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6

  “啊,我知道了!”

  “你知道了什么?”

  “你肯定不是姜子牙咯。”

  “废话。”

  趁着细密的夜色在长安街上快速前进地剑客发现了整个内城都陷入了诡异的静谧,宛如被人下了什么奇妙的禁令,就算是宵禁也不至于连活着的气息都消失了。

  唯一解释就算,长安内城没有活人。

  姜子牙已经开始着手他的计划了,一周,整个大唐将会被改变成新的世界也说不定。

  武则天,你不是为了你的理想之国借到了远古魔王之力吗?你的誓言为何无法应约在这些平头百姓身上?剑客嗅着空气中那浓郁的血腥味,心中又一次被愤怒填满,这无声息的屠城是何等残忍。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剑意乘着诗情,一剑带着剑客贯穿着长安到西域的思念生生打破了朱雀街的防守,进入了皇城之中。

  焦土、断墙、随着雨水滴落在地上的纷扰血迹。

  整个皇城俨然是炼狱一般,究竟是怎么回事?这就是大陆最强魔导的真正实力,怎么可能……

  如果姜子牙这般强大,又为何会被轻易封印在地下。除非——

  “徒弟,你以为这一切的计划是掌控在你手中吗?东方的大劫难,为师如何能让你一个变数成为失败的诱因,为了这红尘大劫,我已经做好了十全的布局。”

  老者声音如雷般在皇都上方出现,剑客抬头就见那空中高悬地一朵轻盈浮云带着些许法术的光芒,那是姜子牙,而皇城那头鼓楼顶上一身红白龙袍加身的女人点足落在屋顶,一双凤目带着君临天下地气势抬头看着她曾经的师父,朱唇轻启的吐出了四个字:

  “那便来战。”

  “哈哈哈哈哈,不愧是老夫教出来的徒弟,那就让为师看看你的义吧!”

  姜子牙动辄百丈法阵在长安皇城出现,砖墙石瓦都在不断地崩裂着。

  “李兄!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在剑客观战着天上的时候,治安官和他的密探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他的身边。

  “你们也要跟姜子牙拼命?”

  剑客并未作答反而是问起了二人来意。

  “肯定拼不过啦,但是我们觉得救下陛下还是有希望地。”

  小密探似乎根本没把危险当回事,很是诚恳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你们明知道不会赢为何还要、”

  “那你不是也跑来了么,为了长安城啊,还有我的小钱钱。”

  密探李元芳笑嘻嘻地回答了他道,仿佛根本就不在乎自己正面对上那可怕的人会不会死。

  “为了长安城。”

  治安官依旧面无表情,但话语间却并未如他表面流露出的冷淡一般,

  “既然你跑来多管闲事,不如元芳你带着这家伙出去吧,陛下之事由我一人来也可。”

  “狄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小密探一瞬间显得十分紧张,“说好了一起行动的,你跑了,我怎么办?护国公还没回来,你一个人对上姜子牙没有胜算啊。”

  “没关系,加上你胜算也并不大,不如我一个人偷袭还有……”

  “不行!你死了谁给我发工资。”

  小密探不管三七二十一打断了狄仁杰的话,直接扯住了对方的裤腿就是不让走。

  “你们,李某可没打算离开这儿。”

  被忽略的剑客略感不开心,自己很弱吗?

  “对啊,狄大人这家伙不是很强吗。说不定我们一起就能救出女皇陛下了。”

  李元芳从善如流地想到了拉着这位剑客一起下水。

  “不行!”治安官眉头一皱否决了李元芳的提议。

  “我想来去恐怕你还拦不住。”剑客嗤笑道,一剑横向天,踏着那萧瑟的秋风竟是直接腾空跃入了皇城半空的一座鼓楼中,不到片刻,在武则天与姜子牙混战中,一道雪亮地剑气仿佛能撕裂苍穹般在姜子牙大阵之上出现。

  “大河之剑天上来!”

  “是你?!”

  姜子牙跟武则天不约而同的停下了动作,一个眼中是惊讶,而另一人眼中却是淡漠。

  “你不该来。”

  武则天执掌手中的皇权印章,注入魔力积蓄起了自己的力量。

  “我不来你的部下都保不住。”

  “他们没走?”

  武则天仿佛听到了什么特别糟糕的事情一般瞪大了眼睛。

  “内城的人也全数战死。”

  剑客踩着风在空中如同泼墨作画般一剑剑划破姜子牙聚起来的数个法阵。

  “你为什么要来,你不想看着长安破灭吗?”

  “我不想再看到楼兰了……倘若是大漠,那便由风沙尘封了结往事吧。”

  “朕不会感谢任何人。”

  “无妨。”

  剑客笑了,青莲剑出鞘直指大陆最强魔导,

  “我现在只想挑战最强之人。”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那也是因为是火,但若当实力差距天差地别时一切跟笑话有什么区别。

  能从姜子牙手中逃脱并不是因为二人何其强大与姜子牙两败俱伤,反而是因为钟馗在关键时刻打断了姜子牙的禁咒发动,剑客从未见过一座城发怒的模样,或许今日不闯入皇城一辈子都看不见,地动山摇地颤动,仿佛是什么要从黑暗的最深渊处醒来了似得,大唐隐藏在黑暗之中统治着死者亡灵的力量在黑夜终于走出了阴影。

  诡异的蓝色砖瓦从地底最深处冒出将吟唱着灭世咒语的姜子牙狠狠禁锢在了一城之中。

  “快离开这儿,你们只有三天时间。长安城,交给你们了……”

  何等疲惫不堪地声音,就像是将死的亡者在催促着什么。

  藏在暗处的治安官狄仁杰和密探李元芳赶紧带着浑身浴血的剑客与女帝匆匆的跑出了朱雀大街,一路遵循着李白指挥来到了长安城那最偏僻的医馆。

  医馆的门,如同在等待他们似得,在几人赶到时被刚好打开,一个肤色异于常人的男子从门内走出,正是医馆的主人扁鹊,看到这一行人,他难得露出了个无奈的表情,

  “我倒是没料到会这么多人。”

  “你是……”狄仁杰盯着他看了许久惊疑不定的想要问些什么被医生摇了摇头阻止。

  “随我来。”

  扁鹊带着这四人绕过前堂来到了医馆的后院把两个差点断气的伤者安顿到了病房中,才开始仔细的着手治疗。

  “陛下她……”

  “都能救。”

  扁鹊低着头处理着剑客身上的伤,随口回答道,

  “你们先去休息。客房在隔壁。”

  虽然很担心女帝的伤势,但狄仁杰也清楚扁鹊究竟是什么样的医生,所以还是听了他的话带着李元芳离开了这间病房。

  是夜,处理完了二人伤口的扁鹊静静凝视了依旧未醒的剑客许久,才独自一人步入秋风萧瑟的庭院之中自言自语道:这场秋雨有些许凉骨。

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