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5

  “所以说不定您是个想要当剑客的医生咯?”

  “掌柜的我希望你能闭嘴。”

  “好吧好吧,您继续~”

  等剑客明白过来的时候实际上已经是太迟了,那天突如其来的暴雨就像是崩解了的地下封印,霎时间冲垮了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的安全防线。

  等那个带着古怪而强大力量的老人站到他面前的时候,他方才感觉到了来自远古的威压,他想起了那个关于大陆上最强魔导的传说,这个人为何会成为传说?而整个长安为何又如此古怪?

  剑客觉得自己大脑运转从未有一刻如此时般清晰,可是,这个人找自己又是为了什么呢?

  “你,想毁了长安城吗?”

  姜子牙在剑客面前只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我……”剑客一瞬间脑海里又浮现了一个女子凄美的笑容和最后那一句带着绝望的感谢,可随后他心中浮现更多的是整个长安地繁花与每个平头百姓幸福的笑脸——

  “你不想楼兰吗。”

  老人淡漠地声音带着百分之百的确定,仿佛是来自他内心深处的质问般一瞬间击碎了剑客所有心里防线。

  楼兰——这份被潜藏在酒醉之中的故乡梦,被无可替代地激发了出来,是啊,一切都是因为楼兰,所以自己才会杀上皇城。

  可也是因为楼兰,自己才会败落不是么?

  “为什么选我?”

  剑客出奇冷静下了自己的情绪,反而问出了连他自己都觉得惊奇的问题。

  “强者生存,弱者灭亡!”

  留下最后一句话的老人如同云散去一般消失在了他面前。

  接连下着的暴雨冲刷着黑瓦屋檐,剑客出奇安静地盯着那如同银丝织成的雨幕发呆,宛如一个坐在檐下竹廊的雕像,一动不动。直到医馆地医生扁鹊拿着新收获的药材从他身边路过,他才从沉默中惊醒过来。

  “你在药酒里放了东西?”

  “嗯。”

  医者点了点头,理所当然地回答了他。

  “谢谢。”

  “呵。”

  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接受自己的谢意,剑客只看到一个转身离去的身影,耳边只有略带了几分不明意义的鼻音声。

  还真是个奇怪的医生。剑客心里这么想,又猛地记起了一个自己下意识都会去忽略的疑问,这个医生究竟是什么人?

  我又是在怀疑什么?剑客开始嘲笑起自己的内心,什么都去怀疑,自己何时变得这般的疑神疑鬼了,这个医生的身份对自己是否很重要呢?其实也不然吧,如果他真的要谋害自己,早就可以动手了不是么,至于真实的身份又何必去追究,总而言之他只不过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而已。

  有些谜团挖掘下去根本没有意义。

  剑客有些感叹地走入了房间内,自己因为多疑而不离开长安,等最后的真相出现在面前却又手足无措,这算是作茧自缚吗?江山美人,红颜枯骨,金玉砖瓦实际上哪样不是转瞬即逝的,楼兰也好,大唐也好,错的或许不是征战胜败哪方,而是这苍茫的世道吧。

  且乐生前一杯酒,何须身后千载名?

  剑客解下腰间的酒壶将酒一饮而尽,走向了在客房里调试着新药剂的扁鹊。

  “你想离开长安?”

  “嗯,在此之前,我还有事情想……”

  “因为楼兰?”

  “不,因为长安。”

  “你终于悟了。”

  “承蒙夸奖,今晚我要入皇城。”

  “桌上的药是最后一剂,活着回来。”

  “好,等我。”

  剑客离去后,整个医馆依旧是一副死气沉沉地模样,仿佛随着节气变化也入了秋般,生气渐消。

5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