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章 阿拜楼的研究所

  “他才是天才!”得到阿拜楼帮助的研究者抹着眼泪说。困扰他们多年的难题在阿拜楼的引导下像是醍醐灌顶草豁然开朗。

  甚至阿拜楼还给他们提供了解决问题的思路,而不是像他们那样敝帚自珍。

  “我算什么学者啊!和缔造者比起来简直就是卑微的蚍蜉。什么远大的理想?之前那些都是自我安慰。”学者们高呼着:“我们找到了目标,缔造者的远大志向才是我们要前进的方向。”

  由于魔法师学者们热情高涨,阿拜楼的会议比前几次延长了好久,阿拜楼竟然罕见的没夹带私心,一心一意的给学者们解答疑问。

  不过最初的目的就不单纯,但是这样了应该也算好事吧。

  阿拜楼很满意今天开的会议。

  在浮空学院的院长室,夏玛莎焦头烂额的给厚厚的一沓文件签字,因为大部分文件都是很重要的,不能有疏忽,所以必须认真仔细的看完才行。

  “艾露恩,我知道,我知道,老师在高塔之下开会。”夏玛莎的旁边坐着艾露恩,艾露恩偶尔会来到夏玛莎的办公室做客。夏玛莎委屈的把笔扔到一旁,趴在桌子上:“呜哇哇,我也好想去啊!不知道老师又做了什么有意思的事了。我讨厌止绳会,我讨厌止绳会,我讨厌止绳会!”

  艾露恩放下自己喝的红茶——她喝茶吃东西的时候,银质面具会露出嘴部。“我知道你很烦躁,但是止绳会可是非常重要的,作为副院长可不能有所疏忽。”

  “可是那个混蛋奥法大贤者都去高塔之下偷听了。”

  “如果你打得过他……”艾露恩说了一半就闭嘴了。

  “混蛋不是人啊啊啊。”夏玛莎又快要抓狂了。

  “你们为何那么喜欢阿拜楼的会议,今天有权限去高塔之下的老师们几乎都去了?”艾露恩不明白夏玛莎的挣扎。她本人只擅长战斗,若是说战斗的天赋,她自认为自己是顶尖。除此之外,她对所谓的魔法产业一窍不通。

  除了夏玛莎的老师——想到阿拜楼把自己毫无怜悯的击败的时候艾露恩依然有些颤抖。

  他不是人。

  “老师是凡赛尔的创始人之一啦。”夏玛莎解释说:“连浮空学院都是他修复的。”

  “不会吧?他那么年轻,还那么……强。”艾露恩不敢置信。

  “年轻嘛?他只是看起来年轻罢了,我觉得他内在比大贤者还臭老头子呢?全身都散发老人臭那种哦?”

  “那他到底多少岁?”

  夏玛莎翻着白眼想了想:“大概三十岁?”

  “那你为什么说你的老师老啊?”

  “说了你也不懂。”

  艾露恩站起身,把喝完的红茶用藤蔓送回柜子。“我想好了。”

  “想好什么?”

  “去拜师。”

  “拜谁的师?”夏玛莎一脸迷茫:“我不记得凡赛尔有谁可以教你战斗。”

  “你的老师。”艾露恩笃定的说。

  “噗。”夏玛莎一脸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还是该担忧的复杂表情:“你确定吗?”

  “嗯。”

  “我替你和老师说,不过,有可能会死的?”

  “我无所畏惧。”

  夏玛莎见到艾露恩一脸坚决,只好点了点头:“那我不会劝你的。”

  一只脖颈扎着蓝色蝴蝶结的鸽子飞到窗沿。

  咕咕咕。

  “是高塔之下的消息。”夏玛莎拿起信鸽衔着的那枚信封,她请求了高塔精灵给她发一点老师在干嘛作为补偿。高塔精灵很有人情味的答应了。

  “我的灾厄设计图被老师给人了?哇死老头到底在想什么?”夏玛莎拍着桌子,那是她的招牌武器,只有她和老师知道内在构造,被阿拜楼给人了,她感到非常非常非常生气。

  若不是知道自己冲动去高塔之下找老师算账可能会被高塔精灵轰成渣子,她现在就要去找老师算账。“不过那个三角魔法阵老师是怎么做到的?不对,现在是生气的时候。”

  “送过去了?”阿拜楼抽出时间问高塔精灵。

  “嗯。”高塔精灵点头。

  “把这份设计图给夏玛莎的。”阿拜楼早就给她设计好了新的武器改良。一想到夏玛莎因为听到自己把灾厄图纸送人的抓狂样子,阿拜楼就忍不住嘴上带笑。

  夏玛莎恶劣的性格是和谁学的呢?

  “接受委托,请稍等,缔造者。”

  这时候会议已经结束了,高强度的脑力工作连阿拜楼都觉得头脑有些发热。

  在别的学者眼中一视同仁冷冰冰的高塔精灵如同一位尽职的佣人守护在阿拜楼的身边。

  “你的冰蜂蜜水。”

  “谢谢。”阿拜楼把糖水一饮而尽。

  “为什么水里要加糖?”

  “糖分会让人的头脑运转的更快。”

  “奇怪的理论。”高塔精灵疑惑的说。不要太高看这个世界的医疗知识,有了治愈类的法术,让这个世界的医学被缩减到了相当的程度,而法术只有有积蓄的人才享受的起,战争时不要钱的治疗型法术在和平期是相当昂贵的。

  “帮我把澳柯玛团队的人叫来。”阿拜楼心中还念叨着莉莉的武器,他想早点给莉莉做好武器,尤其是被澳柯玛的议题启发试验了三角形魔法阵后。

  我会给你做一个犹如神器的法珠的。

  阿拜楼很有自信。

  “可以吗?你已经花了很久的时间进行会议,我认为你需要休息。”高塔精灵建议。

  “不需要。”阿拜楼掏出被他体温捂得温热的法珠,这个大小,正适合莉莉。“我想快点把自己的研究做完。”

  高塔精灵点点头:“尊重你的意愿,缔造者。”她把目光放到阿拜楼盯着的那颗法珠,像电筒般的光线照到法珠上。

  “海底魔兽哈吉玛的蚌珠,极稀有的材料,同时又极难使用。”高塔精灵把消息传给澳柯玛团队后说:“你变了不少。”

  “呵呵。”阿拜楼笑了笑,打开自己巨大的专用研究所的大门。

  他的研究所贯通三层,高度极高,墙壁被阿拜楼用魔法阵强化过,不用担心墙壁会被禁咒以下的爆炸破坏。

  从药剂到器械研究区域一样不落。

  “这里就是缔造者的研究所?”澳柯玛团队进来以后感慨的说:“和我们的研究所比高级太多了。”

  “这是魔像?”澳柯玛团队像是进了凡赛尔的乡下人,阿拜楼研究室的一切都让他们大开眼界。

  “作为一个魔像,这个魔像看起来似乎很敏捷?好美的体型。”

  “我们可以摸吗?”澳柯玛指着魔像说,眼睛里透露着研究者的狂热。

  “随便你们,早点熟悉这个地方,因为你们会在这里度过很长的一段时间了。”阿拜楼丝毫不介意。

  

弹竖琴的鱼说
冷知识:这个世界的敬语没有您。

第九十章 阿拜楼的研究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