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玄道君

太玄道君

翰跃 著

仙侠
类型
2016.12.28
上架
12.98万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首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天碑之旅(修)

  “‘孤狼’任苏!没想到,你竟愿为那个女人卖命,不过,到了这地步还是老老实实把东西交出来。”

  “追!给我追!他腿上中了三枪,绝对跑不远,不把库房钥匙取回来,回去我们都没好下场!”

  “你似乎快死了。如何?吾可助你逃出生天,然,汝亦需发下重誓,此后……”

  “誓约已定!在将汝挪送到他界前,为保万无一失,吾先赐予汝护身神通,听好了,这炼灵大仙术……”

  “少爷,你死得好惨啊!”

  “小的该死,小的……小的贪生怕死,呜呜呜……”

  任苏晃晃脑袋,还没睁开眼,耳旁便传来一声声公鸭嗓子般的嚎哭,而且四肢乏力,胸口沉甸甸的。

  “小安,是你吗?”他眸子微微转动,隐约看见个半大少年伏在自己身上痛哭,不知为什么,心念一动,这么一句话脱口而出。听见熟悉的声音,少年肩膀一抖,抬起头来,惊喜交加:“少爷,你没死!太好了!”

  任苏点点头,脸色有点沉重,他察觉到自己的身体非常虚弱,胸口更是明晃晃有着三道血淋淋的刀痕。

  “快扶我起来。”他看了看四周,斜阳晚照,松风四起,头顶阴翳浓厚,身前一条小道通幽,陌生至极。

  “是。”少年听见吩咐,忙来到自家少爷身旁,忽然任苏眉头微蹙,无数陌生而又熟悉的画面飞快浮现在脑海,断断续续,模模糊糊,赫然是这具身体残留的些许意念,而就这会,任苏也在少年帮助下起了身。

  任苏四下观望,才发现自己正在一座十余丈高的山坡上,坡上多是灌木杂草,只在山顶上有着一小圈树林,身边这条蜿蜒小道正是一路直通树林,坡下还有一条小溪,溪水潺潺,隐隐浸入风声,令人心旷神怡,至于周边,则是差不多高低的矮坡,青葱一片,更远些群峰矗立,有人家烛火点点,炊烟缭绕,一派祥和。

  青山绿水、斜阳人家,极度普通的景色,却是任苏此前二十六载也从未见过的美妙风光。

  任苏深吸了口气,一股清新之感充斥鼻翼,缓缓沁入心脾,他脸色阴晴不定:“小安,去下面溪边打些水来,我有些口渴。”少年应声,飞快奔下坡去,任苏倚着背后那颗灌木,再次坐倒在地,心头思绪纷乱。

  “真的……真的脱离了吗?那片废土……”任苏喃喃自语,至今,还有些没回过神来。

  “少爷!少爷!溪里有好多鱼!”少年欢快的叫喊打断了任苏的思绪,任苏看见他抱着个水囊,小跑上来,欢呼雀跃,只是少年怎么也想不到,这具身体早已不是原先的主人,甚至也不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

  “少爷,给。”少年粗粗喘了几口气,忙将水囊递给任苏。

  任苏手一伸,下意识地想接过水囊,却忽然顿住,悬停在半空,他看着少年,眉头微蹙。

  原来,这具身体本来叫做吴晟,是大陈朝曲山郡一名富商之子,生活富足,无忧无虑,之所以会有此劫,是因为这吴晟自小向往快意恩仇、任侠使气的江湖生活,恰好最近大陈五大宗之中的天狼门大开山门,广招弟子,吴晟听闻,便带着小书童吴安偷偷跑出了家门,想要拜师学艺,哪知运气不好,遇上了盗匪,一命呜呼。

  “怎么了?少爷,小的脸上有什么吗?”小书童吴安见任苏盯着自己一动不动,侧过脑袋,心虚地问道。

  “没。”任苏嘴角一翘,脸上露出抹古怪笑意,吴晟虽死,他却继承了吴晟残留的少许记忆,其中,自然也有这小书童扔下“自己”才得以活命的画面,拿他以往的经历,这种背叛者只有死路一条,不过,……

  其一,他不是吴晟;

  其二,这吴安虽然背主求生,却没有一走了之,如今观其言行,也确实算得有情有义;

  其三,最关键地是,这不是那个人吃人、只能苟且偷生的灰暗世界,有山有水,一切很好!

  甘冽的溪水灌下喉咙,逃得牢笼、心怀大畅的任苏轻易便放下了那丝芥蒂,小书童见少爷面色愉悦,也松了口气:“少爷,你身受重伤,我们今天只能在这休息了,刚才在溪边见到许多鱼,我去捉几条来做晚餐。”

  鱼?

  任苏眼底闪过一丝好奇,他来自于某个核战争后的废土世界,自小生活在废墟之中,除了那些勾心斗角的同类,便仅见过各种辐射变异的丑恶野兽,其他的一切都只能从他人口中以及偶尔捡拾到的书籍中得到了解。

  如同大多数废土出身的孩童,他小时候也是一直憧憬着核战争前的美好世界,花草鱼木,大千总总。

  “我也一起下去吧。”任苏开口说道。

  在吴晟的认知中,这里的“鱼”(语言不同)与他曾了解到的鱼相差仿佛,此刻提起,他不免心生向往,有些蠢蠢欲动,而小书童挠挠头,面有难色:“少爷,你还是静心养伤吧,要是出了个好歹,我……”

  话没说完,任苏摆摆手,搭着小书童的肩缓缓站了起来,轻轻笑道:“看吧,没什么大碍的。”

  小书童张张嘴,又似看出了自家少爷正在兴头,终究没说什么,只好一手拿着水囊,一手小心翼翼地扶着任苏下坡,还有剩下一些盗匪走后重新捡回来的零碎,如衣物、火石等,便直接留在了小路边。

  任苏眯着眼,细细看着路旁的杂草野花,时而伸手抚弄一把,心中明媚非常,脚步也不由显出几分轻快。

  这倒苦了扶着他的小书童,想想这具身体高有五尺三,比小书童高出一个头颅有余,脚步一快,不免有大半的力道落在小书童肩上,让他十分吃力,不一会儿,额头虚汗点点,生怕一个不留意把两人给摔着了。

  任苏倒不大在意,其实,清醒后没过多久,他便察觉到身上并无伤患,更多的还是大病初愈后的虚弱感。

  也许是自己穿越重生带来的影响吧?任苏暗暗猜想,为了避免引起小书童的怀疑,却没有表现过多。

  很快,两人来到了小溪旁,只见澄澈的溪水中,正有十数条通体幽青的小生灵蹿动着,大多巴掌大小,远天有残红漫洒水面,鳞片点点,泛着波光,其曳尾分浪,灵动地往来于水草间,好似只淘气的小精灵。

  好一朵天地造化的奇葩,任苏正出着神,噗通一身,惊醒了任苏,却是小书童拿着根木棍,跌进了水中。

  他摇摇头,看着小书童抓着尖尖的小木棍,不断卖力地往水中刺去,只是没有一次能中目标,反而弄得自己头发散乱,一身湿淋淋,狼狈不堪,任苏笑了笑,靠近小书童:“把木棍给我。”他伸出手,跃跃欲试。

  “少爷……”小书童刚想要劝解,任苏已一把抓向了木棍,小书童不敢反抗,只好由得他拿了过去。

  任苏掂了掂木棍,似乎在测试合手与否,而后扭扭手腕,微微凝神,漫不经心般,随手刺向水中。

  在另一个世界,任苏十二岁那年,父母先后染病去世,之后的三四年里,为了活下去,他可谓绞尽脑汁,垃圾场上和其余孤儿争凶斗狠,深夜巷道埋伏打劫行人,甚至去捕捉那些丑陋异变兽为食,陷阱、伪装、花言巧语、拳脚功夫,一样样都得去学,而最基本的眼力、手道更是通透无比,因此,这一刺,他信心十足。

  噗!

  果然,没有任何偏差,一声闷响后,一尾青鱼被死死扎在木棍尖端上。

  “刺中了!刺中了!少爷太厉害了!”小书童大叫着,手舞足蹈,然而,任苏没有一丝高兴,脸色反而沉重许多,因为,在刺中青鱼的那刻,一缕素白纠缠的剔透灵光自鱼身飞出,一转、追星逐月般扑入自己左手。

  直到此时,他才发现吴晟这具肉身左掌背上,竟有一块不起眼的银色烙印,形如残碑,于肤下若隐若现。

  任苏面无表情,右手一抬,下意识地轻轻触上这烙印,瞬间,天光落下,誓言锵锵,无边昏暗铺陈开来。

  “我任苏对天发誓,但凡逃出生天,从今而后,寻遍三千世界,无垠星河,只为修复天碑。轮回不休,大道不止,一日天碑不全,便决不停息,纵刀山火海,幽冥地狱,亦当一往直前,如若背弃,万劫不复!”

翰跃说
剧情主线没改,只是把系统这设定删了,懒得重看的,看完前两章就行了。

第一章 天碑之旅(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