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十灵逐荒(修)

  “学武者以打熬体魄为先,待气血充盈,内劲催生,淬炼经脉,反蓄内气以成周天,如此,先天可期!”

  松风拨动繁叶,脆响声中,往日太阳升起后便冷清一片的院落里难得传出几句话语,若有人推门一看,还会发现那原本堆积各种杂物的院子已清空出来,两条身影相对立在院中,一人负手昂立,一人神色略显端重。

  小书童坐在屋前,眼睛滴溜溜转着,偶尔看看自家少爷,又或瞅瞅对面余先生,面上几丝得色浓浓可见。

  “这就是所谓的不入流、后天、先天的区分吗?”任苏倒没心思留意这小子,听了秦昭的话,思忖片刻,缓缓说道,秦昭点点头:“没错,不入流者强身健体,充盈气血,一旦内劲生成,便算破入后天之境。”

  “这么说的话,后天可以分成内劲和内气两个阶段了?”任苏接着说道。

  “这么说也可以。”秦昭没有直接回答,轻笑后,摆摆手道:“这些对你还算遥远,今日先且不谈。”

  任苏听罢,眉峰似有似无地一挑,目中极速闪过一丝热切和期盼,知道今日的重头戏要来了。

  果然,下面秦昭抚了抚身旁的大树,面带些许缅怀,直言不讳道:“我天狼门传承数百载,向来以拳脚功夫见长,有‘七拳七掌五爪四腿一指’二十四绝技的说法,而其中的第一拳也是本门中最强锻体功法——”

  “十灵逐荒拳!”秦昭陡然舌绽春雷,身子微微虚晃,目中爆出近乎实质的刺人精芒,“且看好了!”

  “第一式,白虎吞雷!”

  “第二式,赤蛇戏火!”

  “第三式,青牛破罡!”

  ……

  秦昭缓缓拉开架势,身形变换,演绎出一个个古怪兽形,或翻腾拉伸,或仰天抱拳,亦或震臂前冲,好似古老洪荒上一幅副群兽对抗天地的真实画卷,很显然,所谓的十灵逐荒拳不是任苏曾经见过的那套锻体法门。

  任苏退到院门边,听着秦昭报出的招名,细细揣摩这套拳法,时不时还跟着比划一两招,有些沉浸其中。

  约一盏茶功夫,整套拳功行完毕,但秦昭没有停下,一边再演拳法,一边声音郎朗回荡在小院之中。

  “人体经络分布于周身,无处不在,一部好的锻体功法必然能磨砺到人体四肢百骸,即使他日破入后天,淬炼经脉,并以内力冲击正奇经脉,也可得到不少补益,虽说人体自成小天地,有锻炼却也算抢占先机。”

  “这套十灵逐荒拳乃是我派祖师殷英子破碎虚空前所创,可谓凝聚了其一生武道智慧,你能……”

  来回演练了三遍拳法,秦昭终于停了下来,他看着若有所思的任苏,等了一会,开始正式传授拳法。

  正式学拳,自然不比旁观,那一个个优美流畅的姿势看似简单,却是秦昭十数载不畏寒暑苦练的结晶。不过,任苏心里也早有准备,他不会因为领悟出了两式绝杀之剑,就变得自高自大,毕竟这些都是天碑的功劳。

  任苏定下心神,在秦昭手把手的教授下,努力熟悉拳法,只是他的表现实在差强人意。

  “我现在都怀疑是不是看错了人了?”好不容易教完一轮拳法,秦昭盯着任苏,带些无奈,一脸古怪道。

  任苏尴尬地笑了笑,没办法,他这具躯体的确没多大根基,先不说拳理半数不通,至少,在最基础的步伐变换上都没有足够的认知,而他前世学的那些拳脚功夫,也是以凌厉狠辣为主,一击必杀,并没有太多讲究。

  “以后你上午练十灵逐荒拳,下午和晚上扎扎马步,以及习练基础拳法,还有基础步法。”

  没有再多说,秦昭直接定下了任苏以后的习武基调,接着,又继续一招招拆开来带着任苏练拳。

  如此过了一个多时辰,任苏勉强能磕磕碰碰地打完一整套拳法,虽说免不了大错小错一堆,秦昭仍忍不住露出一丝放松的笑意:“嗯,以后我就不会再手把手教了,你练拳时,多回想下我教你时说的各种细节,慢慢纠正过来。”又抬头望望天:“也快正午了,时候不早,练拳锻体还得靠气血滋补,我先出去打几只野味。”

  秦昭说完,便风风火火纵身离去,这倒让嘴巴微张、想着客套几句的任苏郁闷之余,心中多出一丝认可。

  “罢了。”任苏洒然一笑,恰好这时小书童贼兮兮跑了过来,他神色间带着几丝惶急,先是飞快地四处瞅了几眼,方长有些结巴地说道:“少、少爷,刚才余、余先生说他、他是天狼门的,是、是真的吗?”

  这倒也怪不得他如此惊慌,从两天前小滩谷回来,任苏除了提及秦昭要传授他武功外,别的也没多说。

  “是啊,还是名先天高手。”已经猜出小书童心中想法的任苏忍不住打趣道。

  “啊!先天高手!这下铁定得被那些灭了天狼门满门的仙人给注意到。这可怎么办?要不我们跑吧?”

  小书童大惊失色,急得满地团团转,又是跺脚,又是抓脑袋,忽而脸上又布满了懊恼:“都怪我大嘴巴!给那余先生说少爷你的事,不然也不会给看上。现在好了,少爷你学了天狼门的武功,也成天狼余孽了。”

  余孽?

  任苏抽了抽嘴角,由着小书童在原地继续纠结,走到一边,自顾自打起了拳,这事还是有空闲了再提吧。

  二十余日后,烈日当空,农家小院中,拳风赫赫,任苏纵步挥拳,神情肃穆。现在已到了关键时刻,神秘界域中,清芒煌煌如满月,盘踞穹宇,不变如一亘古顽石,中间一缕光华染透银辉,游曳间渐渐涨大,渐渐明亮,蓦然任苏一声清喝:“天狼啸月!”随他缓缓收招,银辉陡然大放,瞬息化去清芒,有若玉盘升起天幕。

  熟悉而玄妙的感觉再次降临任苏全身,他无意识地再次展开拳法,不一会后,目中尽是掩藏不住的喜色。

  基础拳法,大成!

  基础步法,小成!

  十灵逐荒拳,小成!

  当日初习逐荒拳后,任苏本以为接下来会是一段枯燥无味的漫长苦练,谁知在他花了十数天正式入门后,一次偶然察看残碑印记下,他无意发现,每次他演练十灵逐荒拳,竟会促进仙光的自行凝练,而且……

  果然,此次顿悟主要是对十灵逐荒拳掌握的突飞猛进,不似以往,只在剑法上有收获。

  “毕竟之前只用剑克敌,说起来,基础拳法、步法习练时,仙光没有动静,这次跟着突破,倒也奇怪。”

  高兴之际,任苏心里也有些许疑惑,不过,事关炼灵仙术,他只是暗自琢磨了一会,便先放在了一边,以后慢慢摸索。另一方面,为免太过骇人,任苏打算将武学上的精进缓缓表现在日常之中,控制在一个足够天才但不算妖孽的程度,这也算对这些天来看似毫不在意其进展的秦昭的一个交代,但世事总无法顺心如意。

  两日后,一个突如其来的人物打乱了这计划。

第七章 十灵逐荒(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