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小试身手(修)

  大陈朝幅员辽阔,辖下一十二州三府,武风盛行,宗门林立,有数派独据一州,领袖武林,号称五大宗。

  天狼门处于大陈以南的沅州,立派数百年,可追溯到前朝盛世,开派祖师殷英子是破碎虚空的绝世人物,曾轰动当时,威震天下数十载,传至如今,虽略有没落,门中也有“七煞”镇压一方,引无数江湖儿女追捧。

  烈日炎炎,林木蔫头蔫脑一片,任苏两人赶在前往天狼门的路上,沿途丘陵如龙俯卧,连绵直到天际。

  天狼门在天狼山上,山外有座天狼镇,地处偏远,据说有着不亚于郡城的繁华。这是任苏启程的第二日午后,脚下山野小道渐发宽阔,足够供一辆马车行驶,土壤也似经过夯实,硬邦了不少,天狼镇明显不远了。

  事实上,吴晟正是因为快到了天狼门,才会脱离一直跟随的商队,和小书童单独上路,并因此招了劫。

  道路平缓,两人行来还算轻快,到得申时左右,路上忽铺砌起块块石板,蜿蜿蜒蜒,掩没在苍翠丘陵中。

  “路!”小书童睁大眼睛,精神一下子振奋许多,快步冲上前,“到了!少爷,我们快到了。”他回头望着任苏,高兴地拍手大叫,任苏也赞同般地在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但若仔细观察,会发现他眸子里一片沉静。

  “两位小兄弟可是去往天狼门拜师?”

  这时,一把淡笑轻飘飘传了过来,任苏略一抬头,又听得那声音叹道:“回去吧,前面全乱成一团了。”

  嗯?

  任苏定睛看去,只见前方路旁长着一棵高大梧桐,枝繁叶茂,迎着烈光,隐约见得浓荫中有人影晃动,看去身材高大,气度深沉,颇有几分伟岸感,却是面上覆着个破烂斗笠,二郎腿一翘翘,给人一种出奇的别扭。

  任苏目光一闪,抱拳道:“多谢兄台提醒,不过,前方便是天狼镇,有天狼门镇守,谁人敢作乱!”

  “那是以前的事了。”这人幽幽一笑,“想必小兄弟还不知道吧?天狼门被灭门了。”

  “噗嗤!”

  任苏还没来得及寻味,小书童先笑出了声来,他撇着嘴,一脸不屑,“这位大哥,天狼门又不是什么小虾米,门中可有不少先天高手。”先天高手那是什么?一团真气生生不息,威能无匹,称作万人敌也毫不夸张。

  “先天高手又如何?人家是仙人亲自出手,手一招,好几十条火龙围着天狼山烧,整整三天三夜……”

  树上身影再度开口,语出惊人,小书童张嘴欲要反驳,但任苏一摆手,制止了他的举动,他对着树上一拱手,道:“小弟千里迢迢赶赴天狼,只为拜师学艺,就此回返,心里着实有些不甘,只能谢过兄台好意了。”

  说罢,任苏唤了声小书童,两人越过梧桐树,沿着石板路走去,可行了一会,又直接转上了旁边的山坡。

  “少爷,你不会……真打算去天狼镇吧?”

  看着任苏来到林子中,对着一棵棵树木拍来拍去,小书童心里咯噔一下,小心翼翼地问道,任苏没有回答,转了几圈,突的顿住脚步,灵活攀上身前梨树,选了根儿臂粗的枝干,起脚一跺,“咔擦”踩断下来。

  “怎么?”任苏跳下树,拾起枝干打量了会,半蹲着身子,方打趣似地回道,“你不是不信他说的吗?”

  小书童脸庞微红,有些扭捏地小声说着:“我这不是看不惯那人在树上连个脸都不露吗?少爷,君子不立于危墙下,咱们还是回曲山吧。”任苏呵呵一笑,不去接话,自顾自地修理着枝节,小书童面色微微泛苦。

  说来好笑,这主仆两表面上都是对树上之人的劝告置之不理,心底里却是一样的郑重,半分也不敢大意。

  “少爷,这……”一炷香过后,小书童望着任苏手执的笔直木棍,怔怔发问,声音里带着一丝无力。

  “剑!”

  任苏双眼微眯,注视着蔚蓝深远的天穹,似有似无地透出两道亮芒,这一路行来,不止茶寮酒蓬没有半座,甚至人踪都似绝迹,这可是五大宗之一的天狼门大开山门,明说了来者不拒,整个大陈都为之震动,可事到关头,又偏偏如此安静,若说前方毫无变故,怕是他自己都不信,不过,不亲自看上一眼,心中确实不甘。

  正好,或许也有机会试试这四天来的收获!

  任苏有些踌躇满志,他带着小书童继续向前,果然,行不过一刻,只听得两声大吼,道旁突的跳出两道身影,各持刀剑,一言不发便扑了过来,这是两名样貌有三分相似的大汉,身材魁梧,杀气腾腾,压迫感十足。

  任苏是见惯枪林弹雨的人,见两人杀来,倒也不惧,面色一冷,掌中木棍一竖,却是摆下了起手一剑。

  任苏以静制动,欲给予对方迎头痛击,不想人还没杀到,身后一道身影先行奔了出去,小书童一边冲向持剑大汉,一边嘶声大叫,“少爷,你快跑!我来拦住他们。”他两手轻颤,双眸泛红,步伐更是坚定无比,但那持剑大汉大笑一声,一跃而起。高大的身影掠过长空,小书童一愕,忙扭身看去,一抹刀光呼啸斩向任苏。

  “少……”小书童心头狂跳,下一刻,却见一道虚影暴起,哐嘡一声,一把朴刀砸落在地。小书童茫然眨眨眼,一声爆喝,那持剑大汉也杀至任苏身前,“二弟!”他步伐极大,极快,几乎眨眼便来到任苏面前。

  剑风拂动发丝,任苏嘴角一扯,脚往右一斜,赋予了一命元的超常敏捷让他飞速脱离剑影,并作出反击。

  “刺突!”任苏低吟,身子随之后退小半步,“木剑”横过胸膛,第二次顿悟领悟的杀招再次暴起发难。

  这次,小书童看清楚了结果,他看见“木剑”如疾电般点在大汉持剑的手腕,不过,大汉虽吃痛惊呼,手上力道没散去,剑面反而迅速一转,要再次斩出,只是那“剑”更快,顺势向上撩起,瞬息间悬在大汉喉处!

  一门武学有入门、小成、大成之分,一旦破入大成,即使是一板一眼的基础剑法,也能变幻莫测。

  随着任苏一剑锁喉,这场突如其来的战斗落下帷幕,另一名大汉虽握着捡起的朴刀,也只是僵持不动。

  任苏瞥了眼完好无损的小书童,目光一转,淡淡扫了两名大汉一眼,忽而手一动,哐嘡一声,他打落大汉手上剑,退后半步,道:“这柄剑留下,你们走吧。”两名大汉互视一眼,一抱拳,毫无迟疑地转身离去。

  “少爷,为什么要放过这两个强盗?这也太便宜他们了。”

  小书童本来有些沉浸在任苏大展神威的震撼中,脚步声响起,才回过神来,一脸幽怨地恨恨说道。

  任苏无奈,真要杀了,就你这小胆子,非得吓晕过去不可,想着,他俯身捡起地上的长剑,打量起来。

  这是任苏第一次见识这世界的武器,不免仔细与吴晟记忆对比,剑比想象中要重,长有三尺四五分,还算标准,剑光略显浑浊,刃口数处有着翻卷,显然,品质不佳,最让他无语的是,剑身上还镌刻着两个小字。

  “青锋?”任苏哑然失笑,就这破剑还有名字,他随手舞了几招,一道朗笑在身旁响起——

  “刚才远远见着小兄弟力斗方家兄弟,剑光如电,纵横捭阖,实在是妙极,不知有何名头?”

  黄袍上油迹隐隐,斗笠下散发凌乱,仅留出唇边拉渣的胡子,以及一对略显黯淡的眸子,看着很是颓废。

  这是树上那名神秘人物,任苏一眼便认了出来,不过,这并不能让任苏放松丝毫警惕,能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主仆两身边,足以说明他的实力比任苏高出十倍百倍,任苏发自本能地不愿去接近这种人物,况且……

  此人一开始看似是随口提醒,现在却又悄然跟到了身前,这般别有用心,任苏不得不多留个心眼。

  因此,在轻轻一撇后,任苏双手拄着青锋,呵呵一笑:“兄台过誉了,还得多谢兄台提醒,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摇摇头,似心有余悸,接着抬头望望天,道,“时间不早,便不耽误兄台了,在下先行一步。”

  任苏潇洒地走了,然而,他忘了旁边还有个小书童,他是天生的张扬性子,又有少年人的骄傲和意气。

  “那汉子,你听好了!”

  小书童挺挺胸膛,声音清亮,“这剑法是我家少爷在溪边扎鱼时领悟出来的,总有一日会名震大陈,你如今能见识一二,是你的福气。”他得意洋洋昂着头,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也不管其实自己也压根没见过任苏到底在哪里悟的剑。小书童暗自浮想联翩,忽然一声重咳在耳旁响起,他吐吐舌头,赶忙跑向自家少爷。

  “自创剑法?”颓废男子淡淡吐出带着几丝玩味的话语,双手倒背身后,默默目送两人远去。

  立了一会,他返身行去,转过拐角,见得树下候着两名魁梧大汉,当即,他脸上生笑,步伐加快了数分。

第三章 小试身手(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