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天狼之劫(修)

  “这、这就是天狼镇?”站在附近一座山坡上,小书童望着数里外焦黑的一片废墟,吃惊得说不出话来。

  任苏没有回答,他的目光落在镇后的群峰上,劫后的天狼山同样满目疮痍,但是比起几乎焚灭一空的天狼镇,山上一览无余的焦黑中,还能见得零星的残败建筑,四处可见歪斜的高大石柱,宽大得难以置信的校场,以及居中峰顶半塌的数座高塔,隐约连成一片,让人不由自主地联想起曾盘踞山上的那个门派的宏伟辉煌。

  任苏默然垂首,不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也不是不信有人能轻易将天狼门绝灭——毕竟他亲身体验过石碑的奇异,他有些恼恨,天狼门传承悠久,这群所谓的仙人,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上门把人给屠灭了。

  “走吧!”

  任苏轻叹,感觉头痛不已,炼灵仙术确是妙用无穷,但此方世界的武学源远流长,开山裂石,威能同样不小,更有仙道长生之说广为流传,若能有身好武艺两相补益,将来行走江湖,寻找天碑,也不至于太过被动。

  当然,天下门派无数,又不是天狼门一家,可吴晟这具身体也十八了,岁数早过了习武的最佳年龄。

  除非再碰上哪家宗门大开山门,谁要!至于加入那些乱七八糟、厮杀不断的江湖帮派,他是想都不愿想!

  “咦?”听得任苏声音,小书童有些摸不着头脑,“少爷,不过去瞧瞧吗?那边好像有不少人……”

  任苏摇摇头,废墟中乃至山上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汹涌,人影间都有着显然的距离,防范甚严,还有兵戈在手闪耀,那股剑拔弩张远远便能看得清,他也就胜了两个不入流的劫道毛贼,还没狂妄到摸不清形势。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想必,这就是那颓废男子所说的危险吧,没有多言,任苏一甩袍袖,直下了山坡,两人沿原路返回。

  此时回返,天色已是不早,任苏也想找人多了解天狼之事,恰好两人来时,在石板路旁见得溪流经过,极目眺望,更知此溪出自数里外的一座山谷,谷外有田陌交错,田间碧绿一片,谷中屋舍井然,人踪显露无遗。

  主仆两欲借宿山村,自然是沿溪上行,来到田野附近,路口却立着根三四尺高的木桩,上书“白溪村”。

  这倒是与那底下布满白色鹅卵石的小溪颇为相衬,任苏暗自一点头,加快了步伐。田间还有四五人在劳作,任苏上前询问了一个老汉,了解到村中只有两家人能够借宿后,便谢过老汉,带着小书童向村子走去。

  白溪村坐落谷中,其间林木繁茂,花草丛生,又有白溪环绕依伴,并不与田地相接,俨然如世外桃源。

  任苏虽得了老汉指点,可毕竟是生人,且他手上提着刃光闪烁的青锋剑,也似造成了误会,村里人见了,都是一副避之不及的堤防姿态。任苏蹙着眉,在这占地近百亩的谷中行走,磕磕碰碰才找到其中一家的所在。

  这家主人人称白老干,是村中有名望的长者,任苏敲开门、一见,果然人如其名,干巴巴的好似没有一两肉,不过,人很和善,一听任苏两人的来意,他表现得无比爽快,“我旁边大兄家的屋子从我侄子去世后便一直空着,虽然前些日子临时住了个外乡人,也足够供你们主仆休息,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可以睡那里。”

  白老干一家三代都住在一起,没有余地留给外人,当然,客随主便,任苏自不会纠结于此。

  “放心,屋里很干净,我家老婆子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打扫。”似乎看到了小书童面上的一丝惊疑,白老干又笑着加了一句,接着,他来到旁边的宅子,轻轻叩门:“余先生!余先生!在家吗?老汉有事。”

  “暂住的客人叫余招阳,看着可能有点不爱干净,但人很好。”白老干一边叩门,一边解释道。

  “在家,白老伯有什么事吩咐?”一道有点耳熟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任苏眉头微皱,门打开了。

  “啊!是你这家伙,你跟踪我们。”小书童一见来人,顿时炸毛似的跳了起来,手指一伸,喝骂出声,差点就指着对方鼻子了,没错,白老干口中的余招阳正是主仆两才在入天狼镇的路口见到的那黄袍颓废男子。

  “你们认识?”白老干有些迷糊,余昭阳一点也不在意小书童的冒犯,笑眯眯道:“没错……”

  小书童眉毛一竖,有种拳头打进棉花堆里的感觉,心中气结,这时,一声狼嗥划破天际,远远传来。

  嗷!

  嗥声凄厉,久久回荡长空,任苏一征,紧接着一股令他心脏狂跳的危险气息波散开来,平地风起,面前的余昭阳竟化作影子散去,他松了口气,匆忙回头,见得一道身影在屋宅之上闪烁,几个起落便出了村口。

  “老干叔!”小书童惊呼出声,白老干同样跟了过去,任苏目中精光微动,片刻后,也拔腿追了上去。

  他的速度比白老干要快得多,循着余昭阳消失的方向,很快,在靠近村口的树林边再次看到了那颓废男子,此时,男子一手抱着个嚎啕大哭的七八岁娃,看样子是受了惊吓,一手拿着个牛鞭,一抖一抖,身旁半伏着头气喘吁吁的老牛,脚下则是一具软泥似的狼尸,显然是这放牛娃在赶牛回村时受到了野狼的袭击。

  他身边还围着五六人,任苏不愿靠近,放慢了脚步,忽而瞳孔一缩,赫然发现狼头顶盖上正鲜血直流。

  好威猛的掌力!一掌击碎头盖骨!高手!比大山还高的高手!

  任苏一眼看出了缘由,越观察越心惊,下意识地,他抬起头,仔细打量着余昭阳,心头顿时有些愕然。

  他才察觉到余昭阳年龄原来也不算特别大,二十五六的样子,撇开满脸胡渣,五官其实也颇为俊朗,一对剑眉凌然,隐隐有些眉飞入鬓,若是收拾一番,保定又是个风流人物,唯一古怪地是,他腰间插着三把箫。

  竹箫、玉箫、骨箫,依次排列在其左腰,正散发着保养良好的锃亮光泽。

  “哎。昨天村东头老花头才丢了几只鸡,今天阿毛又遇上了狼袭。”不知何时,白老干赶了过来。

  任苏念头一闪,好奇地问道:“老干叔,这附近狼很多吗?”

  “狼很多,但以前还算老实,”白老干叹了口气,见大人小孩围成一堆,干脆就站在任苏旁边:“从天狼门被灭门后,就经常有袭击村子的事了,据说原本是天狼门有一头天狼,可以约束这些大大小小的狼群。”

  “哦。”任苏轻轻应了一声,若有所思。

  “小吴啊,看你也配着剑,刚才又跑得那么快,难道也会武功?”

  “懂一点点,比余……余先生差多了。”

  “余先生功夫的确很高,其实,他来村子的时候,正好有几个江湖中人因为天狼山上的秘籍在这里……”

第四章 天狼之劫(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