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后天之境(修)

  剑风清寒,余光中只能捕捉到淡淡虚影,任苏亡魂大冒之际,一声轻喝炸开在耳边:“金猴捞月!”

  这一声落下,任苏福灵心至般地低头矮下身子,剑光虽贴着他发丝飞过,他却如行云流水般地倒翻在地,倚背团身一转,继而双脚合并,对空一搅。清啸戛然而止,半空中,一柄普通且熟悉的长剑被其夹在脚掌间。

  秦昭轻轻抽出青锋,随手一扔,长剑稳稳插在一颗枣树旁,颓废男子摇头大笑三声,又转进里屋去了。

  “少爷,你没事吧?”被秦昭这突然袭击吓了个半死的小书童拍拍心口,惶惶扶起自家少爷,一边拍着任苏身上的灰尘,一边小声嘀咕着:“这余先生也真是的,刀剑无眼,怎么能随意刺向别人,好在少爷你……”

  任苏没有心情搭话,他望着秦昭身影缓缓消失在屋里,神色变换不定,双眸转动间透着几分阴沉。

  毫无疑问,方才那一剑是对他的试探,十灵逐荒拳意如其名,共有十式,每一式都有数个动作,而之前任苏对护院队长最后扭转乾坤的那拧身上腾和挺身冲拳的两个动作正是从第二式“赤蛇戏火”和第三式“青牛破罡”的衔接动作演变出,至于,双脚夺剑那三个动作却又与第八式“金猴捞月”的前半套动作相差无几。

  正因为是日日习练且臻至小成的这套拳法,他才能熟练地完成这数个高难动作,并借此迅速反击与脱身。

  当然,现在也暴露出了任苏的精进,这实在让刚刚顿悟两天的任苏心中尴尬郁闷之际,生出一丝慌乱。

  毕竟像这种有意隐瞒进展的事,说白了点就是一种不信任,虽然在开始的时候,任苏的确是表现不好。

  “哎。”任苏轻叹一声,回过神看着好似无动于衷的护院队长,道:“陈叔,麻烦你回去跑一趟了。”

  护院队长摇摇头,几乎不带起伏的话语充满着坚定:“我会留在这里!这样,老爷更能放心。”

  “好吧。”任苏苦笑着耸耸肩,并没有多大心情去计较这些无关紧要的事了。

  任苏带着几分惴惴的心情一直到数天之后才得以解脱,然而,作为当事人的秦昭却没有任何异样,依旧是带着几分懒散和颓废,偶尔指点下任苏,也会与小书童打趣,不得不说,此人胸襟绝对当得上真豪杰之名。

  期间,护院队长往附近的巨野郡城走了一趟,耽搁了五天,才风尘仆仆地背着一个长条匣子回到白溪村。

  “这是?”院落中,任苏看着长条匣子中放于锦缎上的带鞘长剑,在护院队长的注视下,走了上去。

  锵!

  任苏抽出这柄比青锋长了两三分的剑,将之竖举,手指缓缓划过剑身上那道道繁密纹路,丝丝冰凉与映照入眼眸的莹莹寒光交织,他心中微动,当空一挥,略显狭窄的锋刃破开空气,微澜缕缕,隐隐有着嘶鸣响起。

  “好剑!”任苏赞叹道,不愧是花费数百两银子,甚至令巨野城中的铸造大师耗费两天心血的百锻宝剑。

  任苏轻轻放下宝剑,抬头却见到护院队长平时淡漠的眼眸微动,似在期待什么,不免一征,而后笑道。

  “剑动风起,如雏凤轻鸣,若是劲到力足,当可扶摇直上九重天,一鸣惊人,此剑,便叫扶风。”

  “风起,则扶摇九天。好名字!”护院队长低语几声,袖袍微微一抖,脸上露出由衷的笑容,虽然能明显看出任苏对剑名不太在意,可看着任苏再次情不自禁地挥舞起刚到手的宝剑,他感受到了自家少爷真心的喜悦。

  他想起初来时的下午,阴差阳错见到的惊才绝艳的一剑,这两天来几乎寸步不离火炉的劳累似一扫而空。

  护院队长收回放在任苏身上的目光,又似想起另一件事般,锐利的视线落在了院门外躲躲闪闪的一道身影上,他沉着脸大步迈开,随着外面传来几声不轻不重的斥责,不一会,小书童哭丧着脸慢腾腾地走了进来。

  任苏练剑的动作微顿,余光正好对上小书童求救的目光,脸上不由得浮出了一抹古怪笑意。

  护院队长此去巨野郡城,自然是为了找熟人或商队往曲山送消息,但去之前,他在白溪村滞留了两天。

  这两天里,护院队长不仅以一江湖老手的老练,快刀斩乱麻地解决了渐渐开始困扰任苏的有些白吃白住似的尴尬局面,还表现出了远超正常护院的细心,“衣食住行”大包大揽,让任苏能一心沉浸在武学的世界。

  然而,与他这个“少爷”不同,从护院队长来了之后,小书童的处境可以说是一落千丈——

  喂马、洗衣种种杂事倒也罢,可每天耗费两三个时辰来扎马步、挥空拳,就让近来闲散惯了的他受不了。

  因此,在护院队长刚离开的两天,他还能遵循嘱咐,跟在任苏身边做这些打熬筋骨前的准备,再长点,便彻底放松了,这不,现在被抓了正着,任苏避开小书童的眼神,一手抱起长条匣子,一手拿剑,径直进了屋。

  先不说这具身体与护院队长实际上的师长关系,单是内心对护院队长举动的赞同,任苏便不会为其开脱。

  “人有点技艺防身总是没错的。”听着耳边渐远的呵斥声,任苏幽幽轻叹,似是想起了什么不堪往事。

  护院队长回来的第三天,任苏又凝练出了一缕仙光,第五次顿悟之后,十灵逐荒拳大成,基础步法大成。

  “白虎吞雷!”

  “赤蛇戏火!”

  “青牛破罡!”

  ……

  “乌猿撞山!”

  “天狼啸月!”

  任苏演练着才顿悟大成的十灵逐荒拳,一招招间似有风雷水火衍生变换,仿佛自己也化身那斗天斗地的灵兽,随着一缕缕悠远古老的洪荒气息缓缓辐射开来,即使一轮拳法打完,心中也似有似无地存留着某些感触。

  那是拳法之中包含的精神,坚韧不拔、顽强不屈,卑微之中暗藏着一股不服天不服地的桀骜和强大。

  任苏知道,这套拳法他修行到头了,或许前方还有一个高深境界,但离他很遥远,甚至无法也不敢想象。

  不久后,任苏也渐渐发现,达至了大成,再习练十灵逐荒拳,对仙光的凝练已然毫无推进作用。

  任苏默默收回思绪,手中拳路一变,虽然依旧如行云流水,却少了那种说不出的意境和韵味,显然,此时他所演练的十灵逐荒拳只有小成境界,没办法,十几天前突破的小成,立马又大成,任苏不得不小心谨慎。

  任苏一边游刃有余地打着拳,脑中思索着以后的计划,拳法一成,再往后,只怕需要长久的水磨功夫了。

  任苏心念转动,他随秦昭学武已有一个半月,如今对武理也算初通一二,习武之始在于强健气血,意为日后打熬筋骨立下根基,但气血强弱亦是体质的表现,反之,若直接加强体质,是否能缩短这突破后天的过程。

  任苏眼眸微亮,有些陷入深思,他是名副其实的行动派,也没有拖延太久,两日后,他直接找上了秦昭。

  “野外狩猎?战斗磨砺?嗯……随你吧。不要忘记初衷就是了。”

  似乎是与护院队长一战亦或任苏拳法精进暴露的结果,在这本应专心练拳的时期,秦昭竟爽快地点了头。

  从那以后,任苏每七天至少会有四五天是待在深山老林,不是带着小书童猎狼时一天能走个来回的外围,而是真正的深入,不见人踪、幽深僻静,当然,身旁少不了顽固尽职的护院队长。说来好笑,任苏最初对于护院队长加入是老大的不乐意,可时间一长,享受了对方的手艺,并认识到其经验丰富后,反倒庆幸有其跟随。

  同样,护院队长见证着任苏的进步,暗自惊骇不已,这哪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简直跟变了个人似的。

  时间飞快流逝,不经意间,秋风已起,眼看着枯黄尽染山林,落叶片片铺满大地,寒冷渐渐降临了。

  十二月的某天,早在近两月前便结束了狩猎的任苏站在院落中,以大成的境界演练着十灵逐荒拳,灵兽追逐在洪荒大地上,风火雷电狂闪,古老悠远的气息萦纡在一招一式之间,甚至隐隐推动着肌肉、气血的运动。

  这是十数天前出现的状况,秦昭也说是将要突破的征兆,但久久未破,任苏终于将一命元赋予在体质上。

  嘭!嘭!嘭!

  随着心跳骤然加剧,任苏全身血液同时开始加速,很快,四肢百骸中一丝丝酥麻如电流的感觉凭空而生,微细几不可查,又仿佛潜藏着扭转乾坤的伟力,随着动作,丝丝电流聚集,任苏体内似有条大龙苏醒过来。

第九章 后天之境(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