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七章 冲突

  “隆巴根执政官,关于浮空学院止绳会的章程已经交给你了。”

  “好的,放在我桌子上。”隆巴根点点头。

  送文件的人走了以后,隆巴根扭头看向自己办公室的黑暗处说:“教廷的人应该进入了吧?”

  黑暗中的长袍神秘人走出来,手里托着一本书:“安排好了,今年的止绳会一定会很有趣的,呵呵……哈哈哈。”

  阴沉而沙哑的笑回旋在狭小的房间里——随后这恶心的笑声像是被掐了脖子的打鸣公鸡戛然而止。

  一截破布般的尸体顺着墙壁的高窗掉到隆巴根的办公桌上。

  啪嗒。隆巴根的嘴角抽搐了几下。

  那是他们家族的长老之一,被派去让阿拜楼参加关于止绳会的会议。隆巴根确实授意他给阿拜楼一个下马威,却没想到回来的是一具尸体。

  这件事太过违反常理,以至于让隆巴根一度心中产生了自己的长老是被人刺杀进而陷害阿拜楼的手段,他才不相信杀神这种吹过天的名号。哪儿有人不正常到因为挑衅就随手杀人?

  温室里的执政官不会明白阿拜楼和先贤们经历过的腥风血雨,不然也不会因为教廷许诺的蝇头小利就放任教廷渗透雨果,甚至为教廷的渗透在幕后推波助澜。

  有一点显而易见,他惹怒阿拜楼了。

  “投的很准。”阿拜楼空中远望,正看到那魔法师的尸体砸进了执政官的屋子。他才不管那个隆巴根在没在里面,当然,如果正好砸在他面前,阿拜楼一定会笑的。

  当阿拜楼坐着飞毯进入议院的范围,空中出现两个飞兵,一个骑着杖,一个凭空而立,但无一例外,他们都是魔法师。其中一个飞兵法师吹响口哨:“此处禁空,请卸下飞行道具。”

  莉莉拽了拽阿拜楼的衣角,一脸担忧的样子。

  “我又不是杀人狂魔,不会在这里起冲突的。”阿拜楼老老实实的把飞毯停在地面上,交给飞兵保管。不过他的话在莉莉心里被过滤了一半,大概只剩下“不会在这里起冲突”。明明在刚才的时候,他就随手杀了一个人。

  路上行人匆匆而过,被扩音的甜美女声不厌其烦的重复着“距离止绳会会议还有五分钟。”

  阿拜楼牵着莉莉的手走进议会的一瞬间,莉莉感觉到在外面听到的熙熙攘攘的气氛一下子宁静下来,空气都凝重了几分。

  大概不是错觉吧?莉莉看到阿拜楼把手挥了几下,气氛再次热烈起来。

  “老师,你来了。”夏玛莎搂住阿拜楼的另一个胳膊,亲昵的说:“我给你留了位置。”

  议会和地球的阶梯教室区别不大,呈扇形围住中间的讲台。隆巴根黑着脸从过道走到阿拜楼的旁边,看到阿拜楼意味深长的笑脸,脸直接变得铁青。

  “呵呵呵。”阿拜楼嘲讽的笑着,他知道那具尸体砸到隆巴根的面前了。

  隆巴根投去一个自认威严的眼神,想让阿拜楼认清自己的现状,结果换来一个阿拜楼无视的后脑勺。

  “我要让他付出代价。”隆巴根气的咬牙切齿。他对阿拜楼没有过于仇恨的看法,但作为教廷的亲近者,就注定了阿拜楼与他势不两立、不死不休。

  “愚蠢的家伙总是天真的以为自己可以高枕无忧,令人作呕。”阿拜楼说。

  “确实是这样。”夏玛莎表示同意。

  莉莉摇头晃脑的观察入座的人,除了各国要员,居然还有其他种族的人!莉莉在蓝宝石周边从小长到大,几乎没见过真正的精灵族,或者狂野的兽族和豪迈的矮人,除了这些占了大人数的种族,就只有一些小种族的代表。

  尤其是莉莉一直向往的真正的精灵族。

  她只见过关在笼子里的精灵,蓝宝石的奴隶贩子曾流传过“在笼子里的精灵才是可以交流的精灵”。笼子里的精灵莉莉见过了,那是丧失了某些东西的精灵,绝不是真正的精灵。

  就算她动过恻隐之心救过几次被抓住的精灵,逃跑的精灵也很快被抓住,并拥有了更悲惨的命运。

  直到有一个精灵绝望的骂她:“你不应该救我。”在这之后,莉莉才明白她自己什么都改变不了,也就停止了所谓的营救了。

  那样只能满足她自己而已。

  止绳会议一开始,整个大厅就安静了。连兽人这样的种族都正襟危坐,保持着属于人类的礼仪。

  隆巴根虽是执政官,但是止绳会大讲的第一人还轮不到他上场,他没有这个资格。

  上场的是一名其貌不扬的老者,普通的魔法长袍、普通的法杖、普通的书籍,一起都太普通了。是那种走在人群里就看不出特殊之处的人,在场的几千人都不是傻子,一旦你试图解读老魔法师的气场,定会被他源源不断的魔力颠倒自己的感知,除了呕吐感之外,就剩下深深地忌惮。

  他就是浮空学院唯一的院长,“大贤者”安东尼达斯,活了超过五百年的老怪物。

  安东尼达斯顺着自己的胡须,和阿拜楼对视了几眼,两人互相点了点头,不再对视。

  “老朽热烈欢迎前来会场的各位,感谢大家给老朽的薄面。”安东尼达斯用长者特有的态度说,说实话他活的比一般的精灵还要久。

  “老生常谈,老朽仍然要说一下止绳会的意义。”安东尼达斯深知自己的作用,真正的核心不需要他出场,他只是作为雨果的脸面,露一下脸而已。

  “八贤者尚存时,每两年就聚在一起决定一些事情,起初用少数服从多数的方式,随着时间推移,大部分人意识到少数服从多数并不公平——于是止绳会的前身出现了,那是关于一根绳子的规则,类似于用魔法拔河,谁能用他的方法获得更杰出的胜利,那就服从他。”

  安东尼达斯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终于到了尾声:“最终止绳会延伸出多种止绳赛,战斗、学识、运动、发明都包含在里面,希望大家秉承着互相尊重的原则,来进行我们两年一度的止绳赛。”

  阿拜楼打了一个哈欠,不礼貌的说:“人真是老了,连大贤者都摆脱不了话多的毛病。”

  虽然摆出了一副懒懒散散的模样,在隆巴根走上台以后,阿拜楼的眼中精光四射。

  “正事要来了。”

  阿拜楼抓住莉莉的手,防止她受到偷袭。隆巴根的视线凝聚在阿拜楼的身上。

  他说:“就在刚才,我得力的副手康死了。”

  底下一片喧哗。

  康是重要的政治要员,在浮空学院也有受人尊敬的名望,战斗能力不错的他怎么可能说死就死?

  阿拜楼知道,冲突要开始了。

  

弹竖琴的鱼说
感谢墨白,一笑横江挂书剑的推荐票。   昨天我的生日,所以更新晚了些。

第九十七章 冲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