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流言

  “强行发声对身体负担很大,值得吗?”小刀问。

  “她不值得这样做的话对我来说就没有人值得这样做。”阿拜楼回答完小刀,对着刚刚进门的雅兰钻石鹦鹉石笑着说:“你来了。”语气很亲切,小刀跟随阿拜楼这么久了,也没有看到过阿拜楼这种从心底高兴的样子,这还是头一次。阿拜楼一直都是个冷酷的人。

  “我王……”鹦鹉石竟然跪下来,行了一个人类世界的君臣礼:“我感到抱歉,让你等这么久。”

  “快点起来,”阿拜楼难得语气中有一丝慌乱:“该说抱歉的是我,用这么失礼的方式见你,”他苦笑着:“我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阿拜楼心中有一点点担忧,在美人鱼的社会里没有阶级概念,她们一生都不会变老,直到寿命将近变成泡沫回归大海。美人鱼只有朋友,没有上下,鹦鹉石见面就行了君臣礼,实际上让阿拜楼对这层隔阂感到有点难过。

  “人类社会的那一套就别搬来海里了,我不喜欢这样。”阿拜楼无奈的说,让小刀从他脖子上拿出海尼亚给他的吊坠,递给鹦鹉石:“蓝月湾海尼亚向你问好。”

  鹦鹉石接过吊坠,吊坠到了鹦鹉石手中时散发出温暖的光芒。鹦鹉石把它搂在胸口,闭上眼睛。

  阿拜楼也不着急,就这样看着闭眼的鹦鹉石。这是美人鱼的交流手段,大海很大,就算是美人鱼也不可能每次都去见对方,于是这种寄托着精神力的通讯手段在美人鱼之间广阔流传。

  良久之后,鹦鹉石擦了一下眼角溢出的泪珠,把自己的精神力刻在贝壳上面:“若有机会请交给海尼亚。我在人类社会太久了都快忘了人鱼之间怎么相处了,大人不要见怪。”

  “没关系的,照你觉得舒服的方式来。”阿拜楼把吊坠重新收好。

  虽然这么说,鹦鹉石还是对阿拜楼保持着礼节,不过比之前好多了,想必海尼亚在传讯时认真的提了这件事。

  鹦鹉石不像之前那么拘谨,随手找了一把椅子坐在上面:“海尼亚妹妹在贝壳文书里告诉我了你的病,只是现在看来你比她说的严重的多的多。”连身体都感受不到,和瘫痪有什么区别。

  “关于星妮……”鹦鹉石欲言又止。

  “怎么了?”

  “不,没什么,我和她确实是朋友…她的行踪飘忽不定,我也不知道怎么找她。”

  “没关系,随缘就好了。”阿拜楼当然知道她行踪诡秘,本身就没有太着急,今天的主要目的他只是想看看鹦鹉石在人类社会过得怎么样。

  “大人以后还是别住这种小旅馆了,身体也不方便,来住在我在王城的府邸好了,而且星妮每次回来也都会来我的府邸。”鹦鹉石的关怀发自真心,阿拜楼也没有理由拒绝:“那就麻烦你了。”

  听到阿拜楼答应,鹦鹉石的眼睛都笑成了月牙。

  鹦鹉石继承了自己死去丈夫的产业,是一位有封地的实权贵族,就算如此,她在王城也留有自己的府邸。

  作为一个残疾人应该做什么,阿拜楼心安理得的享受着来自鹦鹉石全方位的照顾。

  小刀偷偷的问阿拜楼:“请问你的这种行为是不是被叫做厚颜无耻?”

  阿拜楼的笑僵在脸上,他把小刀踢出自己的灵魂空间。“小孩子该干嘛就去干嘛。”

  变成小猫的莉莉开心的摇着尾巴,钻进鹦鹉石的怀里:“是莉莉买东西时候那位很好的姐姐诶!喵喵喵~”

  鹦鹉石摸着莉莉的毛,莉莉则舒服的眯起眼睛,变成猫以后莉莉的性格也会受到影响,这也许是她的变形术的缺点吧。

  “小魔女,很少见啊。”鹦鹉石一边抚摸着莉莉一边笑着。

  “不怕魔女的贵族大人也很少见啊喵~”莉莉回应着。

  “我最好的朋友就是魔女,而且我也不怕教廷。”鹦鹉石说这话的时候透露着自信。

  莉莉在鹦鹉石怀里打了个滚:“鹦鹉石姐姐给莉莉的感觉不像普通人。”

  “当然了,我是美人鱼哦。”

  还在享受鹦鹉石抚摸的莉莉楞在当场,“喵?”

  “美人鱼?”莉莉跳下来,变成人形,拉起鹦鹉石的手:“真的有美人鱼吗?姐姐能变出鱼尾吗?”

  莉莉期待的看着鹦鹉石从所以就露出的白皙纤细的小腿。

  “哎呀,我以为大人和你说过这件事呢。”

  鹦鹉石露出大部分美人鱼喜欢做的狡黠的笑。

  “要看吗?”

  “要!”莉莉疯狂点头。

  鹦鹉石拿起水杯里面的水,倒在腿上,那条蓝色长裙被洇湿。几秒以后,鹦鹉石的腿就缓缓模糊,莉莉眨眼的功夫那双腿已经变成美人鱼特有的鱼尾了。

  “我一直以为美人鱼是传说。”莉莉没忍住,戳了一下鹦鹉石的鱼尾。凉凉的,没有鱼鳞那种腻滑感,摸起来很像上好的丝绸。“鹦鹉石姐姐你再回到海里不会变成泡沫吧?”

  鹦鹉石满足了莉莉的好奇心,把手对着湿掉的裙子,一股水汽从裙子里蒸腾出来。湿掉的裙子干了,鱼尾也重新变成双腿。

  “那些都是传说。傻孩子,美人鱼作为大海的精灵,没有那么脆弱。”

  鹦鹉石悄悄附在莉莉耳朵边:“阿拜楼可是认识所有的美人鱼呢。”

  莉莉震惊的看着阿拜楼,原本以为将军很多秘密自己都发现了,看来并不是这样。

  “海中最强的部队,不是那些海族,更不是那些娜迦。而是作为传说存在的美人鱼一族。”阿拜楼解释道:“好了,闲聊到此为止,该走了。”

  鹦鹉石点了点头,走出房间的门,重新变成了那幅高贵的样子。

  “帮我备一下马车,接房间里的人回我的府邸。谢谢。”鹦鹉石吩咐完又不由自主的道了一声谢。

  唉,鹦鹉石大人让别人做事总是道谢,这些是我们的本职工作而已,可我还是好感动。负责鹦鹉石命令的仆从感动的想。

  当仆人从房间搬出一堆货物和一个男人以后,关于鹦鹉石夫人的传言很快就又传遍了王城。

  震惊!雅兰钻石竟然做出这种事……

  天啊!鹦鹉石在某个房间待了很久,是被征服还是被……

  密室丑闻:鹦鹉石与一个男人做这事……

  鹦鹉石一脸淡然的听着这些消息,但是显然心里并不淡然,捏紧的拳头死死的抓着裙子。

  “大人,谣言发酵成这样,真的好吗。”鹦鹉石的秘书把这些文件收好,有些尴尬的问。

  鹦鹉石没理他:“我怎么配的上大人,这件事简直就是对大人的侮辱……”

  “夫人?”秘书再次问了一遍。

  “呃……”鹦鹉石并不想对其他人太严厉,这就导致了她成了谣言的中心,他们不畏惧鹦鹉石,所以流言也越来越过分。

  “我查一下流言源头就好了。”空气凝固,一个沙哑的女声隐隐约约透露着不耐烦:“这群家伙该学会尊敬一个贵族。”

  

第四十章 流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