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天外飞仙(修)

  一声嘹亮啼鸣撕破夜幕,小村子随之醒转,脚步声、狗吠声、啼闹声,很快充满了活力,好似昨日的阴影只是一场梦幻。虽然没有村民天蒙蒙亮便起床劳作的勤劳,在太阳刚探出头的时候,任苏也穿好衣物下了床。

  秉承着在废土世界的良好传统,任苏提着剑,想要到院子去早练,但才推开门,呼啸阵阵不断传来。

  听声音,似乎正是从院落那边传来的。

  任苏加快脚步,穿过厅堂,果然看见大半堆满杂物的院中站着一人,是余招阳,他正在练拳。

  很古怪的拳,看起来招招凶险,偏偏使得极慢,使得慢也罢,却又拳拳生风,好似落拳很重,仿佛练拳者在压抑着什么一般。似乎察觉到了任苏的存在,耍完了这半套拳,余招阳招式一变,换成了另一套拳法。

  第二套拳法很平和,不过,又有点平和过头,不像争凶斗狠的杀人招式,倒更像是在健身。

  立如老松,拳出似劲风扶翠竹,张卧尽在弦上,牵一发而动全身。

  “外功锻体……”渐渐地,任苏目中生出些许异彩,身心不自觉地沉浸在了余招阳的拳法中。

  这是目前他最需要的功法,就连余招阳收拳走近也毫无知觉,“吴老弟,偷看他人武学可是大忌啊……”

  余招阳带着几分戏耍的口吻惊醒了任苏,任苏回过神来,脸上才露出一丝尴尬之色,又见余招阳开口道:“不过,吴老弟你要是想学,余某也不会藏拙。”任苏后退了几步:“余先生说笑了,无功不受禄。”

  说罢,任苏拱拱手,转身去往小书童的房间,这家伙自从任苏说不用人伺候后,是越来越懒了。

  看着任苏避瘟神似的,余招阳无奈耸耸肩,一套拳法对他而言可不稀罕,他在那处路口守了六日,前前后后也见过二三十人前往天狼镇拜师,其中也有数人斗败自己拜托拦路的方家兄弟,但这些人都是有一定根基在身,只有任苏全然看不出章法所在,他是真心想教授,看看任苏天赋到底如何,奈何一番媚眼抛给了瞎子。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余招阳想着,也是忍俊不禁,随即大步出了院,又过一会,任苏带着有些畏畏缩缩的小书童回到院子。

  “好了,人已经走了,别这么没出息地躲在我后面。”任苏顿步,不知道该骂还是该笑。

  “少爷,话不能说,这么大一个高手,我能不害怕吗?我可是直接指着人家鼻子骂过。”

  小书童撇撇嘴,有些不服气,自从他知道余招阳武艺超群后,连多看对方一眼都不敢看了,生怕什么时候就被人给报复了,这不,一夜辗转反侧,大早起来见了余招阳练拳,吓得直接躲回到屋子,门也栓得紧紧的。

  “谁叫你话多?走吧。刚才不是说不让我一个人出去吗?”任苏翻翻白眼,迈开步子,懒得跟他多说。

  出去?自然不是普通的出门,也不是回曲山老家,而是去天狼山,杀狼!

  当白老干说出附近狼多为患后,任苏便惦记上了,他明白,他在短时间内是找不到门派学武,只能先尽量使用炼灵仙术,最大可能地提升自己,或许,过上一段时间,他可以回曲山,借助吴家的财力去达成目的。

  至于现在,仅仅继承吴晟少许记忆的任苏,是不敢贸然前往曲山的,吴父吴母又不像小书童般能糊弄过。

  出了门,任苏先找到白老干说明还需要借住较长时间,得到同意后,他又道,他日回乡会遣人送钱财作为报酬,老人当即连连摆手,又想留两人吃早饭,可惜大儿子还在田间劳作,饭都没开始弄,始终留不住人。

  天狼山不高、不险,很普通,如果不是一把火烧成一片焦黑,寻常人很难从翠绿群山之中将它找出来。

  当然,任苏也不是为它而来,是为了它背后充当了数百年背景的无名山峰。

  天狼山附近的狼是多,却也不可能在大路上随意见得着,比起在白溪村四周无头绪胡乱搜寻,任苏觉得在天狼门之劫中保存完好的山峰或许是狼群逃命藏身的一个好去处,虽然,群山中遭遇危险的可能也要更高。

  任苏站在山道口,头上戴着斗笠,小腿上绑着巴掌厚的草垫,手提长剑,雄赳赳气昂昂,俨然整装待发。

  在废土世界狩猎的丰富经验,让他对之后的战斗有着充分的准备,而这些也构成了任苏信心的源泉,唯一可虑的是……任苏迅速撇了眼小书童颤抖的双手,问道:“你确定要跟我进山?现在不回去就真没机会了。”

  小书童眼睛望着前方幽深诡秘的山林,嘴唇发青,似乎害怕地说不出话来,只是狠狠点着头。

  “好,跟紧我!”

  任苏心中蓦地生出一丝连自己也难以察觉的豪情,他有近乎常人两倍的敏捷,更有迅若电光的刺突一剑,不信护不住这区区一人。任苏轻笑一声,长剑一晃,大步向前迈去,小书童步步紧跟,两人缓缓被绿荫吞没。

  事实证明,任苏的猜测的确有道理,随着两人深入山林,也就一个时辰,竟先后遇到三头野狼袭击。

  第三天正午,主仆两在一座山洞小憩,任苏背倚石壁,手抚残碑印记,精神一凝,顿时遁入神秘界域。

  天地如永昼,昏昏不可见,仙光开天穹,清清团荧光……依然是迥异与外界的天景,任苏早已见怪不怪,一入此地,目光便放在身前那团云华或者说其下的莹润丸丹上。比起未成形前的灿烂浩渺,此时的命元要普通得多,看着不过拇指肚大,有若玉石的通透,却始终透着三分虚幻,也无奇光仙风,一副神物自晦的模样。

  这是第二颗命元,任苏淡淡看了一眼,心里已开始思量该用在何处,一个人的体魄大致如何,可以从体质、力量、灵巧三方面判定,而命元的奇妙之处,正是能随意加强这三种素质,也即是所谓的改造体魄。

  虽说灵巧在短时间内对任苏更有利,最终,任苏还是决定强化体质。

  说到底,他身边也没什么危险,也不用那么急切地去提升实力,一步步熟悉炼灵仙术,才是明智之举。

  主意一定,任苏心念一动,命元立时一旋,接着一个闪烁,仅在远天透出一点微芒,丹丸彻底不见踪影。

  任苏也没追究命元究竟去了何处,精神回归肉体,只觉一股暖流忽然席卷全身,积蓄的疲倦一扫而空,力量和灵巧也提升了少许,其余倒没多大感觉,终究体质不比其他,若非强横到一个地步,是难以轻易察觉的。

  不菲的收获刺激了任苏的血性,主仆两整日出没于周边山林,早出晚归,颇有点不知年月的感觉。

  不久后,任苏第三次凝练出仙光,第三次的顿悟收获巨大,他领悟了第二式绝技,同样是一招剑法。

  “连突!”

  低吟声起,一剑嚯嚯斩出,袭来的野狼惨遭击飞,才龇牙想要嘶吼,便见寒光一闪,追上、送入其咽喉。

  嗷呜!

  野狼呜咽,摔倒在斑斑血迹上,略微抽搐几下,稍顷,气息全无。

  任苏抽出青锋,淡然颔首,连突这招是先起手强力横斩再终手加速疾点,或许因为他超常的灵巧,爆发力远不如直来直去的刺突,但野兽大都直觉敏锐,若是抬手就刺突,怕是它们不敢碰撞,打个照面便会奔亡。

  可惜……

  想到这,任苏眉宇微扬,心底有些不满足,这些时日随着对炼灵仙术越发了解,他也发现了此术并非完美无缺:似仙光,凝练一次过后,第二次凝练难度便会加倍,如他第一次凝练只需小半时辰,第二次两日多,到了第三次更是耗去六日;再者是命元,每强化一次,所获得灵光则会减去些微,也等若变相提高了凝练难度。

  任苏也明白凝练难易只是表象,深处怕是涉及人体奥秘,是这门炼灵仙术的道理所在,不是他能猜测的。

  任苏轻轻一叹,暂时放下这些思绪,这时,躲在远处的小书童跑了过来,一边递出块破布,一边欢呼。

  “第八头!哈哈,第八头被一招干掉的野狼!少爷,这招太厉害了!不过,刚才为什么不叫我起的名字呢?横江揽月,这名可花了我一夜,还请教了余先生。多威风!评书里的高手,出招前都得喊那么一声。”

  小书童站在狼尸旁,又是手舞足蹈,又是抱怨,表情变幻,不知多精彩,完全看不出最初对山林的胆怯。

  任苏缓缓擦拭青锋,嘴角微翘:“高手出招,都是一套一套的,你先把少爷的第一招名字想好再说。”

  这小半月里,小书童的表现让任苏有了很大的改观,穿山越岭,始终一声不吭,却从未落下过脚步,尤其是初次遭遇三头狼,不是他舍命相救,恐怕任苏不死,也得残废,而隔日重伤的他站在山道口守望了两天。

  即使是任苏,在废土世界见惯了背叛与欺骗,那一瞬间,那颗冷漠的心也不由微动,流过一丝暖流。

  如果说之前留着小书童,是受了吴晟残留记忆影响和些许利用的心思,现在他是真正承认了这个小跟班。

  “额?”小书童顿时语滞了,愁眉苦脸了一会,用力挥挥手,“好吧,少爷你等着!”

  话音落下,山野间又响起一声朗笑,如雷声滚滚碾来:“斩狼剑、横江揽月,刺鱼剑就叫天外飞仙,如何?”任苏猛然转身,百步之外赫然有一席黄袍飘动,不见身法展开,从容地一步一步,却在眨眼靠了过来。

  “余先生?”小书童十分吃惊,任苏眉头微皱,倏然间有无边杀气裹挟着缕缕煞气滚涌而来。

  任苏瞳孔骤缩,他仿佛看到了男子颓废身影后的滔天血光,也仿佛听到了攀附在他身周的无尽凄厉狼嗥。

  这一刻,任苏心脏猝停,全身血液冰冷如死尸。

第五章 天外飞仙(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