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江山豪拳(修)

  天狼山往西数里,越过三座山头,背阴处山脚有个山谷,谷中有潭,碎石满地,因此,叫做小滩谷。

  任苏循着得来的信息,疾速穿梭在山林之间——身边没有小书童的牵绊,他第一次淋漓尽致地发挥出了比寻常人高一倍有余的敏捷值,一片片绿荫晃过眼帘,偶尔有被惊动的蛇虫,也几乎在袭来的瞬间抛到了身后。

  很快,相比以往少了近一半的时间,任苏身旁树木渐渐变得低矮,前方更是有一条小路若隐若现。

  这时,任苏自觉放慢了脚步,又小心翼翼走了数十步,地上竟开始出现较为密麻、有七八分模糊的爪印。

  狼爪印。

  任苏目中精芒一闪,下意识地身子矮了几分,一边前行,脑中却满是前天午后遇见余招阳的情形。

  一直以来,任苏有个谁也不知道的秘密,他从小就对恶意、杀意、煞气之类虚无缥缈的气机特别敏感。

  正是凭借这特殊天赋,他安稳渡过了艰难的少年时期,不过,穿越以来,这天赋就好像随着肉身替换消失一样,直到那时,余招阳身上残余的浓郁杀气带着血煞、哀嚎扑面而来,任苏终于又感受到这种奇特的颤栗。

  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强烈数倍,十数倍的颤栗!

  他不是没见过杀人如麻的凶徒,在废土世界,一个基地有数千数万民众,而能成为首领的人物都是真刀真枪拼出来的,手下冤魂没有几百,也有数十,任苏见过几个基地首领,远远没有余招阳此刻凶煞如潮的骇人。

  这恐怕得有数百甚至上千头狼命,而且都是在此前不久,或者说刚才击杀的,才能有这般恐怖。

  这么个念头一出,立刻占据了任苏脑海,这让他骇然之余,又生出一丝无法驱除的好奇心。

  “老干叔,天狼山周围有啥地儿狼特别多?”当天回去,趁着晚饭后的空闲,任苏问出了这个问题。

  “你是说小滩谷?那地方有着好几百头狼呢,小吴你千万别昏了脑袋跑那去送死,就算是余先生,进得去也出不来。”坐在旁边的白老干瞅了他一眼,磕了磕空了好几年的烟杆,略微拔高的声音在夜空寂寂回荡着。

  小书童受伤后,白老干也开始知道任苏早出晚归是去杀狼的,一旦得闲,这仁厚长者总少不了唠叨两句。

  “哪能?我还是挺爱惜自己的。”任苏打着哈哈。

  “哎。其实这些畜生原先大多在天狼山,前阵子村东头南娃子采药回来,我们才知道出现了个狼谷……”

  任苏老老实实地听着老人唠嗑,结果,从东绕到西,从天说到地,也没打听出所谓的小滩谷具体在那。然而,他内心的好奇没有因为白老干的特意遮掩而消失,反而越演越烈,连带第二天的狩猎都有些许精神恍惚。

  那天回去以后,他灵机一动,试着去问白老干口中南娃子的大儿子,竟真让他打听到了小滩谷的位置。

  又是一夜的思绪翩跹,最后,任苏早早起身,独自来到了这里。

  他实在无法抑制心中已然冒出头的那几分激动和莫名希冀,当然,他不是稀罕余招阳的武力超群,他体验过天碑穿梭世界的奇妙,也证实了仙人一息覆灭天狼的可怖,更多的只是因为余招阳就在眼前,触手可及。

  想着,任苏又想起来时小书童那幽怨的眼神,暗自琢磨着,有机会的话,也该让这小子学学武防身才是。

  喀嚓!喀嚓!

  随着任苏向前,脚下的碎石子也明显增多,他忙收起杂念,没一会,透过叶隙见得五六块巨石露出棱角。

  小滩谷。

  任苏心念微动,迎面吹来一股清风,风过、一缕淡淡的血腥夹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腐臭萦纡在他鼻翼。

  当即,他不再迟疑,手提青锋,快步迈出最后的一小片树林,随着视线豁然开朗,小滩谷中的景象一览无余:一个近似三角的山谷,布满灰黑的碎石,大多婴儿巴掌大小,中间零星长着六七颗不知名的幽绿灌木,谷璧近处较凌乱地垒着几块参差不齐的巨石,至少有丈许高,巨石下则是一泓清潭,七八尺见方,寒意深深。

  几乎与打听到的毫无差别的画面,却也如同任苏想象中一样伏着具具狼尸,鲜红盈目,至今还染透深潭。

  不知不觉,任苏又放慢了脚步,一步一步走着,双手微颤,直至平复,他才有空打量起这些尸体。

  一掌。

  一拳。

  一指。

  皆是一击毙命。

  踩过石子的轻碎脚步声响起在寂静的山谷,任苏手持青锋不断挑开狼尸,看得出,留下这满地狼尸的人拳脚功夫必定极强,不仅霸道威猛,而且从潭边围了一圈的狼尸可以了解到,其劲道收放自如,掌控力超绝。

  恍惚间,任苏似乎看见了一道人影拳风赫赫间,大开大合,豪气冲天,间或睥睨四野,群狼无不伏首。

  毫无疑问,在任苏心中,这个人与那颓废的余先生重合在了一起。

  嗯?

  蓦地,任苏顿住脚步,他微俯身子,一剑挑起脚下的尸体,头颅左侧赫然被一道一指宽的血孔直接贯穿。

  指印?

  任苏目中闪过一丝疑惑,继而又一亮,他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头,上面竟有着与狼头上伤痕完全相符的孔洞,同时石头压住的地面也现出道寸许深的相同小孔,他微眯着双眼,轻轻呢喃:“真气外放!先天高手!”

  任苏心中掀起少许波澜,却不知在先天之下,尚有极少数以气劲纵横、罡风飚射见长的特殊武学。

  又继续向前行十数步,任苏已然靠近那堆乱石,高大的巨石下映射出道道阴影,相互交叠,光线也不由晦暗了几分。目光一扫,任苏发出一声轻咦,似乎有些没看清,走进巨石架起的天然拱洞,顿时眉头一皱。

  在他变得亮堂的视线里,有几具狼尸竟出现被啃咬的痕迹,任苏有些茫然,抬眼向前一看——

  前面的山璧上隐约露出了小半个山洞,洞前则堆着十数具狼尸,而许多部位都仅剩白森森的骨头。

  任苏心中大警,耳朵忽动,慌忙抽剑向后横扫,便见一头不知何时绕到他身后的恶狼逞着利齿扑了过来。

  锵!

  一剑勉强撞开恶狼,任苏尚不及稳住震颤的虎口,一声狼嗥凄厉,从洞中疾速奔出一道黑影,近一丈长的体型比普通野狼大出一半,犹如一头小牛犊般冲撞袭来,爪下石子或有碎响或爆飞出,眨眼奔到任苏身前。

  几乎同时,一张血盘大口带着浓厚腥臭迎面而来,任苏头皮发麻,脚一蹬,速度立刻比之前暴涨近一倍。

  这是任苏将积攒下来的第三、第四颗命元尽数赋予灵巧。

  他平日里未雨绸缪,自从知晓命元强化体魄后会提升凝练难度,便开始积蓄命元,也尝试着能否用于临战应敌,如今正是显出修行来,他手按残碑烙印,精神抱守,虽未遁入昏暗界域,心念转动间,命元瞬息入体。

  任苏将将避过头狼的袭击,正暗道侥幸,猛然头狼那只铁尾迅捷扫来。

  这回,他也躲闪不及,巨力击来右臂,哐嘡一声,青锋砸落,他手下意识一伸,前方又两道狼影扑来。

  喀嚓!喀嚓!

  情急之下,任苏就地一扑,猛然向前滑去,紧接着一滚,贴着近前一面巨石立起,四下一扫,呼吸骤紧。

  足足二十余头狼在那高大头狼带领下缓缓逼近过来,绿眼幽幽,摄人心神!也不知从哪钻出来的。

  这般状况,纵使任苏自忖速度超人,也绝无幸免的道理,更何况那头狼的速度比他差不了多少。

  任苏看了眼掉落的青锋,距离有一丈多,而被铁尾扫中的右臂,剧痛隐隐,似乎有着碎裂的迹象。

  难道真的在劫难逃?

  任苏面色泛白,满心地不甘,视线四处乱窜,恨不得地上有一具狼尸也好,那也能轮起来当武器用,总比赤手空拳要好,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这里真堆着几具狼尸,他也无法扑地逃脱,早在刚才便会遭了狼吻。

  任苏紧紧攥着拳头,身形越发贴靠石壁,方才扑地时被石子戗伤的口子上,鲜血缕缕,正侵染单薄衣衫。

  嗷!

  头狼发出胜利的欢呼,任苏双目一厉,闪过一丝血红,他可不是贵家少爷,他也是在尸山里摸爬滚打过。

  少爷我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

  任苏心底发着狠,哪知一声闷响,正在他面前张牙舞爪的头狼突然便摔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气息全无。

  任苏微愕,下一刻,瞳孔猛然放大,一道他熟悉的血孔恍然出现在了这头狼的头颅之上!贯穿而过!

  果然,紧接着又有一道熟悉的冷喝震响在山谷之间,“畜生!侥幸逃得性命,竟还敢伤人!找死!”

  余招阳飘然出现在谷中,身子一晃,残影重重顿生,任苏只觉眼前一花,一席黄袍已来到乱石堆前。

  “过来吧!”余招阳眉毛微挑,对着任苏说道,却没有再次出手,因为,此时失去头狼的这群狼竟全都颤颤巍巍地趴在地上,呜呜直叫,乖巧地好像农家饲养的小狗似的,显然,它们对两天前的那场屠杀记忆犹新。

  任苏捡起青锋,哭笑不得地穿过狼群,来到余招阳旁边:“余先生,你怎么来了?”

  有了十多天的相处,两人相互也算有了些了解和交际,换作刚认识那会,任苏最多也就是拱拱手道谢。

  余招阳道:“幸亏看见你家小书童一人在家,我好奇多问了一句,不然你非成孤魂野鬼不可。”又迈开步子:“前几天听说了这小滩谷,我特地来此杀狼,却被那头狼逃了,不想又跑回来,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说罢,余招阳身子一拔,隔空一拳,但见气劲滚滚划破长空,轰隆一声,数千斤的巨石崩塌淹没群狼。

  “好拳法。”任苏大赞,余招阳摇头微叹,从怀中掏出一个瓶子扔给他:“迎春散,内服外敷皆可。”

  任苏依言服下少许药剂,又将瓶子递给余招阳,只见他摆摆手,眉宇间透着一丝少见的精神:“吴晟,曲山郡人,年十八,未有师承;身形灵巧,超出常人一倍有余;自创两剑,一刺鱼、二杀狼,皆为狠辣杀招。”

  听着余招阳如数家珍般的话语,任苏脸色一沉,却不料下面这颓废男子话锋一转,蓦然一脸正色——

  “毫无疑问,你是个真正的天才,现在,我只问你一句,你是否愿意随我学武?”

  任苏一愣,思绪电转,稍顷,他双膝微屈,便要行那五体投地的拜师大礼,但一双手牢牢架住了他肩膀。

  “你我年龄相差不大,如果你不嫌弃,叫我一声大哥就好了。”迎着任苏不解的目光,余招阳笑道。

  任苏深吸了口气,却没多礼,终究他心里也有些不习惯:“余大哥!”站直身,恭恭敬敬地稽首一礼。

  “哈哈!好!”余招阳仰天长笑,罢了,又带着几分萧瑟,似笑非笑地望着任苏道:“既然你叫我一声大哥,我也不瞒你,我本姓秦!”秦?余?天狼门当代掌门好像是姓余,而他那位最为天才的大弟子则姓秦。

  招阳?召阳?阳?日?

  一道霹雳闪过任苏脑海,一个响亮名号从吴晟残缺的记忆浮现而出,江山豪拳——秦昭。

第六章 江山豪拳(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