出一大口黑色的鲜血,钢铁般的意志也阻止不了这种痛楚,阿拜楼发出了痛苦的低吟。

  而猫魔女的视角,阿拜楼吐血的那一瞬间,他的身体好像龟裂的陶瓷娃娃。

  虽然只是一瞬间,猫魔女确实切切实实看清楚了。

  这是怎么回事,她开始慌了,阿拜楼可能不认识她,她却很熟悉阿拜楼,从此没听说他有这种隐疾。

  难道是杀人魔留下的诅咒?一定是。

  “去雅兰,星魔女……”

  昏迷前的阿拜楼拼劲力量说出这句话。

  龟裂的样子消失了,阿拜楼也无声的趴在地上。

  “喂喂喂!将军,将军!”猫魔女手忙脚乱的扶起阿拜楼,也不管阿拜楼身上的血弄脏她华贵的小礼裙。

  糟糕了,怎么办才好啊姐姐。我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啊。

  一米五的身体扛着阿拜楼一米九的身体,看起来实在滑稽,也确实搬不动阿拜楼的身体。

  “快点帮法师大人扶一下我们的英雄。”船长走到甲板上,焦急的对着水手说。

  四个水手手忙脚乱的抬着阿拜楼。

  “法师大人。”船长低头行了一个礼。

  “这里不好说话,请来议事厅吧。”船长选择性遗忘了别人告诉他猫魔女不是有票的乘客这件事。

  “不行,他还需要我照顾。”猫魔女拒绝了他的请求。

  聪明的船长没有强求,只好点头答应。

  “谢谢啦。”猫魔女笑着说,稚嫩的容貌像一朵花绽开。

  “请问法师大人的名字是?”

  “我叫莉莉哦”猫魔女的名字居然和被残忍杀死贵族小姐一个名字,“不要叫我法师大人啦,叫我莉莉或者莉莉小姐。”

  小小的身躯离开的样子,让船长忍不住心想:下一次让副船掌舵吧,要回去陪陪家人了。

  水手体贴的在阿拜楼的卧室放了药箱,里面有绷带和药水。

  莉莉则苦恼的拿着药水和绷带。

  不会要我包扎吧,她脸红的看着阿拜楼赤裸的上身,伤疤像无尽山脉一样复杂。

  啊啊啊,阿拜楼大人怎么这么放心一个刚认识魔女,我好气啊。

  不过,他果然和其他人不一样呢。

  一边苦恼的莉莉想到这里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原来被人托付的感觉那么好,不像我的姐姐。想到这里莉莉的表情变成苦瓜脸:“她居然给自己的妹妹下了变形咒,我不就是偷看了一下她的日记吗。”

  “咳咳。”昏睡的阿拜楼忍不住咳嗦,吓得莉莉手忙脚乱,不小心又变成了猫。

  “喵喵喵?”莉莉赶紧又变回人身。

  闭上眼睛,也要照顾好将军大人。莉莉下定了决心,拿出毛巾和药水替阿拜楼包扎好那些被腐蚀和贯穿的伤口。

  他已经习惯了这种痛吗,换成我的话,估计已经哭了吧。

  莉莉一边包扎伤口一边惊叹。

  可是……

  下面怎么办?莉莉陷入了世纪难题。

  

第二十四章 诡异的暗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