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章 赤裸的艾露恩(百章福利)

  阿拜楼重重的关上房门。

  “将军太过分了。”莉莉嘟着嘴说:“这不是正人君子做的事。”

  “是啊。”夏玛莎担忧的说,艾露恩玩偶般的金属外貌是她保护自己的外壳,实际上艾露恩很怕男人。

  阿拜楼就是想让艾露恩知难而退罢了。

  “这是我老师的心思,其实他有点生气了。如果你真的去的话,他一定不会手下留情的。”夏玛莎劝她:“你的寿命很长,没必要急于一时一刻。”

  “我们同意夏玛莎小姐的话。”柏丽儿和碧翠丝都认为阿拜楼刚才的举动太过分了,要求也不可理喻。

  “我……”艾露恩迷茫了,阿拜楼刚才的接触让她因为害怕下半身一阵冷流,“我要去一趟厕所。”

  艾露恩走进厕所。

  夏玛莎叹了一口气:“完了。”

  平心而论,老师在她眼中是数一数二的顶尖之人,世界上很少有人比得上他。但她依然不希望自己的朋友羊入虎口。阿拜楼不是一个好男人。

  艾露恩明明是个善良的孩子,凭什么要遭受这一切啊!仅仅是她的身份?

  夏玛莎猛然站起来:“我出去透一下气。”

  夏玛莎走出去不久,屋里的大家就听见嘹亮的怒骂声:“阿拜楼你这个超级大混蛋。”不是夏玛莎又是谁呢?接着就是噼里啪啦的爆炸声。“我诅咒你!永驻地狱!”

  地狱不收我,大概只有碑冢才敢要我这一身臭骨与亡魂。阿拜楼听到夏玛莎的咒骂。

  “她应该会知难而退吧,毕竟是惧怕人类的人。”阿拜楼默默的想,他早就察觉到艾露恩的性格,银色的面具只是伪装,当他第一次敲开艾露恩的面具的时候,他分明看到了与她优雅截然不同的慌张。

  “夏玛莎要是能学会耐心,未来前途无量。现在看来,可惜了……”

  放下心头的思虑,阿拜楼准备调整一下自己给莉莉的法珠。今天麦克家族的箭很快,法珠差一点就没有反应过来,好在阿拜楼主动催动了法珠的自动防护,才没有让莉莉受伤。

  “是魔法阵还不够精炼吗?”阿拜楼掏出纸和笔,开始了忘我的研究。制作者还在世,还可以不顾其安全的不断调整,虚空法珠恐怕是最恐怖神器之一了。

  夜月高悬。

  吱呀。

  阿拜楼的门被推开。

  “应你要求,我来了。”

  被打断思路的阿拜楼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和艾露恩说过的话。

  于是,怒火骤起。

  “我本想让你知难而退的。”阿拜楼皱起眉头,如同恶鬼般向艾露恩发难,在短短一瞬间,艾露恩只觉得阿拜楼长出了三头六臂,自己就毫无反抗的被阿拜楼抓起头发,拖向床边。

  艾露恩下意识发动了自己的光环。

  荆棘光环。

  吸收敌人精血滋养自己的阴损光环。

  糟了。艾露恩想收起光环,但本能不允许她这么做——本能在告诉她,她会死。

  “你以为我是夏玛莎的老师,就真的不会对你出手吗?”阿拜楼残忍的说,目露凶光:“你以为我只是说着玩玩吗?所以才抱着侥幸的心来我这里?”

  “我没有。”艾露恩极力否认,但事实上她就是带着侥幸来的,或许阿拜楼只是在试验她的诚心?或许阿拜楼会看在夏玛莎的面子上放她一马?

  被坚硬的金属生命附体的艾露恩相当沉重,阿拜楼却毫无反应的把她拖向床边,甚至连光环都不能阻挠他分毫。

  “小刀,命令它退出去。”

  “明白。”

  保护着艾露恩的金属全部褪去,在艾露恩的脚下化作一团史莱姆状的金属液体,滚到一旁。露出本体的艾露恩真是不折不扣的美丽少女,苍白的皮肤,在冰冷月光下恐惧绝望的脸,还有皱着眉头中奇怪的坚定。

  华美的礼服。

  那漂亮的黑发。

  那宝石般的红眼。

  被暴虐充斥的阿拜楼狞笑着,手上的力道加重,这艺术品一样的女孩,才有被破坏的价值,不是吗?

  “你想要我教你?你的决心我看到了,那就教你第一堂课。”阿拜楼撕碎艾露恩的衣服,“我是说到做到的人渣。”

  好痛。

  艾露恩流下眼泪,她有些无神的盯着天花板——自己所做的决心真的值得吗?

  随后这些心思被痛苦、羞耻、快感撕得粉碎。被阿拜楼摁在墙上凌虐的居然让艾露恩产生了奇怪的迷恋感。

  “我恨你。”艾露恩搂住阿拜楼的头,身体却不由自主的迎合上去:“我恨所有的男人,我恨这世界。”

  “如果不是你们,我又怎么会错误的诞生,又怎么会在阴影中度过我的童年?现在却连我最后的尊严都践踏掉。”

  疼痛的艾露恩狠狠的咬住阿拜楼的脖子,鲜血顺着阿拜楼的脖子流到她的胸。

  这恶意的报复又被阿拜楼用更加粗暴的手段回击了。

  艾露恩不敢再做任何动作,只能像娃娃一样接受阿拜楼的摆布。

  这一下就是整个夜晚。

  “如果我老师玩弄了艾露恩的身体,还不答应她的请求。”夏玛莎背着灾厄,守在阿拜楼房间的门口:“就算是死,我也要替艾露恩讨回公道。”

  艾露恩的声音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是欢爱的愉悦,而是恐惧、痛苦夹杂着绝望的喘息。作为朋友的夏玛莎,当然听的出来。

  偶尔变成了欢愉的声音,又很快陷入了痛苦中。

  莉莉混乱着,她实在搞不懂将军这个人。明明很温柔的呀、明明很温柔的呀……

  雨花姐妹只是担忧的坐在下面,手里拿着药箱,一会儿阿拜楼出来她们两个会做什么不言而喻。

  黎明的晨光扑进房间,照在艾露恩光滑的肩胛,此刻的艾露恩及腰的长发杂乱的铺在床上,只留下艾露恩用小臂挡着脸,流着眼泪哭泣的可怜模样。

  “我答应收你为徒了。”阿拜楼点燃熏香,祛除房间里的怪味。一夜风雨,阿拜楼退却的理智重新回来了,虽然有些歉意,但他不会说对不起的。

  甚至……

  阿拜楼施展魔鬼的法术,凭空变出一张契约。

  “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这张奴隶契约还是要你来签的,我也好毫无保留的教给你任何东西。”

  契约飞到艾露恩的胸口。

  “你签或不签。”

  “我签。”

  艾露恩虚弱的伸出手指,在契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契约卷起来,又凭空消失。仿佛从未出现过,艾露恩感觉到自己和阿拜楼之间的联系。

  “你的决心我看到了,参加止绳赛吧,我会让你变成超位的存在。”

  “我无法违抗你,不是吗?”艾露恩愤懑的说。

  “你觉得你很悲惨吗?”阿拜楼提上裤子穿好衣服,坐在床边看着赤裸的艾露恩:“你会看到更加残忍的事情,远超你的愤怒。”

  “有能力改变自己处境的你,还真是幸福啊。”阿拜楼推开大门扭头说:“还有,吸血鬼的滋味不错。”

  

弹竖琴的鱼说
冷知识:冷流是因为吸血鬼没有体温   冷知识:阿拜楼相当复杂   早就想给阿拜楼写床戏了

第一百章 赤裸的艾露恩(百章福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