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9

  “所以,最后你们还是打赢了?牺牲了一个小密探。”

  “大概算是赢了吧,谁知道呢。”

  三日后。

  晨雾浓重的长安,笼罩着不详的阴云,普通的百姓们还在东西市集往来,谁都不知道这一天将决定长安城的存留。

  落叶堆积满了整个医馆的小院,风带着残叶路过了这个苍凉的地方继续向着远方前进,做过休息的女帝跟治安官都已离去,他们现在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永绝后患地去跟姜子牙战斗,直到一方永远不会再出现。

  剑客捡起了一片完整的黄色落叶别在了窗口,正准备出门却被医生拦了下来。

  “你真的要去?”

  “他们两人,就算是被封印住的姜子牙也没有胜算吧。”

  “你知道庄周的事情?”

  “我去过稷下。”

  “为了楼兰?”

  “对。”

  扁鹊沉默了很久,一双淡漠地眼睛闪过了一抹奇怪的情绪,但却终究是侧身让开了路:

  “你的伤还没好。”

  “我知道。”

  剑客突然笑了,他凑近了对方靠在耳边轻声说道,“我相信你,有所准备。”

  扁鹊愣了几秒,第一次露出了无奈的苦笑,转身走进了医馆内堂拿出了瓶药递给了他。

  “如果十年后你还记得我,你便回到这个庭院就好了。”

  剑客接过了瓶子潇洒的转身离开了医馆,剑气卷起的风惊乱了一院地狂乱落叶,仿佛在编织着送别的舞。

  “真是可悲的信任。”

  看着那个白色身影彻底消失在了路的尽头后,一句叹息方才出口。

  将药一饮而尽的剑客追上了先行的二人,一同站到了朱雀门的结界前,里面的老者还是那么的充满精神,仿佛这三日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你们来了。”

  苍老地声音从结界那头传来,随着这句话,那深蓝色的结界寸寸开裂,踏着云走出的太古魔导又一次站到了面前,

  “来吧,让我看看你们的力量。”

  又有多少人见到了那一日天边突然出现的古怪极光——

  那场在朱雀门的战斗,代表着毁灭和制裁的光落下时三个人的顽抗,被女帝用尽毕生法力放出来的国运图腾乘着那一道石破天惊的剑光与最后的一个束缚术法将姜子牙的禁咒整个破坏后,一道从天边而来的梦幻蓝光如同星河溅落般落在了这个太古魔导身上。

  无数地透明蓝色蝴蝶随着蓝光飞舞,缠着姜子牙结成了一个巨大的封印,然后逐渐缩小彻底消失成了一个漂亮的蓝色凤尾蝶往着天边最远处的方向飞去。

  “是庄周出手了?”

  武则天恍惚地问道。

  “不、是元芳。”

  狄仁杰抬起头视线追逐着那只蝴蝶,直至天际,“陛下,此战结束后,我想去一趟稷下。”

  “准。”

  但两人都没注意到在姜子牙消失后,剑客也随之离开,进行了一场没有目的的旅行……直到一日沉入了梦境久久未曾醒来。

  “还真是草率的结局啊。”

  “是啊。”

  “所以客官您来这儿就是为了讲个别人的故事给我听?”

  “其实我想问问,开在这附近的医馆去哪了。”

  “您是指那栋楼吗?”

  我指了指茶棚后头的房子问道。

  眼前的这位白发剑客点了点头。

  “那是我家啊。”

  “……”

  “客官兴许是记错了吧?”我微微一笑对他说道,“这长安城可大着呢,您不妨多转转?”

  “那,掌柜的你可知什么东西可以死而复生?”

  “凤凰血吧。据说是朝歌遗迹里才会有的东西,客官打听这个又有何用?”

  “我就问问,你倒是懂得真不少。”

  剑客眼中闪过些许失落就转身离开了,门外北风卷雪荒草枯,看着煞是冻人,我赶紧在他离去后拉紧了门帘。

  “承蒙夸奖,这大雪纷纷,小的就不多送了!”

  桌上茶水尚温,我随手倒入边上的废水桶中,少了人品尝,那就算不得是一壶好茶咯,不过既然人都找到这边来了,也不知是什么样地执着啊。

  “你真的就不愿出来与他相见?”

  我隔着茶棚和后面房子大堂相通的门帘问门后之人道。

  “我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你该知道的,这副身体在我遭师父暗算的时候就已经不行了。”

  “你不是还有凤凰血么,只要你向我……”

  “操纵生死,愚不可及。”

  “鬼知道我为什么要从稷下出来帮你。”

  我自言自语地熄灭了这个茶棚最后的灯光,随手招了只带着幽光的蝶绕在指尖为我照明。

  哦,对了,我就是庄周。

  那个跟李元芳做了交易的倒霉三贤者之一,我本想在稷下做一辈子的梦,却因为欠了个人情被一个叫扁鹊的人拉到了长安城的破医馆前为他挡一场有缘无分地情债因果。

  既然那个名为李白的剑客没讲完整个故事就让我补上最后的一小个故事吧。

9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