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八章 地狱仪式

  “这世界上能杀掉我的有很多。”阿拜楼苦笑着对莉莉说。从他胸膛穿刺而出的手臂滴落着温热的鲜血,落在莉莉的脸上。

  “不……不要。”莉莉仇恨的盯着那个疯男人,大声尖叫。

  明明是杀人现场,周围的行人都视而不见,仿佛三个人进入了和其他人不同的世界。

  “流浪的木头说~不不不~现在还不是吃掉点心的睡前。”疯男人毫不在意被莉莉咬住的双手,继续自己扭曲的梦呓,从阿拜楼的胸口抽回自己的右手,“现在还不是时候…还不是时候…还要让你活着…让你活着。”

  “你确定吗?如果现在放过我,下一次就没那么简单刺穿我了。”仿佛胸口没有碗口大的洞,阿拜楼向前走了一步,阳光从他的胸口透出,照的人眼睛发痛。阿拜楼小心的挡住了莉莉的眼睛。

  “大人说杀不死你……杀不死你……可我明明捏爆了你的心脏……你的心脏?”疯狂的男人疑惑着,快步退后几步,似乎身后有几匹恶犬的追赶,嗷嗷叫着连滚带爬的奔跑了几十米,仅仅一瞬间,疯狂的男人如同从未出现过,在几十米的人群中凭空消失掉。

  回过神来的莉莉哭的带雨梨花,赶紧伸手搀扶住阿拜楼,急切的问:“将军你没事吗?要不要我送你去高塔之下?”

  “没关系,你去上课。”阿拜楼摆了摆手,脸色有些苍白。

  “真的没事吗?”莉莉半信半疑的盯着阿拜楼的眼睛,奈何除了深邃什么都看不到。她明明看见了将军的心脏被刺穿了,只要是人类就不可能还能无事发生。可不同于她之前所看到的,被洞穿的衣服完好无损,胸口的大洞也消失不见。

  把将信将疑的莉莉劝说走,阿拜楼才捂住被洞穿的胸口冷汗直流。

  大意了。他暗骂自己。

  那一掌毫无杀意,连他也没有注意到,或许是最近太安逸了,居然连这等货色的刺客都成功的差点杀死他。

  刚刚他是真的差点被杀死了。

  吃过海尼亚的人鱼之肉才让他有了强大的生命力,即使被洞穿胸口也能坚持一阵子,而他的心脏在刚才确确实实被捏爆了。

  是相当程度的重伤。

  但幸好在疯刺客触碰到他的那一瞬,他条件反射的让小刀保护住了重要的心脉,这才没有瞬间大量失血。差之毫厘就是地狱。

  为了不让莉莉担心,阿拜楼强行让小刀弥补了伤口,实际上依然是重伤。

  “该死的。”阿拜楼皱着眉头,痛苦是其次,由于重伤,身体上的虚弱感越来越重。毕竟人是不能没有心脏的。

  在某个角落中披着黑袍的人,暗中观察着脚步虚浮的阿拜楼。

  “呵呵呵,没想到教廷的怔兵居然真的成功了,意料之外的出色,现在就让其他人加大力度好了。”

  “雨果,终将成为神的囊中之物。”

  阿拜楼跌跌撞撞的走进高塔之下。

  “你伤的很重,缔造者。”高塔精灵皱着眉头,阿拜楼做的掩饰在元素生物的眼中一览无余。

  阿拜楼捂住嘴,一口血漾了出来。

  “打开我的研究所。”

  高塔精灵罕见的没有再确认权限,直接打开了大门,甚至亲自动用代价昂贵的传送法术把阿拜楼送了进去。

  “如果缔造者死了的话,身为高塔之下的附属我会很困扰的。”高塔精灵喃喃自语,之后又问:“需要我把澳柯玛他们叫来吗?”

  “不用,有些东西还是不要给他们看到比较好。”

  阿拜楼说的没错,毕竟魔法研究有不让人接受的一面。亡灵的血肉法术,恶魔的灵魂献祭,魔鬼的邪恶祭祀,这些都不是澳柯玛这群根正苗红的青年可以接触的。

  “大人,希望你快一点,我坚持不了太久。”小刀提醒。

  “我知道。”

  小刀临时做的假心脏只能防止大出血,模拟心脏对小刀也是种负担。

  首先……阿拜楼在桌子上花了一个魔法阵,仅仅是这个动作,就让阿拜楼痛苦的捂住脸。

  哈……哈。阿拜楼粗重的喘着气。

  与丢失的胳膊不同,心脏没有骨头,所以复原起来比胳膊简单太多了。但是……没的是自己的心脏就另当别论了。

  血肉苏生。阿拜楼摆好魔法阵,用诡异的祭祀做献祭。

  还包括一颗刚刚解冻的人头。

  如果让澳柯玛知道这样的魔法阵一定会反对的。高塔之下的宗旨就是尊重伦理。

  “不不不,我不是已经死了吗?”那颗人头被解冻后惊讶的说:“为什么我只剩下一颗头了?”

  “嘿,先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放开我,我的女儿还在等我呢。”

  “你活不了多久了。”阿拜楼把人头摁在魔法阵中,启动了法阵。几只黑色的手抱住头颅,缓缓的向下拉着。

  “我在融化?你对我做了什么!”头颅惊恐的喊。

  就像融化的冰激凌球,头颅的骨头和血化为一体,流淌在魔法阵的里面。渐渐筑满了魔法阵。

  说实话,真是恶心。

  阿拜楼嫌恶的抬起手,甩掉一点残渣。

  整个法阵就只剩下两枚眼珠,直勾勾的瞪着阿拜楼。

  “都说了你已经死了。”阿拜楼摁住眼珠,把眼珠彻底捏碎。

  嘴里念着其他人听不懂的咒语,阿拜楼把魔法阵摧毁,一枚心脏样子的虚影浮在空中,只不过有无数只厉鬼的双手紧抓着这枚心脏虚影。当阿拜楼触碰到那枚心脏的时候,虚影犹如沸腾的水,狠狠的攥住虚影,又有无数只鬼手直奔阿拜楼而来。

  地狱仪式,恶鬼重重。阿拜楼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

  “呃……”阿拜楼皱紧眉头,因为那些手的力量很大,他拿心脏的那只手臂被鬼手死死的缠住了,整条胳膊都被抓出了可怖的淤青。

  “退。”阿拜楼高唱圣歌,逼退了冲过来鬼手,短暂的僵持后,终究把心脏拉到了自己的胸口。

  “呃啊啊啊啊……”难以想象的剧痛,纵使全身痛苦缠绕,也不及这痛苦百分之一。

  难怪心脏再造仪式死亡率这么高,光是这个痛苦就足够疼死一大批人了。阿拜楼的脸颊滴着豆大的汗滴。

  “检查一下,小刀。”

  “身体没有大碍了,新的心脏稳定跳动,暂时没有异常。”

  阿拜楼长舒一口气。

  等阿拜楼离开研究所,一直等在门外的高塔精灵说:“辛苦了。”

  新的心脏要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这期间大概是不能战斗的。

  阿拜楼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自己的房子。。

  “将军!你怎么样了!”莉莉给自己释放了法术,疾驰回到房间,看到阿拜楼正在若无其事的看着书籍。

  “那种程度的偷袭杀不死我。”阿拜楼笑着说。

  “哦……”莉莉将信将疑的扫视了一周。阿拜楼心中苦笑,这小丫头最麻烦的地方就是那堪称变态的直觉。

  总之,能蒙混过去最好,阿拜楼假装看不到莉莉的表情。

  “晚上来去看夏玛莎的比赛,还有今天的学习怎么样?”阿拜楼转移话题。

  

第一百一十八章 地狱仪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