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七章 三个法师

  乌兰早就看见了那群佣兵对阿拜楼坐骑指指点点,直到最后动手动脚。明明阿拜楼没有表示什么,还是闹出了人命。

  “出人命了,领队大人。”一个佣兵冷静的说。

  我当然知道出人命了,那两个腿现在还躺在地上呢!我好恨你们这群没脑子的佣兵,怎么老是招惹他!这种坐骑是你们这样的臭鱼烂虾可以逗惹的吗!

  芬里尔嚼碎了自己晚上的“加餐”,向应该是领头的乌兰投出轻蔑的目光。

  “畜生……”乌兰忍住自己的脾气没有发火。

  正主这才走出来,奇怪的问:“什么事?”阿拜楼当然知道发生什么事,可他恶劣的性格又让他装傻充楞了。

  “你的狼吃人了。”乌兰指着地上的两根大腿说。

  “嗯,我知道,原因呢?我的狼从不会主动吃人。”阿拜楼扫视一周周围的佣兵:“除非有的人不止眼睛不灵光,脑子也不好使。”

  佣兵们心虚的退后一步。阿拜楼用同样轻蔑的眼神看了一眼他们。“既然如此,就该干嘛干嘛去。”

  临回帐篷时,阿拜楼又探出头对芬里尔说:“对了,记得把那两条腿吃了,我晚上就不喂你食物了。”

  一句话弄的全场冷嗖嗖,静悄悄的。他们忘了,这个家伙是个狠毒的人,可以挖眼不变色,可以笑着弑神,他弑神不是为了拯救他们,而是为了自己。

  因为把魔晶给了他们一个,差点就让他们以为阿拜楼是个好说话的人了。

  阿拜楼的做法才是最符合佣兵行为准则的典范。这让佣兵虽然心中有怨言,更多的是敬畏,谁叫人家足够强,足够狠呢?

  “真不该动大人物的东西……”

  帐篷是铁壶小队给阿拜楼扎的,所以阿拜楼让莉莉叫来铁壶小队。

  在这期间他仍然在想办法治愈肩胛骨的伤口。说不疼是假的,这疼痛让阿拜楼自己都暗自皱眉,心里要暗叹神力之难缠。

  “月镰大人你找我们?”铁壶小队在外面恭敬的问。

  “进来吧。”

  得到阿拜楼允许的铁壶小队小心翼翼的进了帐篷,阿拜楼可不是以前那个和他们平起平坐的男人了,在知道他的实力以后,铁壶小队明白自己和阿拜楼的差距,现在更加恭敬。

  “大爱神号上,莉莉受你们照顾了,这一路的行程也辛苦你们了。”阿拜楼超出铁壶小队预料的彬彬有礼。“所以我打算送你们一个礼物。”

  “一年以后,随便找个时间来雨果,我送你们一人一头巨狼。”阿拜楼拿出三枚金币,上面做好了记号,类似于信物递到三个人面前。“虽然没有我的狼大,可也是实打实的巨狼。”

  “不敢当,我们只是尽了自己微薄的力量。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们不能要!”羽毛推脱,这也是铁壶小队的意思。尽管他们真的很想要这样的巨狼,拥有它佣兵生涯一定会舒服很多,战斗、骑行、搜索,都是一等一的好手才对。可无功不受禄的道理他们还是懂得,他们认为自己做的事根本配不上这样的礼物,反而是阿拜楼帮助他们给他们的好处比较多。

  “看不起我吗?”阿拜楼气势一变,压的铁壶小队不得不用手拄着地面才能防止失态。

  莉莉懊恼拽了一下阿拜楼,“将军!你送礼物的时候就不能温和点吗?”她一边说着,一边把手里的有记号的硬币放到铁壶小队的手里,放完后莉莉得意的拍了拍手:“好了!”

  如山的气势撤回去,铁壶小队苦笑的握着被强塞到手里的金币。

  这对组合到底是好人坏人他们彻底分不清了。

  “从来没见过这么复杂的人。”羽毛握着金币的一句吐槽得到了其他两个人的同意。

  铁钳更是深有体会。他已经看到不下三种阿拜楼的不同面目了。

  “莉莉,睡觉吧,准备明天要做的事。”

  “明天做的事儿?”

  “对,准备好钱袋,明天我们就要到雨果都城凡赛尔了,那里可有的是花钱的地方。”

  乌兰原本有事和阿拜楼说,但是因为芬里尔吃人的闹剧导致他没有再去找阿拜楼,乌兰是个很正经的人,他不喜欢超出常规的东西或者人,比如阿拜楼。

  阿拜楼想到了那三个有点意思的魔法师,在这商队没有足够精准快速有效的治疗,这三个人到了雨果也会因为过长时间没有受到治疗成为废人了。

  阿拜楼不相信艾默生家族会为了这三个魔法师去求教廷用昂贵稀有的复原法术。

  任何国家的家族都有可能,只有雨果的家族不可能。他们和教廷的关系势不两立,就算去求,教廷都不可能答应。

  想着,阿拜楼已经到了三个法师的帐篷前面。

  “我进来了。”阿拜楼打开帐篷走进去。里面一片漆黑,阿拜楼可以听见三个魔法师微弱的喘息声。

  “介意我点灯吗?”阿拜楼走到桌子上的油灯边上问。虽然问着,手已经释放魔法把灯点燃了。“不介意,请吧。”三个魔法师并没有介意阿拜楼的动作。

  他们三个有些过于惨了,这让阿拜楼不由得对艾默生家族的好感度降低了不少。

  “艾默生老头是我的朋友,我没想到这老家伙对自己的手下这么狠了。”阿拜楼坐在椅子上皱着眉头说。

  这三个人因为使用魔法威力失控而导致血肉崩离,但是骨头还是连着的,现在他们三个的骨头居然都被拔下来了,这样子也许会减轻痛苦,但明显从一开始放弃了治疗的机会了。

  “不要这么说,家主待我们很好。”

  “这些是我们……自愿的。”

  自愿不自愿我还不知道吗,骨子里的不甘心我都听见了。阿拜楼问:“到了雨果你们准备怎么办?”

  “可能会去内院当研究人员。”男法师苦笑着,他自己心里明白,就算去当所谓的研究员,实际上作为实验对象的几率更高,三个残疾人要获得公平对待不太可能。

  一辈子都会这样了吧。

  “我们还清了艾默生家族的人情,之后只想做一些自己的事儿。”

  “既然这样,为我效力怎么样?”

  “你说笑了,三个残疾人没这种资格的。”他们后面可是看见了阿拜楼击杀了刻耳柏洛斯的一幕。

  “作为效忠的奖励,我会想办法复原你们的手的。”

  三个法师激动的从铺盖上直起身,“你说的是真的?我们连骨头都没了,这样也能治好?”他们不想当残疾人,他们还想战斗,无论是为了谁效力都可以。

  阿拜楼让小刀把他的手臂散开:“如你们所见,我也失去了手臂,不久以后我要找到我的朋友替我复原。”

  “愿意为你效力!”三个法师激动的说。

  

第七十七章 三个法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