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心眼剑术(修)

  三丈方圆,一杆旌旗飘飘,旗下任苏一脸安然,宠辱不惊,仿佛不管秦昭话语惊起何等愤恨都与他无关。

  锵!

  一缕寒光在烈日下一闪而逝,任苏放开剑鞘,手提扶风,看向已经显出几分沉重的李奇,眸中一片平和。

  习武者气血浑厚,又大多境界不深,不通内炼收敛之道,常常气机外显,烈烈如火,但凡眼力老道或修为高深之辈,不需交手,一眼便能看出他人手段高低,任苏虽不属两者,却天赋异禀,随着武艺加深,除去寻常后天境的敏锐感知,他先天所有的恐怖灵感也像是渐渐苏醒过来,一点点地回归,到如今,更不逊色于秦昭。

  喝!

  李奇一声咆哮,疾冲间双拳直直捣来,拳影横空呼啸,以他气血搬运巅峰的境界而言,显是卯足了气力。

  任苏笑了笑,这杜申明看着略显痴肥无脑,倒也有些心思,难怪能坐到四海帮帮主之位,不过……

  任苏紧了紧手中剑柄,这瞬间,心思空明下来,气机交感,无数信息映入心间,立时勘破敌手变化,“左肩!”他淡淡吐出两个字,探手迅如鹰击长空,李奇心头一悸,一股力道拿住他左肩将他整个人往一边带去。

  该死!刚才山道口那么大烟尘,他怎么知道我被撞伤了左肩!

  李奇暗叫一声不好,余光中,已然有一道黑影疾速击向其后脑,接着一声闷响,他软软趴倒在地。

  任苏倒转剑柄,抬头、似笑非笑地望向四帮众前排十数人,平心而论,这杜申明应对还算得体,毕竟一名气血搬运的习武者是不可能挑战全场的,再加上任苏比李奇还要年轻四五岁的面貌,那么实力显而易见。

  内劲显化,亦或在战力上与前者并无多大区别的内息蕴生!

  如果后天境大致可以分做内劲和内气两个层次,相应地,整个后天境的锻炼也有三阶段:强健体魄、打熬筋骨、淬经冲脉,无疑,气血搬运仍处在强健体魄的阶段,内劲显化则是打熬筋骨,将雄浑的气血归于己身,木人桩、对练甚至单方面的挨打,以此将散乱气血凝实,随着筋骨皮肉越发坚韧,直到内劲消亡,内息蕴生。

  内劲显化正是对应打熬筋骨这一阶段,这是人体第一次的真正蜕变,也可以说是后天境的一个分水岭。

  习武者根据不同锻体功法,缓缓淬炼体魄,脱离后天桎梏,或力大无穷,或灵巧无双,或耐力惊人,甚至是上等功法的面面俱到,相对地,对付这层次的习武者,首先便是要试探出此人锻体着重之处,力?敏?体?

  毋庸置疑,气血搬运巅峰的习武者是有着足够分量却可随意抛弃的最佳试探人选。

  杜申明心里算计分明,李奇也看得很清楚,所以,他一出手不留余地,不是奢望赢,而是想要将功赎罪。

  可惜……

  任苏暗暗摇头,若是之前,还能让他们试探出一二,有了那近月磨砺,自己足可四两拨千斤,点滴不漏。

  “任少侠,好身手!”

  思忖间,四帮众前排传来一声赞叹,正是那青袍中年,他又一挥手,喝道:“曲老二,你上!”

  “是!”

  一名三十几许的壮年男子走了出来,身材略矮,皮肤黝黑,而看他手无寸铁,应该也以拳脚功夫见长。

  “白马门曲大通!”男子拍着胸报过名姓,笑得颇为豪爽。任苏点点头、拱手,目光隐隐露出些许疑惑,依旧是气血搬运巅峰,他再度凝神,一点灵光烛照心田,不一会,他嘴角微翘,迅速瞥了眼曲大通双腿。

  习武的境界有三重:不入流、后天、先天,后天四层、先天三层,一共八个小层次,看似路漫漫难以触及彼岸,其实,直到后天第三层内息蕴生以前,习武者并不会遇到任何瓶颈,唯一桎梏武功进展的只有根骨。但凡有一点天赋,只要日夜苦练不缀,突破到气血搬运一点不难,因此,江湖上最多的也是这一层次的习武者。

  不过,同为气血搬运,也不是没有差距,相反,“老辈”的气血搬运习武者有着远超小辈的战斗力。

  他们境界虽常年滞留不前,却也能在漫长的时间里通过艰苦锻炼,使体魄缓慢地完成有如内劲显化层次般的小幅度提升,甚至其中的佼佼者还可习练只有内劲显化才能掌握的外门武功,如“铁砂掌”“碎玉手”等。

  这群人,虽仍是气血搬运,战力却比寻常“内劲显化”要高出许多,如此前的护卫队长,一双碎玉手在曲山郡比很多内劲高手名声还要响亮,又如眼前的曲大通,三式腿功吃遍天下,曾败过十数内劲好手,为白马门立下不少功劳,当然,这会的护卫队长托任苏进展迅速的福,在秦昭几副强血散帮助下,也成就了内劲显化。

  这时,场上晕倒的李奇也搬了下去,曲大通拱拱手:“任少侠小心了!我曲老二最拿手的便是腿法!”

  话音落下,曲大通猛然向前冲出两丈,借力一踏,如大鸟腾空,右腿一震,呼呼几声,数道腿影交叠横空飞去,单单声势便比李奇要高出数成,然而,他不知的是,比起李奇,在任苏眼中,他的破绽也要多得多。

  任苏扶风在握,剑道直觉与恐怖灵觉相叠,心中生眼,气机碰撞,溢出无数信息,各处强弱明晰如星子盘空。

  丛林与野兽争斗磨砺的敏锐、天狼与人争战感悟的气机变化、剑道赋予的超强直觉……此刻,露出獠牙!

  任苏眸光一闪,心眼剑术全力展开,手一抖,一声轻嘶,一缕寒芒亮起,蓦然横在腿影轨迹的前方。扶风不动,只散发着无比锋锐的气息,刺痛着曲大通脚跟某处,任苏舌绽春雷,直击曲大通内心,“还不认输!”

  曲大通浑身一震,身子蛮横一扭,趔趄回落地上,因为,这正是他这式“覆雨十三叠”腿功的破绽所在。

  “多谢任少侠手下留情,这番侠骨仁心,我曲大通深感佩服。”

  “承让了。”任苏微微颔首。

  气血搬运终究只是气血搬运,没有打熬过筋骨的他们,在施展更高层次的武功时,破绽会更多更大!只要眼光独到,经验足够丰富,他们也并不比一般气血搬运的习武者高出多少,而恰恰他有克制此辈的绝佳手段。

  心眼剑术!

  这套得自天狼磨砺的最大机缘,无招无式,长于窥辨气机,不是顿悟而来,却比绝剑更似为他量身打造。

  任苏低头看了眼手上扶风,三尺剑刃寒光凛凛,边沿削薄,颤颤间凝聚着炫目光泽,似乎有着无坚不摧的锋锐。他视线之中,下去的曲大通已经被四帮中的高层围拢起来,看脸色变化,明显是在询问着相关情况。

  任苏悠然闭上双目,耳边有无数嗡嗡声音回荡——场外一片哗然,曲大通的不战而败激起众人愤然哄闹。

  “怎么了?怎么忽然就认输了?有没有搞错,人家才亮剑呢!”

  “这任少侠不简单啊!竟然挥挥剑,就把曲老二那家伙给吓住了。”

  “我呸,就一软脚虾,亏得平时还装得有模有样,真是将我们白马门的脸都给丢干净了!”

  ……

  任苏嘴角一勾,双眸陡睁,睥睨四方,下一刻,金石之音震动全场:“下一场,两个一起上吧。”既然是来打脸的,那便稍微放肆一些吧,任苏眼角眉梢含笑,清秀的五官却凝聚着比身后旌旗还招摇飞扬的光彩。

  场上氛围一肃,哄闹戛然,杜申明、青袍中年十数人瞥向这年轻脸庞,互看一眼,神色间阴郁越发了然。

  不是一时意气的张狂,那张脸上神采奕奕,英气逼人,满是百战不殆的强烈自信!

  远处山野鸟鸣啾啾,场上,寂静越发深邃,甚至由于些许变得粗重的呼吸,带着些令人发狂窒息的沉闷。

  “哈哈哈!好!”

  数声长笑打破了沉寂,“三圣老祖”起身鼓掌,啪啪作响,全无高人姿态,好一会,他眯眯眼,抚了抚鬓角,显得兴致勃勃,脸上带着丝红光,“不愧是老祖的徒儿,既然你有兴致,那么,下面便照这么来吧。”

  这话到后面,语气淡淡,却是对那十数名四帮高层(堂主及以上,长老、副帮等)说的。

  似是难以置信,众多高层许久未应,直到秦昭目光透出一丝不耐,青袍中年轻咳一声,行出人群,向车辇那边微躬,道:“是。”又转向任苏,带着点亲近,“以二敌一虽胜之不武,事关重大,我等也无法辞让。”

  话毕,转身挥臂笑道:“好了,任少侠能被三圣前辈看中,自是天资绝顶,功夫深厚,下面才是关键。”

  有点门道!

  任苏目光微亮,只见话音落下,场上气氛明显一轻,不仅不见了方才暗藏的愤恨,还多了同仇敌忾之气。

  据说这青衣中年白千牧与白马门门主是亲生兄弟,两人亲密无间,加之其兄长醉心武学,基本上门中大小事务都是其做主,如今一见,果然不是空穴来风,短短两言便将场上凝重给化解大半,一声淡笑看似简简单单,却将任苏的优势一一细数,点醒了大半人,后面那一声问询则是转移了所有人注意力,当真心思缜密。

  任苏心中暗赞,又见四帮高层聚拢一块,窸窸窣窣,相商稍许,有一中年一青年在呼喝中大步迈出。

第十三章 心眼剑术(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