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七章 阿拜楼的温柔

  “哦,对了。”提尔涅似乎想起了什么,在门口停下脚步说:“我记得小妹妹是提名生吧?作为浮空学院的客卿老师,要提醒一下你,记得去上课哦。”

  “上课?”莉莉疑惑的问。

  “通过了提名生的预选赛,你确实有资格去旁听浮空学院的课。”阿拜楼点点头:“本来提尔涅不说明天我也要让你去的。”

  “我以为学生在止绳赛的时候是不用上课的。”

  “呵呵,那怎么会,生命不息学习不止。”阿拜楼笑着说。

  “生命不息学习不止吗……”莉莉和提尔涅同时默念这句话,念完后注意到双方都同时念了这句话,不由得尴尬的笑了笑。

  “告退了。”提尔涅真的走了。

  提尔涅走后,阿拜楼重新换成了严肃的表情。这种时候都是他在思考一些东西,所以莉莉选择安静的坐在一边不去打扰。

  阿拜楼确实在思考很多东西。

  莉莉变强的事情,艾露恩变强的事情,夏玛莎变强的事情。而且最近的局势都让他有些隐隐不安。

  阿拜楼从不会为已知的事物不安,这种紧张来自于未知的,不可控的因素。

  自从从雅兰来到雨果,这种感觉就越来越强烈。

  “莉莉·扬!艾露恩·夜光!夏玛莎·灾厄!来到我面前。”阿拜楼在客厅大声的说,此时的阿拜楼坐在主人椅上,如同一名威严的领导者。

  “是!”莉莉正在阿拜楼背后的研究姐姐留下的魔法书,突然阿拜楼的喝令吓了一跳。

  三个人很快就站在阿拜楼的面前。夏玛莎还好,艾露恩和莉莉第一次看见这样的阿拜楼。和以往平易近人完全不同的凌厉,简单的一眼就有种被看穿的感觉,如果是这样的领导者,大概不会有人敢起小心思。

  有趣的反应。阿拜楼心中暗笑,表面保持威严。

  “艾露恩·夜光!我要求你参加后天的夜间赛,禁止使用金属史莱姆包住你。明白了吗?”

  “可……为什么?”艾露恩惧怕接触人,所以才用它包住自己,那时候才是完美的银质花刀艾露恩。

  “你要说明白?没听明白吗?”阿拜楼皱着眉头说:“我只需要服从。”

  “明白了。”

  “你要变强的第一件事,就是相信自己的身体。”阿拜楼深思熟虑了很久,艾露恩拥有吸血鬼的血统,自然有人类之躯无法比拟的优越。这也给了她痛苦的过去和自卑感,一方面享受着身体的优越,一方面痛恨着自己的身体,这样的心态是无法变强的。

  “你就是人类,只是比较特殊的人类罢了。”阿拜楼轻声说。

  可艾露恩,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变强,你自己明白吗。

  艾露恩没有说话,套着面具的她也看不到表情。

  “莉莉·扬。我要求你按时参加浮空学院的课业,把这学期所有课业做到优秀。明白了吗?”

  “明白了。”

  “夏玛莎·灾厄!”阿拜楼终于念到了夏玛莎的名字。

  “在。”

  “我要求你参加明天的止绳赛,只允许使用超出你最大魔力的魔法。”

  他对夏玛莎太宽容了,导致夏玛莎太过于相信自己的弹幕魔法,但这是行不通的……她甚至连莉莉遇到的阿提密斯都打不过。

  “明白了。”夏玛莎点头。她明白老师的意思,这是最初的学生的素质,那就是无条件的相信就好了。

  “这才是我以前的行为方式,非常的不近人情,不是吗?要留在我的身边,现在的你们连我敌人的杂兵们都打不过,去变强吧,成为我的助力,或者离开我,成为我的敌人。”阿拜楼笑着,却带有一些苦涩。这是他必须去做的事情。

  阿拜楼掏出艾露恩签的魔鬼契约,用火点燃了契约。

  “老师,你……”艾露恩不明白阿拜楼的用意。

  “只是不需要了而已。我会让你变强的,别担心。”纸张变成飞灰,缓缓落地。

  “我不是那个意思。”艾露恩伸出手,接住纸张燃烧后变成的灰烬,怅然若失的说:“我没有理解你为什么这么做。”

  “因为艾露恩你不是一件物品。”

  “……”艾露恩抿着嘴,呆呆的盯着银白色手掌中的纸灰。

  “老师,为什么说我连杂兵都不如?”夏玛莎不服气的说。

  “你觉得你能够杀死我吗?”阿拜楼反问。

  “用尽全力也不能。”夏玛莎说。

  “但我所说的杂兵,全都是有能力杀死我的。”阿拜楼轻描淡写的说着恐怖的话,“可以斩断我的头颅,刺穿我的心脏,把我的尸体钉在教堂之顶。可这些事情,你们都做不到。”

  明白了自己与阿拜楼之间巨大的鸿沟,夏玛莎理智的闭上了嘴。如果真的是这样,她确实还不配成为老师身边的人。

  “阿都比有千名囚犯,与我能打成平手的有两人,有机会杀死我的有百名。就是这样的一群人,被收押在一个监狱中。”阿拜楼垂下眼帘,低沉的说:“敌人的恐怖,你能明白吗?

  “如果追赶不上我的脚步,我希望你们活的好好的。”阿拜楼说,眸间隐约中有无限的温柔。

  “好了,你们可以走了,我要看书了。”阿拜楼下了逐客令。

  三个人全都离开了。

  阿拜楼,这样就行了吗?如果有一天你真的死了,他们真的可以撇干净关系,安然无恙的继续生活吗?

  阿拜楼悲叹。

  他珍视的东西,一样都不想丢掉。

  “睡觉吧,明天送莉莉去上学。”阿拜楼揉了揉太阳穴,太多杂乱的东西一股脑的涌出来,连他都有些头疼。

  第二天一早,阿拜楼牵着莉莉前去浮空学院,夏玛莎的权利不堪入目,阿拜楼必须亲力亲为。

  清早的浮空学院除了赶路的学生,还有那些在浮空学院做买卖的人。来往的吆喝声给原本严肃的学府增添了活力。

  “药剂!药剂协会的药剂!”

  “这边是武器,要来看看吗?”

  “这里有漂亮的花,要送给女朋友吗?”

  阿拜楼买了一只花,别在莉莉的头发上。

  “青色的狗抚摸着炎热的蜻蜓~喝酒味的茶~打断腿摸雕塑~啊~血涂在神像前面了~”热闹和平的大街出现了一个极其不和谐的男人——两米的身高,却极其的瘦长,显得不合比例。他眼睛混沌非常,嘴里念叨着梦呓般的话,如果试图去听清楚这些话,会觉得揪心的痛苦。

  阿拜楼把莉莉挡在一旁。

  并没有在意疯男人走过来,大街上的人全都有意的避开他。

  “上课的时候要认真听课。”阿拜楼苦口婆心的劝诫,莉莉满脸笑容的在听。

  只是下一秒笑容就变得惊慌失措。

  疯男人在路过阿拜楼的时候,微微动了一下。

  那细长的手臂就刺穿了阿拜楼的胸膛,尖锐的的指甲顶着莉莉的鼻子。

  “破碎神像是~找到你如此~累~”

  “找到你了,世界之毒。”

  阿拜楼头一次露出惊愕的表情。

  

弹竖琴的鱼说
感谢冥.殇儿大佬的推荐票

第一百一十七章 阿拜楼的温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