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

  “这个故事蛮无聊的。”

  “还没完——”

  “那您继续,最好讲讲重点不然小的理解不了。”

  “啧、”

  本来这一切就这么宁静下去也挺好的,但是凡事总有意外,比如说那年长安昌盛后造访的许许多多他乡异客,再比如说在新雪消融后,长安城里多了个爱喝酒闹事的剑客。

  他有着卓越的剑术,和一张惹得众多姑娘惊声尖叫地帅气脸庞,只不过,那时的他太过轻狂,也太不把他人放在心上。或许他没有遇上一些刻骨铭心的事情是无法改变这种性子的吧——

  这个剑客是名满大唐的剑仙诗仙,所赋之诗皆是脍炙人口地佳篇,但却对整个大唐的青年才俊都不屑一顾,他追求着诗与剑的极致,也怀抱着一份他人并不了解的仇恨:他憎恨着大唐的繁华,他想向着太平盛世复仇,只因为一个来自家乡的承诺。

  然而那时的他并不知道自己几年前的事情已经完全动摇了这个长安城的根基,几年前那精彩绝艳的一剑虽是与他人比试而在朱雀门上的留下的痕迹,实际上却直接伤到了核心熔炉的防护,从而直接破坏了姜子牙的封印……

  他这第二次闯入长安城就如同初春的一场暴风雪,一瞬间卷潋了整个长安城的宁静,刮起了一个无法预知未来的巨大风暴,他直接杀上了皇城,他想干掉武则天。

  当然,他并没有成功,或者说是一败涂地,只不过女帝并没有出手干掉他,反而放了他走,任由他踏着消融之雪闯入又踩着凛冽得新春寒风出入皇城。

  这是他败后酗酒的第三日,整个长安的杨柳开始抽出新芽的日子。

  剑客从医馆里出来后直接无视了身后医者一再叮嘱的要忌酒,直接走进了一家酒馆里做下来要了壶烫口的烧酒。

  “王都密探吗、你都跟了我三天了,有何贵干?”

  取出了瓷杯盛了半盏酒的剑客目光落在了酒馆角落的一处阴影上,带着三分嘲讽的语气问道,

  “不曾想过长安的密探竟是一只耗子,这隐藏身影的功法倒是不错,若不是白常来这酒馆对一里三分地过目不忘也是被你骗过去了。”

  “……”

  并未得到回应的剑客竟是直接将酒泼向了那块地方,果不其然,一个红色矮小的身影一瞬间蹿了出来躲开了这道酒水,一瞧竟是个小孩子模样的魔种,一张小小的包子脸上写满尴尬,脑袋上一对大大的鼠耳,两边还扣了个金环,其中一侧挂着的铃铛时不时随着耳朵抖一抖发出清灵地声响。

  “抱歉啊,我只是奉了狄大人命令来跟踪你的,可不是什么变态。”

  小家伙显得有些拘谨,“你现在可不能打我,你打我算是殴打公务员,是要被抓起来的!而且你打我我就哭,反正我打不过你!”

  这小东西说的都是什么玩意,我像是会欺负小孩子的人么?

  剑客突然觉得很头疼,这算什么?长安城的密探就是这么个小孩子,虽然是个魔种,但是感觉不到半点威胁是什么鬼。

  “那你的狄大人有告诉你为什么要跟踪我吗?”

  剑客虽然知道女帝会遵守那个跟自己结下的约定,但他并不觉得别人会认可他这一次的大闹皇城,比如说那个当朝任职了宰相和大理丞的狄仁杰。

  “这个……他说你可能会给长安城搞事,所以让我注意着点,反正这两天也没什么公务,所以我来履行一下职责。”

  小密探挠了挠头甚是认真地回答了他的疑惑。

  “这么说,他说什么你都会去做了?”

  剑客用一种奇怪的目光打量着这个小家伙,心里想的却是为何朝廷能让一个魔种这般尽心尽力的为了人类的世界工作呢?还是这个倒霉的小家伙被洗脑利用了呢。

  “因为有钱啊!啊,不对,我是为了守护长安!”

  “噗嗤——”

  剑客第一次被一个刚认识不久的小家伙逗笑了。

  “你笑什么啊?要活下去钱很重要的好吗!”

  小家伙比划着圈的模样仿佛是想要表达什么,然后被从酒馆外进入的大唐治安官狄仁杰直接提了起来。

  “啊呀,狄大人!我可什么都没说,您别对我的工资下杀手呀!”

  意识到来人后的小家伙刹那间变得十分委屈。

  “你要——”然而剑客却无心于这二人之间关于工资云云的事情了,看到狄仁杰的时候他已经进入了戒备之中,毕竟此人的危险性可是全大唐也排得上名号的。

  “我无意动手,此番前来只是为了告诉你一件事,即日起离开长安城。”

  狄仁杰也没有理会自家密探对工资的惊恐,而是对剑客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哦?凭什么。”

  剑客脸上挂起了一抹冷笑,“怎么,大唐又要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

  “这便不劳李兄挂心了。”

  狄仁杰瘫着张脸不咸不淡地做了个捞不到半点情报的回答,带着那魔种密探离开了这家酒馆。

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