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 从天而降

  “小刀?你还在吗?”灵魂深处的阿拜楼问。

  “在……”小刀悠悠的回答。

  “能不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刀不通顺的语气着实听起来很让人着急,阿拜楼理了半天总算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我被下了操偶术?正前往最近的魔女之家?”阿拜楼感觉事情很麻烦,“我们必须去救莉莉,她的姐姐和我有些渊源,莉莉要是出了什么事,她的姐姐估计不会给我好看。”

  “全都……听你的。”小刀如此回答。

  和小刀协商好,阿拜楼准备使用自己一直没用过的技能。

  和灵魂病一样,用了它可能连身体都会出问题。想到冲动的莉莉,阿拜楼不得不这么做了。

  他和小刀属于宿主与寄生的关系,在没有寄生阿拜楼的时候,小刀除了身体有金属的特质,其他方面和普通的女孩没有区别。小刀的寄生实际上是可以控制宿主的,不知道各位是否还记得小刀和阿拜楼合体的那一幕,其实她所变成的丝线就已经渗透到了阿拜楼身体的各个地方——内脏、肌肉、骨骼、神经以及大脑。

  若非真正的互相信任,阿拜楼怎么可能随便让一个生物随意寄生到这种程度?

  “能不能打断操偶术的控制。”

  “可……以。”小刀轻而易举的打断了操偶术,并且把自己看到的视觉共享给了阿拜楼。

  全部都是灰绿色的场景。这就是小刀的视觉。

  “开始强行控制吧。”阿拜楼用着小刀的视觉,吩咐小刀。于是小刀开始从阿拜楼缺失的手臂改变自己的形态,像是折叠门一样,一层一层的覆盖阿拜楼的身体,直到变成一个贴身的紫黑色铠甲。

  这正是阿拜楼曾经身为爱琴国将军的铠甲。

  没想到你也知道这件装备。阿拜楼苦笑。

  “我推测距离身体崩溃还有一个小时。”小刀提示阿拜楼。

  半小时,从这里急行到江岸镇需要十五分钟,足够了。

  只要救到莉莉,就可以立刻撤走了。虽说一个小时看起来很长,实际上拖得越久对身体负担越大。灵魂病苦不堪言,阿拜楼可不想再给身体留下什么暗疾了。

  现在阿拜楼这种感觉就像在操控一个机器人,他的灵魂就像驾驶员,尽管用的是自己的身体,他仍然感觉到有一丝距离感。比如他的身体只是听从他最快的速度去江岸镇的命令,双腿全没有在他的操控内。

  忽略了路上的情况,急行到江岸镇居然用了二十分钟,留给阿拜楼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阿拜楼观察着江岸镇的教廷军布局。盛典军在外围驻扎,防止亡灵和携带瘟疫的难民离开,而白金军正在内城负责追捕人质。

  等等,那股骚动?阿拜楼注意到在城市平民区的地方,有相当大的骚动,大批亡灵冲向了平民区的方向。

  应该就是这里了,走吧。

  这股骚动的来源,正是瘟疫之手扔下的那个罐子。推它散发着强烈的生命灵气,吸引着全城的亡灵。这股骚动远超过在大爱神号上的尸潮。白金军负责人大吼:“你疯了吗?不止我们,你们三个也会死!”

  “我当然疯了!我要是没疯,怎么会杀了整个江岸镇的人?”狂笑着的瘟疫之手,面目如此可憎,丝毫不把人命当成一回事。一旁的魔女似乎也没有任何异议。

  莉莉想起自己姐姐在教她法术时告诉自己的,“你可以用法术让自己过得更好,但绝对不可以伤害其他人。”瘟疫之手,不为了自己,却伤害无辜的人,简直就是魔鬼转世。那个魔女,也是帮凶。

  白金军在尸潮里溃不成军,仅仅抵抗了一下,规模很小的白金军就已经被击溃了。

  莉莉退后了几步,她有点后悔和这两个疯子为伍。看到莉莉貌合神离的样子,瘟疫之手不满的质问:“你想趁机走吗?嗯?老子早就看不惯你了,明明是个魔女,却一副正义的嘴脸,恶心死了。”他又拿出两个瘟疫球:“你以为我真的会怕这群亡灵吗?太天真了,在逃跑前我打算先杀了你。”

  他旁边的魔女唤出了魔法,“展开。”她默念,教廷的独门法术就这样被她用了出来,两只洁白发光的天使翅膀从她的背后伸展出来。

  瘟疫之手抓住魔女的手,被带在半空中,他把手中捏的瘟疫球扔向孤零零留在原地的莉莉。“如果不是时间不允许,真想亲眼看着你被撕碎,再见了,小魔女。”然后飞行魔女开始升空,眼看着越来越远。

  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色铠甲的人。

  怎么也有人在空中?飞行魔女的想法一闪而过,就感觉到一股巨力捏在自己的脸上。

  急速下坠!

  轰隆。地面被砸出两个龟裂的大坑。

  一双铁手按着飞魔女和瘟疫之手的头。下落产生的冲击力也吹散了他扔下来的瘟疫毒气。“我让你们走了吗?”铠甲传来莉莉熟悉的声音,和以前有些不同,但确确实实是那个男人的声音。

  “将军!”莉莉忍不住喊了一声。

  “施法速度不错,居然还保护住了两个人。”阿拜楼夸人的样子和嘲笑无异:“真可惜,真想看看你们两个头颅爆裂的样子。”听到莉莉叫他,阿拜楼松开了按着两个人的手,站起身迎接莉莉的飞扑。

  莉莉在他怀里忍不住泪水涟涟。阿拜楼摸着她的头:“辛苦了,现在换我来保护你吧。”他盯着从地上费力爬起来的两个人,飞魔女的脸被摔得鼻青脸肿,一边的脸被蹭掉了皮肉,露出惨白的牙床。瘟疫之手好一点,不过带在脸上的面具被彻底打碎了。

  灰精灵混血。灰精灵在这世界也有另一个名称,黑暗精灵,他们信仰着邪恶的神诋,算是守序邪恶的阵营。但也是被其他种族厌恶的见不得光的种族,作为生活在人类世界里灰精灵的混血,瘟疫之手的性格不难猜出来原因——一生都在凌虐和残害中度过。

  阿拜楼搂着还在哭泣的莉莉,捏住瘟疫之手的脖子,因为他精灵特有的修长体格,让阿拜楼不得不把他举的很高。

  瘟疫之手原本苍白的脸更白了,生死的威胁下他居然笑了:“哈哈哈咳咳,阿都比破碎的主谋,我记得你的声音…被你这种人杀死,还真是荣耀的死法。”

  “换在以前我会饶你一命,可惜你做了不该做的事。”阿拜楼的铠甲手臂处弹出了一把长剑,瞄准了瘟疫之手的心窝。谁知脚裸处却被一阵轻微的力抓住,他低头看着趴在地上抓着他脚裸的魔女。魔女咳出了一大摊血,作为法系职业者,她的身体没有那么强壮,刚才的撞击没有杀死她,却也让她受了极重的伤。飞行魔女近乎哀求的说:“不要杀他……”手上传来轻微的法力波动,在阿拜楼的铠甲上想起了“咚”的脆响。

  这种程度的魔力,就算没有铠甲也不会伤到他。

  就算用尽最后的体力也要保护这个男人吗?

  阿拜楼感觉到自己的衣角被拽了拽,莉莉不忍的看着他。

  “噙,无趣。”阿拜楼甩开了瘟疫之手,瘟疫之手重重的摔在地上。“亡灵天灾,自求多福。”

  瘟疫之手从地上爬起来,搂着飞行魔女,“为什么?这种时候你还要救我?为什么?”

  飞行魔女笑而不语,抬起手臂,轻轻的用手蹭了蹭瘟疫之手的脸,闭上了眼睛。

  “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啊啊啊啊。”瘟疫之手不顾周围的亡灵,有些疯狂的大吼。

  阿拜楼无奈的看了眼他:“她还没死,用不着这么着急。”

  “真的?你说她还没死?”瘟疫之手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语气都有些颤抖:“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说完,抱起飞行魔女,一脚踢碎了扑过来的亡灵的头,“我要活下去,等着我,我会救你的。”

  瘟疫之手就这样抱着飞魔女,顺着一个方向突围了。

  “呵呵,有趣的家伙。”阿拜楼把莉莉护在身后,两条手臂的臂铠弹出了相同的剑刃。

  “放心,不会再有人伤害你了,我发誓。”

  

弹竖琴的鱼说
感谢书友冬风的五个推荐票

第三十四 从天而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