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三章 雨果的现状

  给艾露恩危险感觉的并非是阿拜楼抵在她脖颈那把精致华丽的匕首。

  那是一种出于对上位者的恐惧,好像卑微的兔子迎面遇上恐怖的掠食者。这感觉快逼疯了艾露恩,阿拜楼的这只胳膊让她本能的不适。

  “你在害怕吗?吉恩?”艾露恩心中呼唤着那个和她同生共死的奇怪生物,尽管不能给她明确的回复,她还是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吉恩的情绪。

  就像主人明白养着的宠物狗的心情一样,艾露恩确实明白了吉恩在恐惧。

  到底是什么东西使吉恩害怕呢?艾露恩从来没见过。

  “我从未有过如同支配者的感觉。”小刀说:“非常奇怪,似乎我可以掌控这只金属。”

  “试一下。”阿拜楼吩咐。

  “露出脸。”小刀毋庸置疑的说,就像遥控器指挥遥控车。

  艾露恩覆盖全身的轻薄金属真的褪下来,露出半边少女的脸颊,苍白如纸,眼眸血红。

  “啊!吉恩!”艾露恩惊恐的捂住脸,羞红了脸蹲在地上:“快回去。”金属流质重新覆盖了少女的脸颊。

  再次变成了毫无五官模样的恐怖人偶样子,艾露恩带着哭腔的声音重新变成平稳优雅的声线:“你看到了?”

  总觉得承认会变得很麻烦。阿拜楼果断的说:“没有。”

  “嗯。”艾露恩似乎并不相信。

  刚才那一幕阿拜楼的视力真真切切看到了,是吸血鬼般的惊容。

  “真是吸血鬼?”阿拜楼心中暗暗吃惊,那可是恶魔一族,惧怕阳光与火焰。阿拜楼实在想不到一名吸血鬼出现在人类世界的原因。

  那么这名少女隐藏自己的事就可以说得通。就算是雨果,也不会对一名吸血鬼持有包容态度的。

  首先她是夏玛莎的朋友,愿意为了夏玛莎挑战一个明显很强的对手,其次她才是吸血鬼,而吸血鬼对阿拜楼和一个人类毫无区别,无非是路人、好友、敌对这三种关系而已。

  他从不持有色眼镜看人的。

  “老师我说够了!别再欺负艾露恩了。”夏玛莎意识到艾露恩状态不好,自己也许做的太过分了,只好眨着眼睛一边暗示阿拜楼一边扶起脱力的艾露恩。

  行!阿拜楼无语的把匕首放回腰间。

  “对不起啊艾露恩,其实……”夏玛莎老老实实把自己和阿拜楼的事说了一遍,换来艾露恩生气的埋怨:“你为什么不早点说,让我做出这么失礼的事。”

  “我说了。”

  “你说了?”

  “我说了!”

  “你说了?”

  “好吧我没说。”夏玛莎做了一个符合自己年龄的鬼脸,抬头看向月光亭偷看的碧翠丝:“帮我准备点吃的,我们马上要进来了。”

  战场平息,整个北区除了一些重要建筑,大部分建筑都被打成瓦砾了。干了这些坏事的罪魁祸首却坐在月光亭的餐桌上喝茶。

  “原来老师你把阿都比毁了,不愧是老师啊。”夏玛莎感叹着喝了一口茶。

  碧翠丝和柏丽儿坐在阿拜楼的一左一右,莉莉则变成猫趴在阿拜楼的怀里。夏玛莎与艾露恩坐在阿拜楼的对面。

  毕竟这场茶话会是以阿拜楼为核心。

  “郑重的道歉,阿拜楼先生,我不知道你是夏玛莎的老师……所以才……”艾露恩仍然为自己攻击了夏玛莎的老师感到不安。

  阿拜楼多次表示自己并不介意:“你知道夏玛莎的性格有多恶劣,这不怪你。”

  “之前那场奇怪的神迹……”夏玛莎欲言又止,她不知道该不该当着艾露恩的面问。

  “是我干的,我杀了刻耳柏洛斯的分身。”阿拜楼并不避讳。

  “那我就放心了,我就知道只有我的老师才能做大逆不道的事儿。”

  大逆不道?阿拜楼无语的喝了一口茶,看来下次要少教夏玛莎成语。

  弑神似乎算是大逆不道?

  “你说那场战斗是你做的?”艾露恩顾不上自己的优雅,不顾风度的把手撑在桌子上大声的问。

  现场那令人战栗的气息,艾露恩无论如何都无法释怀,她不相信有人可以力敌一名神。

  阿拜楼把伤口露出来,冥界的气息失去阿拜楼压制后席卷了屋子,隐约能看到黑色透明的触手状物体偷偷探出头。

  “我知道了。”艾露恩无力的坐回凳子,阿拜楼的强大有点超出想象——她擅长追踪气息,阿拜楼伤口的气息很明显不是凡界之物,甚至比她去现场时留下的还要浓烈。如果不够强大,没人可以在这样的重伤下还活着,更何况压制住这股诡异的力量。

  “我以为你们早就知道了。”

  “只知道有一个未知的生物弑神,并不知道具体是谁,雨果的内部现在很混乱,因为这件事更加混乱了。我不想掺和他们的事,所以几乎什么都不知道。”夏玛莎说着,又补充说:“艾露恩和我一样。”

  “我被抓之前不是让你照顾雨花姐妹了么,为什么她们的店只占了这么多?”阿拜楼奇怪的问,雨花姐妹的生意虽然很火爆,但是占地实在太小。偌大的凡赛尔城,雨花姐妹的月光亭占地面积根本排不上号。阿拜楼对比早有疑问,夏玛莎的帮助不可能仅此而已。

  夏玛莎又重重的想把茶杯摔在桌子上,被阿拜楼的眼神警告后悻悻的放下茶杯说:“说到这里我就生气!还不是那群混蛋的新老家伙们。”

  “新老家伙?”

  “没错!”

  “咳咳。”艾露恩听不下去夏玛莎云里雾里的说辞,替夏玛莎补充:“在三年前那群贵族分成了新贵族和旧贵族,旧贵族底蕴深厚主张研究超过魔法师的东西。”这点阿拜楼知道,艾默生家族就这样。

  “新贵族则认为雨果魔法起家,不能忘本,魔法师是本源,应该以魔法师自身为主。夏玛莎和我的中立被两派视为眼中钉,所以夏玛莎很多决策受到的阻力都极大,实在不能对月光亭关照太多。”

  阿拜楼听明白了,原来两派贵族因为夏玛莎的立场暧昧,都对她抱有怀疑态度,所以一旦出现阻力就是两方施加的。

  而且还出现了觉得夏玛莎资历太浅,德不配位,没资格做副院长的话语。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所谓的利益纠葛,每年的止绳赛就是切蛋糕的时候。

  “不止夏玛莎,有些连阿拜楼的贡献都主张淡化,他们觉得你不是雨果人,不配拥有这么高的名声。”艾露恩再次说道。

  于是阿拜楼不得不惊叹出声:“他们是吃太饱了吗?所以脑袋坏掉了?”他不觉得争名逐利或者淡化他有什么不好,他觉得这群贵族真的有些吃饱了撑的,魔法和科技他早就说过密不可分,结果这群人不仅不听,居然还有心思分成两派!这么麻烦的事他们还成功了!

  

弹竖琴的鱼说
写了这么多还没步入正轨,我好着急啊,挖的坑太多了

第八十三章 雨果的现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